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

  


 

  

  九喇嘛第一次見到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時,柱間仍名聲不顯,斑還兇名未起,未來的忍界之神和戰場修羅此時此刻也不過是個小毛孩。

  起初他以為又是誤闖的人,本沒打算理會。直到感知到兩股查克拉,這才饒有興致伸了個懶腰。

  儘管九喇嘛再怎麼脫離塵世,也不免會從路過森林的旅人口中得知現下最新的世界動態。比方火之國的大名近期又迎娶了一位小妾、又打算派誰去戰爭等等諸如此類的消息,而其中最常被旅人傳誦的是各忍族的腥風血雨。

  千手和宇智波──火之國忍族中最為出名的兩族人,前者是土生土長的森林之子,有著為人稱道的豪爽與親和以及強大的生命力,其中的佼佼者更是被傳說查克拉能媲美尾獸。九喇嘛對此嗤之以鼻,要是真有人能比之他們尾獸,他們早就成為千手的工具了,又何能在森林裡與世隔絕?

  雖說六道老頭說會有位連尾獸都按捺不住出手幫忙的預言之子,但自打他們從十尾分離,時至今日他仍未碰見任何一位見到尾獸時,眼瞳閃爍著貪婪、恐懼、絕望以外光芒的人。

  他可不像守鶴是個蠢蛋。

  而後者除了平均高得嚇人的顏值,血繼限界和一手玩得出神入化的火遁更是令各忍族聞風喪膽,尤其是寫輪眼,沒有人會想在爭鬥中碰上開眼的宇智波。

  傳言道這兩族是世仇,一見面便是兵刃相向,偏偏又實力相當。倘若一位雇主聽說敵人聘用千手,那該雇主勢必雇傭宇智波與之對抗,以至於兩族時至今日仍是見面就打,絕無二話。

  那麼,為什麼這樣兩族人的小孩,會和平地一塊兒出現呢?九喇嘛對此感到十足好奇,悄悄增強感知。畢竟悶得久了,自然會想找點樂子。

  「喂、柱間,你到底想幹嘛?」

  「明明千手一族是森林之子,但父親總叫我離這森林遠一點。」被稱作柱間的男孩道:「聽說這森林裡有一隻怪獸,我好想見識一下啊。」

  「你是白癡嗎?」另一個男孩憤怒回應,九喇嘛萬表認同,什麼外人傳言的豪爽親和,那些不過都是少根筋的另一種表達方式。在離千手族地不算遠的森林住了這麼久,他早就看透一切了。「想找死就自己來!」斑吼道。

  「斑你又罵我……」黑氣彷彿擴散至整座森林,就連相隔遙遠的九喇嘛都依稀能感受到,此外能夠消沉到只聽聲音也聽得出來,這等功力確實無人能敵,「你難道不想看看嗎?」

  「你別消沉。」名叫斑的男孩無言以對,只得安慰道,「好啦,我陪你去看就是了。」

  「喔、斑你果然是個溫柔的人。」原地滿血復活的柱間立刻拉起小夥伴的手,朝他所在的洞穴狂奔而來,風中甚至伴隨著斑讓柱間放開他、他自己會走的吶喊,以及柱間迴盪森林的哈哈哈。

  這兩個個性天差地遠的人到底是怎麼混在一塊兒的?

  忽略聽見笑聲而額上垂掛的三條黑線,九喇嘛越來越好奇這件事了。

  被人發現尾獸住在這森林裡或是放人過來取悅自己?這是一個問題。經過好一番心理掙扎,小天使的警告最後仍不敵小惡魔的好奇心,於是他決定放這兩個小鬼過來瞧瞧。

  「斑,這裡有個山洞!」

  縱然九喇嘛無出手干涉柱間和斑的行動,住在森林裡的動物也不是好相與的。多少旅人沒折殺在追捕的敵人手中,而是死於野獸的猛爪利齒,早已數不清了。

  然而身處這混亂的戰國時代,有這種少根筋思維還能安穩存活到現在的小鬼果然沒那麼容易死,更有獨特的直覺,竟是早了隨行的宇智波先一步發現他的居住地。

  「你小聲點。」斑沒好氣地唸了柱間一頓,「還想被那隻熊追嗎?」

  「哈哈哈那隻熊真的很有趣啊,真希望讓扉……我弟弟也看看。」

  「誰問你這個了?」

  「別糾結那麼多嘛。」

  兩個小鬼站在洞口說話,回聲吵死了。

  九喇嘛掩下耳朵,試圖阻擋噪音,九條尾巴不滿地左右掃蕩,石子撞擊岩壁的聲響成功引起洞口兩人的注意,這下總算想起前來目的的柱間和斑同時噤聲,高度戒備地看向洞穴。

  敵不動,我不動。

  顯然能在戰場上生存下來的都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九喇嘛感應到兩個小鬼靠著岩壁,一動也不動,恍若化身土石的一部分,靜待危險過去,耐心十足。僵持好一會兒,九喇嘛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行為過於魯莽,這兩個小鬼大概是不會走進來了,再次把小天使的警告當作耳邊風的他決定自己走出去找樂子。 

