目前分類:短篇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2019宇智波帶土生日賀文

─ OOC,OOC,OOC。

─ Lofter的500fo點梗:無風晚村

有個腦洞是帶土報社到一半醒悟想要去看卡卡西時,才發現卡卡西因為他的計劃死去了,永遠的失去可以回去的地方。

 

 


 

  宇智波帶土坐在岩壁上晃著腿,手裡把玩著兩塊石頭,石塊互撞敲出破碎的音律,參雜兵刃相接的鏗鏘聲。身後屍體縱橫,全是不長眼撞到刀口上的偵查兵,白絕正喀擦喀擦地啃食著。

  人的傲慢,在事不關己時尤為明顯。

  這是第三次忍界大戰結束以後的小規模戰爭,木葉忍者村、砂隱村和岩隱村三方交戰。第三次忍界大戰的結束雖令五大村暫緩對抗,但苦了小村子。不能明目張膽,文明人也有文明人的名目侵略,大國受到五大村庇護,而小國自身難保,沒有靠山的它們只能夾在大國間苟延殘喘,帶土就不只一次看過不服從的小村子被以各種理由剿滅。

  正如一度被他以為是瘋老頭的宇智波斑所言,大筒木輝夜吃下查克拉果那一刻起忍者就已經被詛咒了,他們永遠不會停止爭鬥。

  木葉實力位居於兩者之上,特定幾位熟面孔在各村大敵名單上名列前茅,遺憾多數是新兵。忠心有餘,自殺式任務接得面不改色。但經驗不足,實踐力也不足,指揮官的指令難以完美執行。大野木和第四代風影都是戰場常客,眼光銳利,揚長補短,憑藉豐富經驗輕易讓木葉方陷入苦戰。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OOC,OOC,OOC。

 


 

  宇智波佐助回到木葉時沒見到漩渦鳴人。

  這倒是件難得事。自打鳴人獲得九尾外衣便有和專業感知忍者相比毫不遜色的感知能力,佐助甚至都無須事先寄信通知,每回剛到門口就能得到來自鳴人的大大擁抱,緊得會讓人喘不過氣。毫不諱言,若鳴人再早幾年有這等能力,尋回佐助也不至於拖沓這麼長時間。

  不過鳴人不出現也在預料中,畢竟今天之於木葉是個大日子,正門早已大排長龍,英雄此時此刻要是出現在正門口等同於添堵,怕不是會被小櫻狠狠教訓一頓。

  走向一旁另闢的小門,向今日守門的中忍出示護額,中忍接過護額查探後返還。

  「勞您特意回來了。」

  換作平時,無刁難放他進木葉已是罕見,但眾目睽睽之下,佐助特意趕回木葉給村子幫襯,誰都不會不識相為難。今天是旗木卡卡西正式繼任第六代火影的日子,怎麼也必須展現木葉的實力。

  事實上卡卡西已上任有一段時間,但第四次忍界大戰結束後所有人都忙著收尾,卡卡西堅稱有比舉行儀式更重要的事該處理,他的事該擺到最後。而今工作告一個段落,雖說卡卡西本人不介意,但在眾人的堅持以及輔佐官鹿丸認為有必要展現木葉的強悍下,他也只能鬆口答應舉行儀式。

  佐助到達會場時,只有小櫻一個人在,她正拿著板子確認儀式流程,不時指揮其他人調整物件擺放位置以免影響動線。近一年不見,少女已褪去青澀,婀娜身姿展現十足女人味。

  她發現人時微笑打了招呼,「佐助。」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帶卡CP英文縮寫(大寫四碼)
  • 請輸入密碼:

─ OOC無邏輯,小甜餅一發

 


 

