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著向,平行世界的木葉發展。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番外二、木葉秘辛

 

 

(1) 火影交接

 

  「開、開玩笑吧老師?」

  一大早領命到火影樓來的宇智波帶土還以為是有什麼特殊任務要交給自己,本還神情嚴肅,現下卻是面部扭曲,嘴角抽搐,語調上揚,音量都控制不住了,「您說自己年紀大要退休了?」

  並不是帶土不想繼任火影,他可是作夢都夢見自己穿上那身行頭旁邊站著卡卡西和琳的模樣,怎麼可能不想當?

  只不過這個理由真的是──

  看著現年快四十的波風水門那張與二十多歲時基本無差的臉,再想想深居簡出的創設四人組,歲月沒捨得在他們身上留下痕跡,只有日漸沉澱的氣質和眼底的深沉出賣了他們的真齡。

  帶土忍不住懷疑起木葉的風水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這駐顏術也未免太誇張了。

  「對啊。」

  見老師笑容滿面的模樣,帶土頭都痛了,「不是,我、我說啊老師,您也找個正常一點的理由吧。」

  你說這話講出去,誰會信啊?

  「嗯……可我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水門撐著臉頰,十分苦惱,「沒正當理由,他們不可能放我走的。」

  「您還不如說是師母嫌您都沒陪她呢。」

  「這理由聽起來也不靠譜啊。」

  不,老師,全忍界都知道您妻管嚴。

  作為一個稱職的師控,帶土很努力不露出質疑的神色,搔抓著髮絲,苦無計策的他決定扒拉出小夥伴幫自己想辦法。

  於是帶土朝某個角落喊道:「卡卡西,你也勸勸老師吧。」

  「……呆頭,我在值班。」

  「啊。」這才發現自己闖禍的帶土雙手合十,滿懷歉意道:「對不起。」

  卡卡西真是掐死帶土的心都有了,一點常識也沒有直接把他的位置指出來。

  要知道火影室可躲藏空間並不多,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可以待的位置,這下全破功了。

  「嚶嚶嚶──阿飛不是故意的──前輩原諒阿飛嘛!」

  孩子大了,管不動了。

  卡卡西的嘆息中滿是無奈,都被點破位置了,徵求老師同意後,他也就拿下面具走了出來,「老師,帶土說的對,您這理由確實有點……」

  一時半會兒想不到貼切的形容詞,卡卡西面有難色。

  「可當初柱間大人就是用這個理由卸任的啊?」

  聞水門一言,帶土和卡卡西都僵硬了。

  ……對耶,他們都忘了這回事。

  當初千手柱間的確是以此藉口退休,儘管全忍界都知道他在唬爛,但誰都不想親身經歷千手柱間這人真正的實力,更何況還有個兇名赫赫的宇智波斑,誰知道忤逆千手柱間本人的意願會發生什麼慘劇。

  所以就算這理由聽起來就像在扯淡,也無人敢說一句不是。

  「對了,老師,您不如學學扉間大人吧?」帶土靈光一現,提起千手柱間,就想到在此之後他弟弟繼任二代火影。

  「不,這行不通。」卡卡西冷靜地打槍帶土,「扉間大人的理由是,他幹得夠多,要回實驗室繼續研究了。」

  千手扉間本人思維活躍、政治手腕高超又實力強悍,作為火影雖然赫赫有名,但他比他的政績戰功更出名的卻是研究成果。其研究揚名全忍界,除了令人聞風喪膽、被千手柱間封印絕大多數的花式忍術,舉凡現階段電能推廣、通訊設備等日常重要設施,以及現階段正在進行的網路研究,千手扉間都是功不可沒。

