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Little White Cat(已完結)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番外02)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Little White Cat正文以そらまふ為主,番外則不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番外01-3)

CP:主甘党、微そらまふ


─架空設定 

─Little White Cat正文以そらまふ為主,番外則不定。

這篇是甘党路線哦,請注意。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番外01-2)

CP:主甘党、微そらまふ


─架空設定

─Little White Cat正文以そらまふ為主,番外則不定。

這篇是甘党路線哦,請注意。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原來あまちゃん也是在那種時候就認識歌詞太郎さん了嗎?」一直很專注在聽故事的まふまふ看向天月,連剛才被戳的慘不忍睹的蛋糕什麼時候被そらる換了一盤都沒有注意到。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番外01-1)

CP:主甘党、微そらまふ


─架空設定

─Little White Cat正文以そらまふ為主,番外則不定。

這篇是甘党路線哦,請注意。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END)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20.(END)

まふまふ背靠著柔軟的椅背,手環著膝蓋注視著落地窗外灰濛濛的天空。
そらる交疊著修長的雙腿,手指輕柔的拈過書頁,整個房間只有書頁的翻折聲,不著痕跡的瞥了眼まふまふ,無聲的嘆了口氣。
還是不行嗎?

自他將まふまふ從貓族接回來以後,まふまふ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
雖然生活作息沒有任何改變,沒有絕食抗議,該上床睡覺時也會乖乖的鑽進被窩,也不會抗拒自己的接近──但卻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
彷彿一切都只是例行公事一般。

そらる明白自己並不是擅長安慰別人的類型,但長時間的一人生活下來,終於找到了自己『選擇』的對象,對方卻這樣無聲的拒絕著自己的靠近。
這讓身為狼的そらる有相當大的打擊──當然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

「まふまふ。」
「……」
「まふまふ!」
「……?」

看著まふまふ反射性的轉頭看向呼喚自己的人,回神後卻又立馬轉回去看窗外的樣子,そらる真想撕爛手中的精裝書。
告訴自己必須要冷靜,千萬不能再嚇到まふまふ了。そら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找出伊東歌詞太郎的名字以後,發了訊息過去。

『出借一下你家的貓。』
『天月くん?』伊東歌詞太郎三秒內回覆,又傳來下一則訊息,『還是沒搞定まふくん就是了。沒問題、記得請吃飯哦。』

そらる面無表情的盯著螢幕,彷彿能看到伊東歌詞太郎幸災樂禍的表情,手中的力道大的讓手機發出了哀鳴聲。
該死。



まふまふ背部用力的撞上牆壁,雖然牆上已經事先鋪了一層軟墊,但力道強的依舊讓他蜷縮著身子,久久不能站起。
「站起來!」天月居高臨下的看著痛到閉上眼睛まふまふ,「不是說過任何時候都不能將眼睛閉上嗎?!」用力的將まふまふ拉起,「這如果是戰場,你早就死了。」

まふまふ睜開雙眼,站直身體,盡力的無視正翻攪不已的胃部,再次擺出起手式。
「有比剛才快了。」天月滿意點點頭,果然まふまふ也是個好料子啊,「但眼睛絕對不能閉上,聽到沒有?」
「是!」まふまふ抹去額上的冷汗,堅定的表示,「再一次。」

於是又重複了飛出、撞上,然後爬起的過程。

まふまふ輕巧的向後空翻一圈躲避天月的攻擊,第一次成功躲過,第二次卻被天月點地追擊再次打飛。
卻還是堅定的站起,再次迎擊。

まふまふ不希望再次成為任何人的負擔。
其實他非常羨慕能夠和伊東歌詞太郎並肩作戰的天月,まふまふ多麼希望そらる身邊站的會是他。
所以他在回來以後,去請天月對自己進行了指導,不管是基本的常識,進階的知識,還是增進身手,他都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只要そらるさん心裡能有他,不管做什麼都可以。

「今天就到這裡吧。」天月雙手在胸前伸直使勁拉筋,深吐出氣,恢復平常笑容滿面的樣子,「辛苦了。」
「嗯嗯、辛苦你了。」まふまふ靠著牆壁滑坐下,笑容有點勉強,身上到處都在抗議啊!
天月反省了一下自己下手有點太過,不過看到まふまふ從一開始的被打著玩,到現在已經可以跟自己過招了,飛躍性的進步讓天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當初歌詞太郎さん教導自己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嗎?