  若非輪胎接觸地面喀噹一聲,乘客都不曉得已經降落了。他幾乎沒感覺到落地的震動,不由自主讚嘆機長技術之高明。

  直盯著上頭的號誌燈,一亮起他便立刻解了安全帶一躍而起,取下自己的行李,順帶給隔壁的老太太搬下,對於老太太的感謝和讚美他嫻熟應對。

  空姐甜美的嗓音告知能排隊下機時,他向老太太略帶歉意告別,便衝到前方佔了頭一個名額,無暇顧及老太太讓他等會兒想給他塞糖。

  艙門一開,他快步走出飛機、穿過空橋,以幾近奔跑的速度在大廳快走,愣是趕在比他們稍快降落的班機乘客之前抵達入境櫃台。在海關親切歡迎他回國時,他甚至沒空和對方說聲謝謝,趕忙往停車場衝去。

  他掃了一圈認出絕的車,上前敲了敲車窗,在絕驚愕的神色中打開車門把自己塞了進去。

  特意挑了離出口近又好倒車的位置,又趕在其他乘客出機場前離開,絕很快駛上高速公路,他透過後照鏡看著呼吸凌亂的某人,「你這未免也太快了。」

  「囉嗦。」

  一把抽下領帶往位置一扔,他小心翼翼把禮物擺到前座,旋即如一團泥般攤坐在後座,他已無力顧慮形象,只能裝作沒看見絕的嫌棄。

  他將一整天的會議縮減成了半天,三言兩語推去會議結束後的寒暄趕到機場,路上趕忙用手機給自己劃了位──太晚出手他買不到頭等艙或商務艙,重點時段經濟艙沒賣掉的位置當然差強人意,一米八二的大男人龜縮在經濟艙窄小的椅子上約三個小時,渾身的肌肉都在和他哭訴遭受主人虐待。甚至沒空給自己換一套舒適的衣服,西裝勒得慌,皮鞋磨腳根。一星期的出差硬是縮成四天結束,中間還得抽時間去商場買禮物,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時變成七十二小時來用,這四天當真過得生不如死。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2018宇智波斑生日賀文。

─ 1.7w一發完,OOC、無邏輯預警。

文中兩個世界觀,一個用了之前寫的「妄想」,一個是原作

 

─ 主柱斑,副帶卡,微扉泉(不上tag)。

 


 

01.

  此刻,宇智波斑格外想掐死千手扉間。

  他才剛拉開客廳門,危險的警鐘大肆作響,他向旁一跨,巧妙避開往他砸來的卷軸。正想撩起袖子進客廳找人算帳,下一秒地板的卷軸就炸出一道光糊了他的視野,再次清晰時便已換了位。

  毫無心理準備被傳送到一個塵土飛揚的環境,他不得不抬手摀住嘴調整呼吸,霎時一愣。

  這不是他本來的身體。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Lofter的500fo點梗: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很想看没有黑化的土哥,还是那么傲娇的卡卡西,土哥做了火影的故事

 


 

  波之國是個貧窮的國家,達茲納的家不可能像木葉村內宇智波的精美建築那般惹人神往,眾人心裡有數。

  達茲納的女兒和孫子在他們開門的剎那迎上,一把撲倒了他們的家人,開心地相擁而泣。

  家之所以為家,一同經營的人才是關鍵。儘管兒婿已死於卡多的陰謀,只要心靈寄託存在就能勇往直前。

  「讓你們見笑了。」

  樂觀開朗的鳴人向來擅長和小孩子混成一團,沒多久便和伊那利聊開了。津奈美抹去淚水,紅著臉招待他們用餐、休憩,由於空間有限,兩兩一間已是極限。

  在外潛伏時睡在樹上或是野營都是常有的事,能有落腳處歇息已是萬幸,他們阻止津奈美說要去和伊那利一起睡好給他們再騰出空間的行動,沒給對方猶豫的機會,便各自提了行李進屋。

  帶土在牆邊緩慢蹲下,在完全蹲下去前還不忘提醒卡卡西注意收腳,確定收妥後才讓人靠著牆壁坐下。他從自己的包中翻找出清水、臉盆和毛巾,又從卡卡西的包內挖出洗漱用具,毛巾沾濕後遞給卡卡西擦臉以及傷口周遭殘留的髒汙。又等卡卡西的儀容整理的差不多了,帶土方將牙刷遞上,上頭已擠好牙膏。

  兩人全程不發一語,看得琳十分尷尬。待卡卡西完成簡單梳洗後,帶土才拿著用品離開房間。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500fo點梗: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很想看没有黑化的土哥,还是那么傲娇的卡卡西,土哥做了火影的故事

 


 

  火影辦公室內的小插曲,已經離開的帶土和琳自然是不會曉得。他們憑藉時空間忍術超人的移動速度,恰好在卡卡西和別人僵持不下時抵達。

  帶土一眼就認出那人是叛忍手冊裡的一員,霧隱村的叛逃忍者桃地再不斬。

  鬼人再不斬、嗎?