  因此儘管這理由雖同樣滿是槽點,但基於全忍界都受惠,以及不想體會千手扉間和宇智波泉奈夫夫的各類折磨凌遲手段,更沒人敢說話了。

  現場可疑的沉默了好一會兒,水門率先打破尷尬,「按你們的說法,我要仿照三代大人就更不可能了。」

  猿飛日斬可是真真正正因為已屆修養之年退休的人,據三代本人的說法,他沒法學習柱間大人和扉間大人,一來理由不充分,二來下一輩最優秀的莫過於他的三個徒弟,卻都無意繼任火影,他老人家只好繼續守著位置等候長才,等著等著頭也白了。

  綜上,卡卡西和帶土就是要阻止老師用年紀大的藉口退休,自然不可能讓水門效仿三代。

  他們三人眼神交接,都看見對方眼中的不知所措,最後被逼急的帶土牙一咬,說:「這樣吧,老師,您就這樣交代──」

  想不到更好的理由的卡卡西水門,面面相覷,選擇屈服於帶土的計策。

  於是到了火影繼任儀式當天,向來追求高效率的波風水門握著麥克風,省去冗言贅字,筆直進入正題,「為了開創事業第二春,當個稱職的家庭主夫,我、波風水門決定由宇智波帶土繼任火影。」

  水門為帶土披上御神袍後,正式卸除火影責任的他話一說完便迫不及待地瞬身到妻小身旁,徒留帶土抱著斗篷,看著台下眾人笑得東倒西歪。

  「卡卡西。」

  「嗯、嗯?」同時間在台上擔任護衛的卡卡西也很尷尬,本來臉皮就薄的他,面罩下的臉已經完全紅了,被帶土一喊才回過神來,「怎麼了?」

  只見帶土的表情和上三戰戰場時如出一轍,「我覺得我還是從今天起開始想卸任的理由吧。」

  「……說、說的也是呢。」

 

 

(2) 第七班

 

  宇智波帶土繼任第五代火影時,旗木卡卡西同時上任成為木葉暗部部長,幾年後便因傷卸職,將暗部隊長之位傳給宇智波止水,其優秀的統籌能力和忍術造詣在歷史中留下濃重的一筆。

  作為一個有異於常人恢復能力的人柱力,卡卡西是不甘帶土以此為由讓他卸任的,但架不住帶土裝可憐的眼神和少女系的嚶嚶嚶,連續幾天被折騰得晚上睡不好、連黑眼圈都跑出來了以後,他選擇放棄。

  帶土在給卡卡西的卸任書蓋章時是鬆了口氣的,因為他不必再看見卡卡西替他擋攻擊的模樣了,就算他是個獲得千手柱間細胞異常恢復力的人,那等刺激對心臟也不太友善。

  附帶一提,還能讓卡卡西遠離那群有非分之想的暗部。

  暗部之花守護小分隊是吧?帶土內心是拒絕的,然而他並沒有解散後援會的正當理由,只能總在後援會集會活動時喬裝打扮混進組織搞破壞。最後導致木葉不可思議之一:總無法順利集會的卡卡西後援會,帶土深藏功與名。

  退是退下來了,卡卡西卻覺得自己還沒到養老的時機,應該再為木葉做點貢獻,便和帶土商量著找份新工作。

  聞言,帶土也覺得有道理,木葉的老人家可都是七八十了還三不五時去戰場上比賽收割人頭,卡卡西還年輕就怠惰傳出去也不好聽。

  他沉思一會兒,說:「這樣吧,去當帶隊上忍如何?」

  「帶隊上忍?」

  「鳴人和胖助不是要畢業了嘛。」剛回到家的帶土邊脫裝備,邊回答,「把他們交給你顧,水門老師和族長也放心。」

  於是在帶土的支持下,卡卡西去當了帶隊上忍,透過和其他上忍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輔以寫輪眼的威懾,成功在小隊內安上了鳴人和佐助。