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天月突然想起了什麼,輕咳一聲掩飾害臊以後,看向まふまふ,「まふくん,最近怎麼了嗎?」
「……有這麼明顯嗎?」停頓了一下,まふまふ才回答,臉色有些不自在。

很明顯啊、超明顯的!明顯到連そらるさん都受不了了啊。
天月努力的忍住笑意,擺出正經的表情,「你還在介意貓族的事情?」

「……說不介意是騙人的。」まふまふ無奈的說。
「你、應該明白的吧。」天月不確定的開口,「そらるさん是不得已的,必須那麼做。」
「可是……」
「まふくん,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善良的哦。」天月揚起嘴角,「我們都是制衡在黑與白的交界上。」那條晦暗的灰。
まふまふ只是愣愣的看著天月,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天月繼續道,「斬草不除根只會造成後續更多的麻煩,為了要避免發生無可挽回的情況、」天月深沉的眼眸讓まふまふ頓時明白對方其實見識多廣,是自己的『長輩』,「所以そらるさん是不能留下後患的哦。」那只會為自己帶來滅亡。

「我……」まふま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天月說的沒錯,そらるさん的作法是正確的,他其實從一開始就明白,「對不起。」
「這應該跟そらるさん說才對。」天月露出有些狡猾的微笑,然後說,「他很擔心你哦。」
「嗯!」まふまふ說完後,一瞬間就跑的不見蹤影了。

終於解決一件麻煩事的天月,放任自己鬆懈下來,抓出手機撥出號碼,一接通馬上說,「……喂、來接我。」
「好哦。」男人的寵溺即使是透過電話還是感覺的出來。天月羞紅著臉,低聲的說:「快點。」

『想快點回到你身邊去啊。』



まふまふ用力的踹開大門,再用腳將門關上,快速的衝到客廳去,「そらるさん──!」
「怎麼了?」還是坐在沙發上看書的そらる疑惑的抬起頭,這麼著急做什麼?
站在そらる的正前方,まふまふ胸口劇烈起伏著,終於緩過氣後,まふまふ鼓起勇氣開口,「對不起……」
「……?」
「真的、很對不起……」語音顫抖著,淚水不自覺的滾落,まふまふ緊咬著下唇,不敢再往前一步,只是一直重複著,「對不起、對不……」

そらる驚訝了一下,爾後明白過來,伸手拉了まふまふ一把,讓他毫無防備的往前跌,將まふまふ抱起,讓まふまふ的雙膝撐在他的大腿兩側,跨坐在自己身上,「笨蛋。」
「嗚……」
「別哭了。」輕柔的抹去まふまふ的淚珠,そらる揚起まふまふ記憶中那抹熟悉的笑容,「我沒有生氣,所以、別哭了。」
伸手環住そらる的脖子,將臉埋在他的肩上,努力的忍住想哭的衝動開口,「其實、まふまふ很害怕……」哽咽著說,「很怕自己哪天也會被そらるさん捨棄。」

「我愛你。」頭一次聽見這句話的まふまふ驚訝的瞪大雙眼,そらる將まふまふ拉起,直視著他的眼睛,「所以、我永遠不會捨棄你。」
「但狼是種很可怕的生物。」そらる自嘲的說,「所以我絕對不容許你離開我,聽見沒有?」
「聽到了哦。」まふまふ用力的抱住眼前的男人,雖然笑著,但還是忍不住眼淚──喜極而泣。

回擁住まふまふ,そらる順著他的背脊安撫著。
そらる本以為,歲月漫長的讓他的情感已經磨平,再也經不起波瀾了。
但擁著懷中的人兒卻讓他體認到──他果然還是太天真了啊。

要達到『相互理解』的境界是需要時間的。
所以そらる並不著急,反正他有很多的時間可以耗。
只要是他,多久他都會等下去。

そらる不擅長用言語表達愛意,但他相信まふまふ能明白他的感情。
まふまふ還年輕,待人處世都還太過天真,但他相信そらるさん會保護自己,直到他能獨自面對。

所謂的愛情就是這麼回事罷了。

(完)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19)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9.