  再不斬可不是什麼善人,不會因為鳴人他們年紀小或還是下忍就手下留情。因此卡卡西得一邊護著雇主和小孩,一邊和再不斬對打,承受的壓力相當大。

  儘管知道碰上這種等級的對手,動用寫輪眼是必然的,但不代表帶土就會心平氣和接受,他不用想也知道這人肯定沒為自己的身體狀況稍加考量就選擇使用了。

  果然,一沒他盯著這人容易亂來,微闔的雙眼遮住帶土不善的精光。但他也有分寸,明白要先一致對外再秋後算帳。

  寫輪眼向下一掃,可看出水中有查克拉流動。在卡卡西被踹入水裡即將受困水牢時,他讓琳留在小孩身邊,自己出現在卡卡西身旁。

  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此,不管是敵方的再不斬還是同伴的卡卡西都反應不及。但多年配合下,帶土一個眼神,卡卡西便順勢將手伸過去,他攢著卡卡西的手腕,順利在水牢聚攏前和對方一起虛化脫身,並向後一躍拉出安全距離,琳趕忙上前為卡卡西療傷。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Lofter的500fo點梗: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很想看没有黑化的土哥,还是那么傲娇的卡卡西,土哥做了火影的故事

 


 

  從事忍者這項高危職業,陷入深層睡眠的機會除了昏迷,就是死亡。

  稀稀疏疏的雜音驚擾了宇智波帶土,他先是摸到放置在枕下的苦無,才意識到自己已回到家中,精明戒備眨眼間成了迷迷糊糊。

  他摸向身旁的床位,只留有點點餘溫。

  剛結束一個一星期的潛伏任務,高度戒備和不斷換位給身心造成極大消耗,總算完成任務目標回到家,洗完澡後帶土幾乎是沾枕就睡。

  儘管那人為避免吵醒他能將下床動作整得跟暗殺沒兩樣,但睡得連基本防備都拋在腦後,他是該好好反省一下。

  帶土勉強打起精神看向在書桌前翻閱不曉得已看過幾遍的親熱天堂的卡卡西,一絲不苟穿著教科書般的忍者裝備,只露出上半臉的著裝給人增添幾絲禁慾感。

  「有任務?」

  調整姿勢時不慎讓腳尖探出棉被,清晨驟降的溫度於此同時發揮最強威力,激起一陣雞皮疙瘩,在起身和繼續睡中擺渡。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三觀不正,慎入。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 500fo點梗:沙场醉魂

想看如果当时三尾带土来晚了一步,卡卡西被雾忍暗部击杀,一朝失去了两个队友的带土会怎么做……

 

   


  

 

07.

  結束雨隱村的征戰回到基地時,鳴人正等在門口,掃視他的模樣,調侃道:「你怎麼搞得這麼狼狽。」

  斷了一隻手,破碎的面具下更可見左眼緊閉,鳴人聽帶土說過宇智波的禁術,想來這人動用了伊邪那岐吧。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三觀不正,慎入。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 Lofter的500fo點梗:沙场醉魂

想看如果当时三尾带土来晚了一步,卡卡西被雾忍暗部击杀,一朝失去了两个队友的带土会怎么做……

 

 


  

 

04.

  復健的過程很辛苦,千言萬語涵蓋成一句話就是如此。

  起初光是連站起來都讓他揮汗如雨,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卻怎麼也控制不了的挫折感幾乎壓垮了他。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三觀不正,慎點。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 Lofter的500fo點梗:沙场醉魂

想看如果当时三尾带土来晚了一步,卡卡西被雾忍暗部击杀,一朝失去了两个队友的带土会怎么做……

 

   


  

00.