  接著問題又來了。

  「最後一個人選,你覺得選誰好?」

  卡卡西對此很苦惱,鳴人和佐助自小就綁在一起,想來未來也分不開,老師家和富嶽大人家甚至都已經開始策畫正式訂婚事宜了,隨便抓一個人就想融入那兩個小夥子,似乎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春野家的女孩兒怎麼樣?」帶土想起小姪子和老師家的小狐狸間那個相處模式也頭大,腦中閃過琳曾和她說過,綱手大人對春野家的女孩掌控查克拉的能力大力稱讚,未來有意徵詢那女孩的意願,希望能讓她學習醫療忍術,「琳說綱手大人挺中意她的,想讓她進醫療部隊來著。」

  反正按綱手提出的理念,一個小隊就要安排一個醫療忍者,胖助和鳴人一看就沒有成為醫療忍者的天分,只能再找個有天賦的唄。

  卡卡西從名單中找出春野櫻資料,聰明的頭腦和操縱查克拉的天賦同時被圈了出來,「嗯,那就選她吧。」

  再次和其他帶隊上忍交涉後,卡卡西爭取到了春野櫻這個學生。

  本著良好的「完善隊伍配置」念頭,帶土和卡卡西才選了春野櫻。卻怎麼也沒想到小櫻看破紅塵,認清她的男神佐助本質上就是個離不開金毛口遁的典型傲嬌宇智波後,失戀的她拜綱手為師,學成歸來轉瞬間躋升新一代男神,走上街都能獲得無數女性尖叫崇拜。

  陰錯陽差促成此結果的卡卡西,無力變更事實的他最終選擇視而不見。

  鳴人看著小櫻寬闊的背影和一拳崩掉比她大十倍的石頭,緊抱著一旁的佐助瑟瑟發抖,「佐、佐助,我們以後還是別惹小櫻生、生氣吧。」

  佐助盯著對面據說是近期崛起已經襲擊兩個村的恐怖份子被打得哭爹喊娘,只差跪下叫爸爸的慘狀,深表贊同。

  他們沒事拜自來也和大蛇丸為師幹什麼,就該拜綱手才對,搞得現在都不如小櫻Man了。

  對此帶土表示,他不懂年輕人的審美。

  遙想當年,男神可是水門老師那款出得了廳堂、入得了廚房、上得了戰場還溫柔體貼的美男子呢。

  

 

(3) 九尾人柱力

 

  「說起來,為什麼九喇嘛會同意讓鳴人成為人柱力呢?」

  任務完成後的用餐時間,小櫻邊順著現形吃烤魚的九喇嘛的毛,柔軟蓬鬆的皮毛深得眾人好評,就連那個傳說中的戰場修羅都愛不釋手,邊發問。

  連那位戰場修羅都只是讓九喇嘛成為通靈獸,鳴人到底是怎麼變成人柱力的?

  「喔,這件事啊。」鳴人邊吃著老媽的愛心便當,邊回應,「斑爺爺自己是說他不需要九喇嘛的力量,所以沒必要當人柱力,剩下的我也不清楚的說。」

  雖然成為人柱力後能更妥善使用尾獸的力量,但強如宇智波斑,不需要借助外力就已經是忍界巔峰了。

  柱間爺爺總說斑爺爺是個溫柔的人,但一想到九喇嘛每次見到斑爺爺時都被欺負得炸毛之貌,鳴人實在不這麼認為。

  被小櫻一提,佐助也好奇了,不懂內情的鳴人為了避免小櫻的鐵拳和討好佐助,可憐兮兮地看向已經啃完烤魚的九喇嘛,「九喇嘛,為什麼選我的說?」

  臭小鬼,自幼一言不合就拿老夫當作哄宇智波開心的玩具任意搓揉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得幫你哄好你的宇智波和恐怖的隊友。

  九喇嘛覺得自己真是看走眼了,當初就不該答應斑這種麻煩事。

  他清楚鳴人的堅持,如果他不交代清楚,鳴人絕對不會善罷干休,幾番掙扎過後,九喇嘛選擇說出真相。

  「事情是這樣的。」

  他和鳴人初次見面時,鳴人才剛能穩穩走路,對世界萬物充滿著好奇心。

  鳴人親近氣場溫和、常掛笑容的千手柱間,可卻不敢親近自信驕傲、睥睨蒼生的宇智波斑,儘管斑對於孩子相當包容,但就連帶土也是經過實際相處後才知情,罔論從沒見過斑的鳴人。