そらる冷漠的看向他,眼神深遂而讓人無法猜測他的真實想法,「如果不是你擅自去動了我的東西,我對你做的那些破事一點也不感興趣。」まふまふ抬起頭,泛紅的眼眶讓そらる感到不捨,默默的將對方擁的更緊些,「快點滾吧。」語氣更加的冰冷,感受不到任何一絲溫度。

「呵、呵、哈哈──!」貓族族長突然大笑了起來,瘋狂的神色讓そらる皺起眉頭,「まふまふ你、根本就不相信這男人會『選擇』你不是嗎?!」感覺到まふまふ的身子頓時僵硬了起來,そらる向伊東歌詞太郎使了個眼色,對方點頭表示明白,「你甚至連有『選擇』這件事都不知道啊!」

「貓族到現在還沒毀滅真是奇蹟。」un:c發出了由衷的感嘆,はしやん聳聳肩望向那個已經崩潰的男人,補充了一句:「肯定是有位有力的部下吧。」因為族長太沒用了。
天月也正看著貓族族長,憐憫的表情顯得相當嘲諷,「我會推薦換人的。」意思就是,殺了也沒關係。

「所以你就是在害怕這個?」そらる拍拍まふまふ的頭,而他只是將臉埋進そらる的胸膛,默不吭聲,「我早就『選擇』你了啊。」
まふまふ震驚的抬起頭,「真的……?」語氣因高興而顫抖著,這代表──そらるさん跟自己是有一樣心情的嗎?
「不要老是自己亂想啊、來問我不就好了。」嘆了口氣,そらる無奈的說,「真是個笨蛋。」看來之後要好好的「教育」一下啊。

まふまふ臉上揚起幸福的笑容,周圍充斥著戀愛特有的氛圍──如果背景不是廢墟的話,相信會更美麗吧。

見大勢已去,男人靠著牆壁滑坐在地,隻手捂著臉,低喃道,「為什麼、為什麼是我……?」

他從小便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天才。

哪怕因為嫌麻煩而不親自管理狼族,卻還是能得到狼族所有人尊敬、崇拜以及忠心的そらる。
天生才能優越,即使整天悠哉的享受生活,也能輕鬆修練出九條尾巴的伊東歌詞太郎。
雖然礙於身份問題,無法成為族長的天月,但是明顯的天分的差距讓長輩們疼愛有加。
自幼便得到前犬族族長賞識,卻因為感情太好而不願拋棄對方成為族長的un:c和はしやん,接受了伊東歌詞太郎的建議,決定成為獸人種族有史以來第一次的雙族長,完美的管理著犬族的同時,也有餘力能代替そらる管理狼族。

所以他自認比他們更努力,更認真的去學習所有的事情,與那些靠著天生才能便能安穩的人不同。他經歷過多大的困難才成功獲得現在的地位,這些天才怎麼可能明白他的辛苦!

「天才即使不努力也依然是天才啊!」男人大吼著。
「但、天才也是努力過後才能得道的不是嗎?」まふまふ面無表情的對著自己的父親,對方的這副姿態真是難看啊,「你又明白些什麼了?」
「那麼你又明白什麼?!」
「什麼都不明白啊。」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正因為什麼都不明白才會輕易的動搖不是嗎?抬頭看著從後方緊擁著自己的そらる,接到了對方鼓勵的眼神,まふまふ認真的說:「所以從現在開始要學著去明白。」