  這個世界是虛假的。

 

01.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 腦抽型三十分鐘短打 again,別問我腦子怎麼了。

 


  

  「……這誰?」

  伴隨低沉磁性的嗓音,眼罩的繩結被解開掉落在地,綑綁住雙手繩子也被鬆了開來。

  旗木卡卡西反射性瞇起眼,長時間處於黑暗狀態下驟然見光,令他眼睛生疼,他轉動著僵硬的手腕,腕上留下一道道繩索的痕跡。

  光線適應後,他看著對邊翹腳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勉強按捺下額際的青筋和滿腔怒火,佯裝鎮定。

  「不就是你要的人嗎?」像是被男人的反應搞得一頭霧水,綁他來的金髮男回應:「我們按你說的描述帶回來的,嗯。」

  男人幾個吐納,彷彿將怒氣摁回腹中,說:「我記得我說的是棕髮、臉上貼有紫色裝飾的人。」

  他猜想男人沒說出口的下一句是:眼前這個白毛怎麼看都不是吧!

  卡卡西聽著兩人的對話猜想自己大概是被誤抓了。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論壇體,現代架空。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木葉論壇 → 疑難雜症版 → 情感交流區


0L 樓主
  RT,我真的是受不了的說   
 

1L
  沙發。
  樓主你這標題...…Emmmmmmm  
  

2L
  什麼叫男朋友克制不住給你發卡的衝動?
  這句話怎麼想都很奇怪  
  

3L
  樓主邏輯難道是體育老師教的嗎?  
  

4L
  體育老師表示這鍋他不背  
  

5L
  都已經是男朋友了,那不叫發卡
  那叫情趣  
  

6L 
  果然嗎?
  秀分快啊樓主  
  

7L 
  燒燒燒燒燒燒燒燒燒燒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2018千手柱間生日賀文

─ 一發完,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01.

  千手扉間對於他大哥千手柱間,一向心情複雜。

  一方面大哥曾經承諾只要自己在世,絕對會護他周全,亦無食言。

  時至今日他能完好無缺地從事自己熱愛的實驗室工作,多數遊走於灰色地帶還沒人敢說什麼,柱間絕對是功不可沒。

  另一方面是,他大哥開口閉口就是家族死對頭的宇智波族長。

  天曉得宇智波斑到底給柱間灌了什麼迷魂湯,向來最怕說教的柱間哪怕是頂著他和家族的壓力,也不肯切斷羈絆。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2018漩渦鳴人生日賀文。

─ 原著向,漫畫698話後。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第四次忍界大戰結束,成功擊敗輝夜並再度將其封印後,漩渦鳴人就知道接下來自己肯定會和宇智波佐助進行一場戰鬥。

  終結之谷的再次對戰早在預料中,縱使當初帶土沒有強化佐助的仇恨,這場戰鬥抑是在所難免。

  他曾和佐助說過唯有自己能背負他的仇恨,且他們倆的戰鬥絕對是同歸於盡,因此當佐助開口讓他老地方見時,鳴人就做好戰死的心理準備了。

  最起碼,世界的盡頭有佐助和他並肩前行,路上絕對不是孤單一人。

  豈料最後的結局是兩敗俱傷,千鳥和螺旋丸對撞後,他們各自斷了一隻手,雙雙躺臥在崩壞的石像上感受生命的流逝,最終被即時支援的小櫻給救了回來。

  他們回到木葉村,佐助憑藉第四次忍界大戰和封印卯之女神拯救世界的功績,與叛逃時的行為功過相抵,成了再普通不過的木葉忍者。

  但這都只是表面因素。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現代架空,小朋友談戀愛。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06.