  即便斑那時只是放鬆地靠在椅背上什麼也沒做,他也只縮在水門身旁。

  他不曉得柱間和斑來找水門做什麼,只知道斑和水門說話說到一半,突然咬破手指召喚出他出來。

  在小窩中睡得正香的他突然被找來,緊戒打量四周環境無危險後,便懶洋洋地趴在桌上,問:「找老夫做什麼?」

  鳴人彷彿被會說話的他驚訝到,眼都瞪圓了,但很快便釋懷了。他想或許是因為卡卡西家的狗和宇智波家的貓也都會說話,同樣是忍者養的動物,會說話也沒什麼。

  隨即伸出手想觸碰他,卻被他扭了過去。

  好想養一隻會說話的動物。

  鳴人的臉上就差寫上這句話了,九喇嘛被閃閃發亮的眼神瞧得渾身發毛,

  藉口不耐煩聽水門和斑說話,九喇嘛跳下桌子,爪子推開落地窗走出房間,鳴人瞅了瞅水門,確認水門一時半會脫不了身,也就跟著他走了出來。

  「小鬼,你是誰?」

  鳴人跟著他跑到庭院裡,他一蹦跳上小平台喬好姿勢才回頭問。

  「我、我是漩渦鳴人。」

  「喔,水門和玖辛奈的兒子。」他打量著鳴人的五官,「髮色隨了水門,眼睛也和水門挺像的,不過長相隨玖辛奈。」

  他看著鳴人小心翼翼地湊上前偷摸了幾把毛茸茸的尾巴,當初帶土也是這麼對他的,習慣成自然的九喇嘛無意計較小孩子的無禮。發現他的縱容後,鳴人便更放肆地抓著玩。

  他只是抬起頭瞥了一眼,下顎抵著爪子瞇眼打起呼嚕,任陽光將毛皮烘得更加鮮豔蓬鬆。

  鳴人摸著摸著,居然就這麼抓著他的尾巴睡了過去。像是怕他會跑走似的,連睡著了都沒放鬆力道。不想吵醒鳴人,卻又怕動用力量抽出會讓鳴人受傷,九喇嘛只能認命讓鳴人抓著,繼續美好的午休時光。

  「在這裡。」

  不知過了多久才和水門聊完正事,斑看著依偎著九喇嘛睡過去的鳴人,轉頭和裡頭正在找兒子的人說了一句。水門走了過來將兒子手中的尾巴輕柔抽出,和九喇嘛致歉後,無奈抱起兒子往裡頭走去。

  九喇嘛在斑靠近時已然清醒,卻眼也沒抬一個。

  斑在九喇嘛身旁坐了下來,依著對方的背脊順毛,「你喜歡那孩子?」

  「漩渦鳴人?」九喇嘛打了個呵欠,又說,「不討厭。」

  「那讓他陪你如何?」

  斑對此真是好氣又好笑,特地來和水門商量日後別管著九喇嘛,隨便九喇嘛想找誰當主人或是回歸森林都行,沒想到這一人一狐狸倒是相處得宜,一點也不像九喇嘛剛到他手上時百般折騰。

  那時鬧得他也沒耐性了,在柱間的緩頰下,他和九喇嘛約定好,待他死後木葉絕不干涉他的一舉一動,九喇嘛這才安分下來。

  話雖如此,斑自然希望他死後這等戰力能繼續留在木葉。

  「你要死了嗎?」

  「我都快七十歲了。」

  「一點也看不出來。」

  此話真不假,自稱快七十歲的老人昨天才又和老伴去終結之谷約架回來,聽說又把峽谷拓寬了點,打出一個新的觀光景點。

  他和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在此之前要說尾獸能和人類如此親近無人信之,但過了磨合期後,他和斑成了損友,不時還一起賞月喝酒。