「現在開始、嗎……?」男人露出了苦笑,沒想到自己的兒子反而比自己更明白事理啊。
單手撐地站起,拍拍身上的灰塵後,開口道,「可以了、請。」

天月自然的拔出伊東歌詞太郎掛在腰間的長刀,從憐憫的笑容轉為面無表情,將刀直立起,「我以執法者身分為憑,在此進行審判。」

「鑒於你的所作所為,以及身為族長的失責。」開口的並非天月,而是そらる,冷漠的訴說著對方的罪行,一手將まふまふ按上自己的胸膛,遮住了他的視線,「死吧。」充滿殺意的紅眸,以及有些可惜的語氣,像是在為不能親自動手而感到遺憾。
天月俐落的一刀斬下,並瞬間往後退了一步,大量的鮮血從斷裂出噴出,卻一滴也沒沾染上天月的衣服,天月勾起一抹笑,「很抱歉,怎樣都不能留下你。」天月轉身邁步,方向是伊東歌詞太郎的身邊。

un:c和はしやん並肩而立,臉上的笑容紋風不動。伊東歌詞太郎伸手接下天月扔回來的長刀,俐落的甩了個劍花後收回鞘裡。

「這就是我們的作法。」天月微微偏頭看向後方,眼眸沒有一絲波動,對他們來說,這是常態、也是必然。「所以,很抱歉。」

明明父親已經悔改了不是嗎?まふまふ顫抖著身子,沒有拒絕そらる的無聲安慰,但他非常明白,自己其實對そらる的行為不能接受。

如果有一天自己做錯了事,そらるさん是否也會毫不猶豫的除掉他?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18)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8.

「抱歉,我不願意哦。」

原本已經死心的まふまふ,聽見這句話,頓時驚訝的看向身旁的人。
他聽錯了吧?
趕緊轉頭望向自己的父親,看見對方也震驚的都站了起來,說明まふまふ沒聽錯,男人講的的確是「我不願意」。

「你再說什麼啊?!」貓族族長憤怒的對著新郎咆嘯,「這明明就是我們談好的不是嗎?!」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繼續說,「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反悔了!」

「我不能答應啊。」男人癟癟嘴,將雙手枕在頭後,「朋友妻不可戲啊。」笑的相當不懷好意,將身後的伴郎拉到身邊,攬住他的腰,光明正大的吃起了豆腐,「更別說我已經死會了。」不顧懷中掙扎的伴郎,低頭在對方的額頭上獻上一吻,「對吧、親愛的?」

「誰是你親愛的!」臉爆紅的伴郎終於掙脫開來,怒指著完全沒有懺悔意思的新郎,放棄的大喊著,「好啦、好啦!我認輸、我認輸!」
「果然是你輸啊。」神父悠哉的表示,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記得願賭服輸哦。」

「既然有人認輸了,我可以脫下身上這該死的裙子了嗎?」終於開口的伴娘快速的將假髮摘下扔在地上,嫌棄的拉著身上有著蓬鬆下擺的裙子,想了下,彎腰將白色的高跟鞋脫下,往臺上的神父臉上砸過去,「混蛋、不要拍!」
悠哉的將高跟鞋接下,神父微笑的表示,「難道你裡面有穿?」
「……」認命的將裙子拉好,伴娘突然想到了什麼,怒視著神父,「還不都你害的!」
「是、是。」
「不要敷衍我!」

「你們到底是……?」被無視了很久的貓族族長,終於忍不住發出了疑問,沒頭沒尾的這群人到底在做什麼?

「哦、很像忘記撤掉了。」神父摸了下自己的臉,惑人的笑容剎現,高舉左手,「那就讓宴會開始吧!」彈指的瞬間天花板便炸開了,煙霧瀰漫在整個會場,聽見來賓此起彼落的咳嗽聲。

終於明白狀況了貓族族長,聽著人體倒地連續發出沉重的聲響,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即使是在煙霧瀰漫的場地,一點也不影響天月的視覺,俐落的將不是自己人的對象放倒,身手靈活而優美。
伊東歌詞太郎站上主持用的檯桌,金色的獸瞳漾著異樣的美,九條蓬鬆的狐尾放鬆的低垂著,根本沒把攻擊者放在眼裡,悠哉的對在場的狐族族人下達指示──說來指示也很簡單,就是全部「處理一下」而已。
至於處理到什麼程度,就不是他負責的範圍了。