  聽完琳的解釋後,卡卡西直奔到了帶土家,深呼吸幾次定神後才準備摁下門鈴。

  「卡卡西?」

  後頭傳來的呼喚聲,卡卡西回過頭去,只見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間直盯著他,彷彿看見什麼稀奇動物的模樣。

  和帶土家長輩不是很熟稔的他硬著頭皮打招呼,「晚上好,泉奈叔叔、扉間叔叔。」

  「晚上好。」扉間示意卡卡西讓開,從口袋中掏出鑰匙開鎖。

  「你好。」泉奈笑道:「來找帶土的話,待會就自己上樓吧。」

  「好的,不好意思打擾了。」卡卡西喊完後,才乖巧地跟在後頭進了門,一進門便聞到誘人的飯菜香。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現代架空,無邏輯傻白甜。

 


 

04.

  「所以呢,你找我就是為了說這種事?」

  琳坐在長椅上晃著腿,藉口是帶土找她出來的必須請客,她方才已經削了一頓中餐,這下又吃著帶土請的冰淇淋,幸福全寫在臉上,斜覬將臉埋於掌心當鴕鳥的帶土。

  早上接起電話,連聲招呼都沒來得及打,就聽帶土慌慌張張喊他需要幫助,想跟她約出來聊聊。聲音聽起來挺絕望,宛如世界下一秒就要崩毀了,害她還以為是發生什麼大事急急忙忙趕出來。

  結果居然是這事?

  「什麼叫、叫這種事。」帶土激動地跳了起來,堅定認為這是他迄今為止的人生碰到最大的難關,「那可是卡卡西!那個笨卡卡!」

  再重申一次,那是他發小,還是個男的。

  一個男的在某瞬間對自己的男性朋友產生慾望,這當然是件要命的事啊!

  「說真的,帶土。」琳將最後一口甜筒塞進嘴裡,從包中掏出紙巾擦嘴,「我以為你們兩個早就在一起了,原來不是嗎?」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現代架空,小甜餅。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01.

  六歲那年的某日早晨,他聽見外頭騷動的聲音。

  揉著眼睛下床,宇智波帶土邊打呵欠邊拉開窗簾,陽光炫目讓他反射性瞇起眼。

  向下看去,隔壁停了輛大卡車,上面畫有某某搬家公司的標誌,三五個穿著背心寬褲的工人正於屋子和卡車間來來回回搬運,不時還吆喝幾聲。

  今天是週末,不必上幼稚園的日子,帶土總無比珍惜補眠的時光。但樓下喧囂不斷,他就是想睡也睡不好,放棄滾回床上補眠的他臭著一張臉下了樓。

  正坐在樓下喝咖啡看報紙的男人聽見聲響,抬頭往樓梯看來,見來人是他還無意識向時鐘看去,確定不是自己眼花後,調侃道:「這麼早起?」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OC預警。

─ 一小時練筆。

 

 


 

 

  宇智波斑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個笑話。

  他將引以為傲的自制力拋之在後,黃湯一杯接一杯下肚。此刻他十分慶幸自己本來就不苟言笑,哪怕是面無表情也無妨,至少不會透露心緒。

  斑的周遭是真空地帶,儘管他輕裝出席,木葉的忍者仍以對敵時的緊戒應對他,想來是將他認定為和平路上的絆腳石。

  宇智波的族人也不會替他說話,他們正沉浸於近期於族內瘋狂流竄的言論:宇智波斑親手奪去弟弟的眼是為換取永恆萬花筒。可笑的是,那年和他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戰友們多數已化作骸骨,知情的倖存者選擇閉口不談。只因倖存者多半和泉奈同為主戰派,認為他答應結盟便是放棄宇智波的驕傲,心有不甘,以此作為無聲的抗議。

  連戰場都未曾經歷的族人就更不用提了,多半是女性或是小孩。女性優柔多慮,她們更關心下一餐是否能讓丈夫、孩子溫飽,不願意破壞和平的現狀。小孩血氣方剛,他們更容易被言論左右,深怕被當作異類的社交焦慮,使羊群效應於低年齡層更加顯著。

  即便斑有意解釋,但他們也不會相信自己,是以他選擇沉默,在外人看來就等同於承認,於是就造就了他現今夾在木葉和宇智波間左右皆不是人的結果。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