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發完,歡樂吐槽向。

─ CP成分不高。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宇智波斑看完劇本的當下,分外希望自己真的如同劇本內的內輪一族般有寫輪眼。

  這個糟心的劇本不用幻術是解決不了的。

  他冷漠地看著坐在對邊沙發上已然爆炸到打給卡卡西哭訴的帶土,雖說是哭訴,但也只是語氣浮誇而已,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與哭有關的表情。

  斑忍無可忍地把手中的劇本砸過去,正中面門,「吵死了!」

  還開著手提讓卡卡西安慰你,是怕別人不知道你有男朋友是不是?

  信不信他現在就打給柱間啊?

  「斑你搞什麼!」帶土趕忙撿起手機看著螢幕,發現手機直接關機罷工了,連忙再度開機,一手按住發疼的臉,怒道:「笨卡卡好不容易才接我電話!」

  雖然斑年紀比他大,理論上帶土是不該直稱他名字的。但奈何斑這一輩分實在特殊,帶土怕是叫祖爺爺都還嫌不足,斑也不過比他大十歲,讓他對著個正值壯年期的男人喊祖爺爺,帶土的心坎兒可過不去。

  斑倒是不介意,但小輩們紛紛表示他們不需要這麼年輕的爺爺,為顧及小輩們的感想,他索性就讓小輩們都直接喚他名字了。

  敢這樣對他吼,小崽子是想上天嗎?

  斑鄙視地看著帶土,「你要是別每隔一個小時打一次,卡卡西會很樂意接電話的。」

  「你懂什麼?」帶土一臉「你怎麼能理解我複雜的內心世界」的神情,看得斑手有點癢,「我這是愛的表現。」

  是STK的表現吧?

  斑實在是很懶得同帶土說話,宇智波的邏輯湊在一塊兒那是要毀滅世界的,「小崽子看完劇本了?」

  「看了。」帶土又撥了兩次,發現卡卡西沒有接電話的傾向,憤而把手機扔到一旁,「AB他是認真的?讓我因為笨卡卡被迫殺掉琳去報復世界?」

  這還真像這小崽子會幹的事。

  斑憶起帶土小時候因為卡卡西不斷跳級導致被同儕欺負,不顧不停阻攔的琳而衝到高年級找人理論的事,忍不住這麼想。

  那事兒最後還驚動家長,帶土雙親過世後就住在他們家,他父親過世後他就成了一家之主。卡卡西的父親長年不在國內,因緣際會也住在他們這兒,朔茂先是打給波風水門讓他代替自己去,但水門正巧出差了,只好讓斑順帶顧一下卡卡西。

  總之這事讓他得把工作交給泉奈趕到學校去,他還以為帶土發生什麼要緊事,結果這不過是一群小鬼互毆而已。

  嘖,兒戲而已也要找家長來。

  他到場後看見帶土和卡卡西只有些許挫傷和擦傷,還把高年級學生打得滿身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向家長哭喊。

  斑當場給帶土一個暴栗,給卡卡西幾個眼刀,嚇得兩個小孩噤聲不敢多語,在周遭家長滿意的眼神下開口:「我教過你們什麼?」

  「「斬草如果不能除根,就別讓人知道是自己動的手。」」帶土和卡卡西先是對視一眼,接著高喊出斑的教誨,引來周遭家長震驚與不敢置信的視線,「「還有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優先保護自己。」」

  「你們知道還犯?」斑滿意地頜首,「還讓自己受傷了?」

  「是他們先欺負笨卡……對不起。」

  帶土的辯解在斑的視線下弱化,最後只得乖乖道歉。

  「這位家長……」

  「還有什麼問題嗎?」斑瞥向欲說些什麼的老師,恐怖的眼神讓老師有苦難言,「不過是小孩子玩鬧而已,相信其他家長也不願把這種事鬧大。」

  儘管某些家長仍不想就這樣結束事件,但礙於自己的孩子也有過錯,家長們深怕斑緊咬卡卡西受欺負一事不放,反過來追究自家小孩的責任,最後這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笨卡卡那個少女系台詞也就算了,『我最喜歡了』這種話是和學生們說的嗎?他都沒對我這麼說過!」時間回到現在,帶土邊揮著劇本,邊不停吐槽:「而且看這什麼大筒木輝夜竟然還有第三個烏漆抹黑的兒子?斑你還被這貨給陰了?AB這是要搞事啊!」