和身為貓的天月以及站在高處的伊東歌詞太郎不同,因為是犬族,靠著靈敏的嗅覺便能輕易的辨識對象,un:c和はしやん兩個人,即使一邊拌嘴著,防禦也依然滴水不漏。

雖然帶來的人馬與宴會上的貓族族長同夥數量來看,根本無法相比擬,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還直挺挺的站著的人當中,貓族的人已經所剩無幾了。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まふまふ,正想抓著這個機會逃跑的時候,貓族的族長快速的衝上前,緊抓著他的手,「我絕對不會讓你走的!」
「快點放開我!」怎麼都抽不出手的まふまふ,帶著哭腔的大喊著,著急的眼淚都快落下來了,「放開我!」他只是想要回家、回到そらる的身邊去啊!

「まふまふ都叫你放開他了,你沒聽到嗎?」正當兩人僵持不下時,突然間貓族族長被踹飛出去,身上穿著侍者的裝束,還保持著抬著腳動作的そらる,周圍充斥著駭人的殺意。
まふまふ瞪大雙眼,眼淚不自覺的滑落下來。

優雅的放下腳回到站姿,そらる這才看向まふまふ,殺氣收的一點也不剩,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抹去まふまふ臉上的淚水,「笨蛋、哭什麼啊?」
「そらるさん……?」愣愣的叫出男人的名字。
「是我哦。」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確認了そらる是真正出現在自己面前的,まふまふ用力的撲進そらる懷中,手用力的都抓皺了對方的衣服,委屈的啜泣著。
「……沒事了。」順撫著まふまふ的頭髮,そらる低聲的說著,「已經、沒事了。」

「まふまふ還以為、そらるさん這次是真的不要まふまふ了──!」
「……」拍拍まふまふ的背,無聲的安慰著,そらる嘴角揚起溫柔的笑意,換來周圍大多數人不可置信的眼神。

天月自動的站到そらる附近,防範著貓族的偷襲,努力的不要看向正散發著強烈閃光的那邊。
伊東歌詞太郎拍拍天月的肩膀表示安慰,出門忘記帶墨鏡真是個天大的錯誤。
un:c和はしやん交換了幾個眼神,un:c拉著はしやん聳聳肩站到一旁看戲去,還不忘要將打算衝上前攻擊的貓族人士擋住。

猫族族長擦過嘴邊的血,怒視著那群人。
明明、明明差一步就成功了不是嗎?!為什麼上天偏偏要這樣對待自己啊──?

「為什麼!」對著そらる大吼著,貓族族長已經喪失了原先冷酷的姿態,「為什麼要來妨礙我!」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17)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7.

 

まふまふ任由別人將粉撲上自己的臉,只是靜靜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頭髮被精心整理過,用髮膠抓出了漂亮的造型,臉上被上了些許的腮紅,或許自己的臉色真的太差了吧,感覺妝一點也蓋不住。

 

「好了哦。」女人高興的將手中的粉餅放回一旁的化妝箱中,好久沒畫出讓自己這麼滿意的作品了,自己答應這件差事果然是對的!「請起立,讓我整理一下衣服吧。

有些遺憾的看著まふまふ的臉,這孩子今天就要嫁人了不是嗎?為什麼一點笑容也沒有呢,「你今天是主角吧?要笑的開心點啊。」女人將まふまふ衣服的縐褶一一細心的撫平後,拉著他走向準備進場的位置。

 

まふまふ完全沒有反抗,就這麼讓女人拉著走出去,面無表情的看向走廊的鏡子。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16)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6.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群混蛋!放、嗚!」まふまふ被用力的甩在床上,柔軟的床鋪讓まふまふ無法迅速坐起,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門在自己面前關上。
「鬧夠了沒有?」正低頭飛快的改著公文的男人,手上的動作完全沒有停頓,「鬧夠了就不要吵。」

直到男人出聲後才發覺房裡有其他人,まふまふ戒備的看著他,低聲的問,「你是誰?」
「我是貓族的族長。」男人放下手中的筆,按壓著眼睛周圍的穴道緩解著持續工作帶來的疲勞,邊說著,「也就是你父親。」睜開雙眼,銳利的金色獸瞳看向まふまふ,來自上位者的威壓讓まふまふ有些不適。
「父親……?」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15)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5.