  最開始九喇嘛還挺煩有人管著,但如今他也已經習慣有人陪著的日子了,讓他再度回歸森林孤身一人也提不起勁。

  「漩渦家的人嘛……」

  「怎麼?」斑挑眉,問道:「你想讓鳴人成為你的人柱力?」

  漩渦家以生命力出名,向來都是最適宜做為人柱力的選擇之一,一聽九喇嘛提起漩渦,斑即了悟。

  「我不討厭那個小鬼。」九喇嘛說,「既然如此,保護他也不是不可以。」

  斑那時沒有選擇成為人柱力,純粹是因為他不想,他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應對一切困難。但漩渦鳴人不一樣,被守護著長大的人,短期內是不可能像斑這類在戰場上打滾長大的人一般獨當一面的。

  賣現任火影一個人情替他顧小孩,尤其預定的下一任火影還是他徒弟的情況下,也不失為一樁好交易。況且磯撫和他的人柱力不也相處的挺好?在千手扉間的改良下,磯撫也能化出查克拉分身在外頭跑跳,和作為通靈獸的他情況相去不遠,力量卻利用得更加徹底。

  待著久了,要說他對木葉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他不介意在不影響自身的情況下,替柱間和斑繼續庇護木葉。

  他也不希望被人類的戰爭叨擾平靜,能和平共處最好。

  「我會和水門談談這事。」斑拍拍九喇嘛的背,「那就交給你了,九喇嘛。」

  語畢,起身往屋內走去。

  九喇嘛斜視著斑,看著斑走去和柱間坐在一塊兒,一派悠閒自在。接著他閉上眼,繼續享受著日光浴。

  那天晚上,水門在徵詢過鳴人的意見後,九喇嘛轉而住進了波風水門家,並在鳴人進入忍校前,在千手柱間等人的幫助下被封進鳴人體內。

  「就是這樣。」

  省去不必要的政治內涵,九喇嘛三言兩語交代完經過。

  「……原來成為人柱力的標準這麼隨便嗎?」

  小櫻和佐助都震驚了,和傳聞中卡卡西成為人柱力的方式大相逕庭,沒想到九喇嘛居然是依個人喜好選的人柱力。

  「嗯,不過你們可別對其他尾獸隨便下手,不是每個尾獸都像老夫這麼好說話。」

  其實如果是宇智波佐助想要個小寵物,家族裡多的是寵他寵的喪心病狂的長輩,萬花筒一出手談何難事?別說是什麼牛鬼蛇神都能給抓來玩,就是想看天上有兩個月亮,他們都能再整一個上去。

  主因是政治方面武力平衡的考量,受限於當年千手柱間的平衡政策,一村不能擁有太多的尾獸,否則可能導致平衡崩壞。磯撫是特殊狀況,畢竟是霧隱先動的手,於理已不合,再者卡卡西已經成了人柱力,霧隱也怕要求卡卡西進駐霧隱會惹怒宇智波,自己恐怕就會被改名成「木葉忍者村附屬霧隱分部」了。

  但九喇嘛無意汙染小孩子們純潔的心靈,也覺得以他們這年紀說太多也聽不懂,不願多做政治層面的解釋。他又抓了一條烤魚,口齒不清地說,「不過老夫現在有點後悔替水門顧小孩了。」

  想起鳴人抓著他百般折騰的過往,九喇嘛無數次懊悔自己太輕易答應斑了。

  「為什麼的說!」

  還不都你老是把老夫當成哄宇智波的道具!

  九喇嘛嗤笑,自顧自埋頭吃烤魚,將鳴人的叫喊當作耳邊風。

  說是這麼說,鳴人深知九喇嘛其實挺喜歡自己的,要不早就選擇讓爺爺們替他解開封印,和自己分道揚鑣了。

  鳴人竊笑著,沒點破真正的想法,善解人意地保護九喇嘛那點最後的自尊心。

 


 

  正文沒機會寫的,都在番外實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