  吐槽得口乾舌燥的帶土趕忙喝口水,接著繼續唸:「可憐我們倆辛辛苦苦當四戰BOSS,結果最後我們兩個都只有當砲灰的命。」

  說起來雖然宇智波家是現階段娛樂圈的龍頭,但他們也不過是負責經營的人,從來不親自出演的。然而這次不只是斑和帶土,他們周遭的人也大多數都被鳴人拖下水了,「還不都怪你答應的太快。」

  他也沒想到佐助真的因為鳴人一個挑釁,就賭氣似地跟著鳴人闖演藝圈去了。

  斑倒不是擔心佐助會受委屈,畢竟公司是宇智波家的,委屈的怎麼想都應當是別人才是。

  「鳴人那小子都求到我這兒了,水門老師的兒子我怎麼能不關照一下。」帶土義正嚴詞,「說來他們直接把我們的名字啊性格啊什麼都原封不動用進劇本裡,你真想看見一個陌生人演自己嗎?」

  那也不是你可以一坑就把所有人都坑下去的理由。

  斑不想繼續和帶土爭執,他更不想知道帶土到底是接受鳴人給的什麼條件才把他們全拉下海,斑繼續翻劇本,帶土見狀也再度翻閱劇本,「說來這劇情是怎麼回事?這真的是一檔BG電視劇?」

  「你翻到最後。」斑說,「鳴人和佐助最後可是各自成婚了。」

  「什麼?」帶土愣了愣,雖說他看過劇本,但他也只看到所有人都解除穢土轉生回黃泉的部分,後面還沒看完,被斑一提才趕緊翻開,「真的假的?雖然鳴人那小子給佐助發了一整部朋友卡,但這都能各自成婚?」

  帶土一目十行看完後頭的劇本,忍不住大笑,「我靠,這、這他媽還真的結婚了。誰會為朋友挨打為朋友過呼吸啊?還有那句經典的『打斷你手腳也要帶你回去』,這真的是在追朋友不是千里追妻嗎?」

  帶土笑得眼淚掉個不停,手裡飛快地按著鍵盤傳簡訊給卡卡西分享劇本內容,還邊嘲諷道,「說起來,當斑你看到千手柱間和漩渦水戶結婚你就該知道AB的尿性了。」

  斑無言以對,不過是演個戲,他也不是很在乎柱間和水戶在戲裡結婚的事,反正不過是一場戲,戲裡戲外他分得很清楚。奈何柱間看見劇本的當晚就開始連著一個禮拜哭著和他表訴一晚上衷情,搞得他那陣子都沒睡好,直到他忍無可忍和柱間對打了一場才解決這個問題。

  「他在劇裡給你發了一輩子的天啟兄弟卡,最後他殺你以後沒多久也死了,死了十多年然後AB都還能給抱上孫女,這時間線是出了什麼問題?」帶土也想起那段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設定,就連千手扉間──最不希望自家大哥和斑在一起的人──都對於「柱間結婚了對象不是斑!他大哥居然還有孫女抱!」一事感到無比震驚,「別說千手柱間,就是綱手自己都驚呆了,輩分硬生生大了幾輩瞬間被千手柱間喊孫女兒。」

  千手家和宇智波家有些相似,千手柱間的輩分同樣也是高得誇張,總之所有人都是直接喊的名字,頂多禮貌些如鳴人和佐助等人帶個叔字,畢竟誰也不想年紀輕輕就被喊得提早老了。

  「還有,鳴人這渾小子,當初說好笨卡卡只是客串演一下老師的,怎麼就成了重要角色呢?」帶土每次在見面會都得辛酸地看著無數網民朝卡卡西大喊『木葉女神嫁我』,要不是回家後卡卡西都會給點甜頭,帶土遲早要暴走,「而我居然還得帶著那個審美奇特的面具暗地裡搞那個什麼曉組織,演個活像精神分裂的砲灰跟蹤笨卡卡給我上墳18年。上墳也就罷了,四戰戰場上面具一被打下來就什麼逼格都沒有了。到小黑屋裡還不是做些不可言述的事,居然是跟笨卡卡互毆,還打輸了!」

  「實際上,你沒打贏過卡卡西不是事實嗎?」斑回憶著自打帶土和卡卡西兩個結伴學搏擊以來,似乎帶土每次對上卡卡西都只有打輸的份。 

  「那是我讓著他的!」帶土嘴硬地表示。

  行,他會記得把這話告訴卡卡西的。

  斑冷漠地表示家族愛是什麼?能吃嗎?