輕鬆的接下挑戰者的攻擊,拳風令そらる的頭髮有些散亂,扣住對方的關節壓制在地,動作標準的如同教科書上的教學。

「可以停了。」un:c果斷的宣判結果,雖然打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知道勝負,卻還是必須做給某些人看。
そらる放開對方,站起身,拍了下身上的灰塵,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樣子,漠然的好像勝負其實與他無關一般。
翻翻手上的紙張,はしやん笑嘻嘻的開口,「這是最後一個了。」將手上的紙張放開,任由它被風吹去,「辛苦你了。」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14)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4.

今天的まふまふ很鬱悶。
底下壓了個枕頭,轉著因為他的要求而出現在房間的電視,雙腳僵硬的放在床上,動都不敢動,一邊控訴著そらる的惡行。

事情要回到昨天まふまふ跟そらる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

そらる突然告訴まふまふ,「我要出去兩天,你乖乖待在家知道嗎?」
「咦、そらるさん要出去嗎?!」まふまふ果斷的放棄電視,期待的看向身旁的男人,「帶まふまふ一起去嘛!」
「再帶你去被綁架一次嗎?」聽見這話的まふまふ心虛的低下頭,そらる冷哼一聲,「所以乖乖待在家吧。」
「……不能去あまちゃん家嗎?」認清そらる是絕對不會帶自己去的這個事實,まふまふ認命了,不過他不太想自己一個人待著。
「哦、忘了跟你說。」頓了一下,又說,「明天歌詞太郎跟天月兩個也要跟我一起去。」
「咦──?」
「所以你只能自己待在家了。」

所以又是只有まふまふ不能去!
看見まふまふ憤憤不平的表情,そらる惡劣的勾起一抹笑,「放心、我不會冷落你的。」
「把まふまふ一個人留在家不就是冷落嗎?!」完全沒有發現身旁那隻笑的不懷好意的狼真正的意思,まふまふ順著對方的話繼續說,「那就帶まふまふ一起……嗚、嗯!」

そらる一手扣住まふまふ的肩膀,將他轉向自己,另一手抬起まふまふ的下顎,直直的吻上まふまふ的唇瓣,在對方驚訝的鬆下牙關時,長驅直入,靈活的勾動著まふまふ的舌頭起舞。
「そら、等、嗯!」

俐落的將まふまふ壓在沙發上,そらる舔過唇,拿起放在一旁的搖控器將電視關掉,傾身靠在還沒緩過氣的まふまふ耳邊,「不會冷落你的哦。」
「等、我說的冷落不是、嗚!」

悲劇的まふまふ就這麼,被そらる折騰了一個晚上。
等到他在床上醒過來的時候,只看到放在床頭櫃上的小紙條,『乖乖待在家,我會打電話給你。』言下之意就是,そらる會定時查勤。

まふまふ越想越鬱悶,將搖控器往後面丟去,準確的砸在枕頭上,抿咬著下唇。

為什麼又是只有自己不能去?



「咦咦、所以そらるさん你又把まふくん一個人留在家?!」天月擔心的看著そらる,語氣有些驚慌,「不會等下まふくん又突然出現了吧……!」緊張的看著四周。

そらる將外套脫下,甩向站在場邊擺明看好戲的伊東歌詞太郎,「他不會出現的。」
「天月くん不用擔心啦。」伊東歌詞太郎微笑的接下そらる的攻擊,「そらるさん的意思是まふくん現在正在床上起不來。」
「……!」深有體悟的天月默默的舉起雙手合十,低喃道,「まふくん祝福你。」

本來還想跟そらる說些什麼的伊東歌詞太郎,看到對方轉過身去,自動的閉上嘴巴,當起了稱職的觀眾。

「慢死了你們。」
「不要這樣嗎、そらるさん。」un:c笑嘻嘻的拉著はしやん的手,完全忽略了時間問題,「上次可是我們等你。」
「快點速戰速決吧。」そらる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浪費時間,能盡快解決然後回去是最好的。

看著將整個場地包圍住的狼族成員,un:c微笑的伸出手,將最前方的挑戰者送上場地。

「那就、開始吧。」はしやん雙手交疊放在胸前,代替un:c宣佈了這場的開始。



まふまふ看著眼前熱騰騰的麵,深吸了一大口氣,「我要開動了。」
「まふちゃん,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老闆娘其實很喜歡這個孩子,畢竟同樣都是貓,まふまふ是還很年輕的孩子,就會自然的去照顧他。就算そらる私下沒來託付,老闆娘也一樣會好好的照顧他。
「嗯……?」聽見問話的まふまふ,快速的吞下口中的麵條,「因為そらるさん今天不在哦。」
「咦、是嗎?」老闆娘難掩擔心的神態,「那就不好了啊……」
「別擔心、まふまふ會照顧自己的哦。」察覺到老闆娘的憂慮,まふまふ拍拍胸脯,很有自信的說,「而且そらるさん明天晚上就回來了哦。」
「嗯……那まふちゃん你要小心哦。」
「好。」
「要不要再來一碗,阿姨請客。」
「謝謝阿姨!」

於是承蒙麵店阿姨的好意,吃的有點太飽的まふまふ打了個嗝,摸摸肚子,還是用爬樓梯上去吧,消耗一下能量。
伸手進口袋掏出鑰匙,正準備要插進鑰匙孔,轉開的時候,「我等您很久了。」
突然的聲音讓まふまふ警覺的轉身向後跳了一大格,鑰匙鏘鏘落地,「你是誰?」

「我是貓族族長──也就是您父親派來的。」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恭敬的說,「請您跟我回去吧。」
「我根本不認識什麼貓族族長,也不知道我父親是誰。」まふまふ不自覺的向後退去。
「不知道是正常的,因為族長根本沒見過您,您就不見了啊。」
「就算如此我也不會跟你們走的!」
「那就請您見諒,只能強制帶走了。」男人彈指,黑影迅速包圍まふまふ。轉瞬間整個樓層的人影全數消失,好像方才都只是錯覺。

只留下一串還留有餘溫的鑰匙,靜靜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13)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3.

 

早晨的陽光相當耀眼,透過難得沒拉上窗簾的窗戶,灑落在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人兒身上,まふまふ癟癟嘴,舉起手遮住眼睛,有些不甘願的睜開雙眼,用手撐起上半身,卻在一秒內倒回床上。

 

天、天啊!這種像是被全部拆過又裝回去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全身的骨頭好像在對主人發出抗議似的,某個難以言喻的地方更是刺痛不已。

 

「哦、你醒了。そらる正將褲子的拉鍊拉上,聽見後方的聲響後,偏頭看向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愣愣的看著そらるまふまふ慢慢的瞪大雙眼,他終於回想起昨天發生什麼事了。隨著他的記憶恢復,臉也越來越紅。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12)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2.

 

「你們在做什麼?」

 

そらる優雅的走到沙發旁邊,拎起還沒完全回復力氣的まふまふ,臉色陰沉的好像誰欠了他幾百萬似的,「嗯?」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11)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微第八字母成分遮掩一下,密碼就是第八字母(大寫)。
  • 請輸入密碼: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09)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9.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08)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07)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7.

そらる看著天花板,眨了眨尚未聚焦的雙眼,手習慣性的往右摸去……嗯、什麼都沒有?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06)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一時腦抽爆出來的產物,更新時間不固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6.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05)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一時腦抽爆出來的產物,更新時間不固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