  「還有我這真的是當BOSS嗎?分明是見到心儀學長說不出話的小女孩吧!這等幕後大BOSS待遇也只差沒親自為所有人塗指甲油了。」

  斑不曉得應該先吐槽其實幕後大BOSS理論上是他,還是應該先吐槽AB也沒表明幫所有人塗指甲油的是誰,說不定真的是你啊?

  塗指甲油那本是宇智波鼬一些小小愛好,但不小心讓AB給注意到,從此飾演曉組織的所有人就得塗上黑色指甲油了,原因很簡單:風騷。

  「結果網路上居然都猜測塗指甲油本來就是我的興趣?」帶土忿忿不平:「他們是不是想見識一下鼬擺了一架子的黑色指甲油?最初塗的指甲油還是他提供的!」

  斑當時無比慶幸自己的戲份不用塗指甲油,雖然後來被柱間用期待的眼神攻擊了好一陣子,平時都很順著柱間的斑在這點上打死不讓步。

  還要卸指甲油實在太麻煩了。

  「鼬不都因為這點被你們害得止水那小子得跳崖了嗎?」

  斑想起曉組織成員在被逼著塗完指甲油後,群起去堵AB要求他給止水加點戲份的事,敬業的止水跳崖演完後差點連房門都進不了,還得在房門口不停安撫順毛,千萬保證他絕對不會做傻事,他還想好好和鼬走一輩子之類的,聽得讓人牙疼的肉麻話說了一堆才得到進門權。

  隔著房門主以肉麻話輔以哲學思想說服伴侶,不得不說宇智波止水是個真男人。

  被奪去一隻眼還為了大義又把另一隻眼給人,最後還跳崖而死,也無怪乎連向來好脾氣的鼬都沒忍住對止水的憤怒了。

  「還有啊,那個小祖宗竟然死於什麼飛雷神斬?」帶土說,「說好的禍害遺千年呢?」

  誰是禍害了?斑又甩了一個抱枕到帶土臉上。

  一提這件事斑就氣,頭一次看見劇本上泉奈死於千手扉間之手的時候,他差點兒沒把扉間直接揍成餅。

  泉奈本人倒是不怎麼難過,他反而還挺開心早點殺青提早回公司繼續工作,省得AB再給自己添些狗血戲份,深怕哪天他和扉間就得隔著戰場上演情深深雨濛濛了。

  泉奈走得瀟灑,徒留被斑揍得滿身傷的千手扉間不但得親自捅死伴侶,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內被斑逮到就是一頓打還不能還手,為此作了好一陣子的噩夢,每每見到斑就一臉菜色,堪稱全場最苦逼。

  帶土本還有滿腹吐槽想說,但他突然聽見鑰匙轉開門鎖的聲音,一見門口出現卡卡西的身影,立刻化身大型犬飛奔找飼主順毛去了,「笨卡卡你怎麼這時候回來了?」

  「你說到一半突然掛電話,之後撥了幾通又沒人接。」卡卡西把肩上的包遞給帶土,活動著有些僵硬的肩膀,「我手機又剛好沒電,只好回來看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可我沒看到來電提示啊?」帶土調出手機來電紀錄,確實沒發現紀錄,將螢幕轉給卡卡西看,「你看,不是我手機摔壞了吧?」

  「嗯,那可能是電信公司的問題吧。」

  卡卡西邊走邊鬆著領帶,路經沙發還不忘朝斑打招呼,帶著掛在身上的帶土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嗯,真是和平的一天。

  斑啜了口茶水,儘管他再怎麼不情願,敬業如他還是會演完這齣劇。

  他坐在沙發上繼續翻著糟心的劇本,暗自慶幸現實世界不像故事中的那樣糟糕。

  


 

  滿足一下之前一直想寫吐槽向的願望,寫著寫著覺得這個結局就算背景是血月好像也合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