  久未見陽光,九喇嘛不適應地瞇起雙眼,尾巴一甩,打落朝他扔來的苦無,待雙眼適應後,只見兩個握著刀的小鬼擺出戰鬥姿態,警戒著他的一舉一動。

  見狀,九喇嘛冷哼一聲,「小鬼。」

  「九條尾巴再加上這巨大的查克拉。」聽聲音他立刻就分辨出這是柱間,剪著審美崩壞的蘑菇頭,穿著千手一族土到掉渣的常服,九喇嘛恨不得遮住雙眼,拒絕面對千手家的異常審美觀,「你是九尾嗎?」

  「喂喂柱間。」另一個長著一張只差未在顏面寫下「宇智波」三個大字,青澀未開卻可見後世風華的臉孔。斑正打量著四周,似乎是在尋找傷害最小的撤退路線,還不忘嘲諷小夥伴道:「這還真是怪獸啊。」

  「老夫可沒打算殺你們。」九喇嘛舔舔爪子,陽光舒適到他都懶散了起來,實在不想跟還未長開的小鬼們計較太多,他可是心胸寬大的好尾獸。

  柱間和斑交換了幾個眼神,綜合判斷後認為九喇嘛說的應當是事實,得到共識的兩人一同收起手中的武器,確定沒有生命危險後的柱間甚至大喇喇地就直接在他面前坐下,毫不客氣問他:「為什麼不殺我們?」

  「老夫只是好奇千手和宇智波的小鬼為什麼會混在一起罷了。」九喇嘛說,「看在你們取悅老夫的份上,老夫不殺你們。」

  「我們什麼時候取悅你了?」柱間問道,那表情傻得他都不忍直視。

  千手一族這種個性到底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九喇嘛靠著岩壁趴下,下顎放在交疊的雙爪上,認真思考起這個千古難題。

  「這問題很重要嗎?」斑實力冷漠,實在不想承認這傢伙是自己認可的朋友,還是戰場上的好對手,「笨蛋。」

  「斑你又罵我……」

  「你這愛消沉的癖好到底什麼時候能治好!」斑低罵了一句,隨後又安慰地拍拍柱間,「好啦,等會兒吃蘑菇雜飯?」

  「斑你最好了!」

  儘管已經知道柱間的特殊技能,親眼見識到一秒消沉黑氣四溢到瞬間復活還是令九喇嘛目瞪口呆。但更令他在意的是,他明明是第一次見到這兩個小鬼,卻總覺得這兩人相當熟悉。

  他知道柱間這人其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這麼傻,消沉有時候──就像剛剛那次──是裝的,專門裝給斑看的,九喇嘛相信斑清楚這個事實,但他罵歸罵,卻特別吃柱間消沉這一套,總是在對方消沉時順著毛摸,給予甜頭。

  「你們兩個為什麼混在一起?」

  「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理想,要建造一個聚落,把弟弟們保護起來。」柱間認真起來的模樣約略有後來忍者之神的氣勢,但下一秒立刻破功,露出熟悉的傻笑,「我沒想到會有人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哈哈哈,斑果然是上天給我的啟示。」

  「柱間有理想也有可能實現的能力。」顯然不是第一次聽見天啟發言的斑連臉都沒紅一個,倒是聽的九喇嘛都替他臉紅,九喇嘛甚至感覺四周莫名漫起粉紅色泡泡,再搭配上勁爆的發言,氣氛相當微妙,「我相信柱間。」

  ……他為什麼這麼有想舉火把的衝動呢?

  見識到他們相處中那種不容外人的親密,九.單身狐.喇嘛覺得這相處模式真他媽眼熟。定下心來仔細感應以後,他就知曉為何這兩個人會走到一起了。

  當年的阿修羅開口閉口都是哥哥,甚至會說話後的第一句話不是爸爸而是哥哥,這件事讓六道老頭傷心了好久。平時又活像隻哥哥的跟屁蟲,看著一副傻愣樣,但被當寵物養的九喇嘛知道這貨其實就是個切開黑,凡是涉及到因陀羅的一切,親和隨興就形同餵了狗似的異常不講理。

  也就只有因陀羅那個弟控相信他的寶貝弟弟天然無害了,又總順著弟弟的意,外人眼中的冷漠難親近,在阿修羅面前是溫順安靜,可隨意搓揉,軟萌到了極點。

  雖說最後阿修羅親手殺了因陀羅,但因陀羅是阿修羅永世的執念。無論相隔多遠,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總是會出現在因陀羅的查克拉轉世身旁,糾纏不分──如同當年的阿修羅總追著哥哥的身影奔走一般。

  所以這兩小鬼就是這次的查克拉轉世嗎?

  照慣例,九喇嘛通常不會刻意去找當年小主人的查克拉轉世。在他看來,就算系出同源,轉世了、就是不一樣的人了,哪怕相似之處不少,相異之點要更多一些。

  比如阿修羅小時候是個廢材,千手柱間卻是個天才。

  他從別的尾獸那邊得到過消息,知道每次的查克拉轉世最後總逃不過相殺的下場,一方下手殺害一方,另一方卻也活不了多久,然後再度轉世於俗世相遇,無限循環,這情況什麼時候是個頭,也無人知曉。

  「糟糕,出來太久了。」這話打斷了九喇嘛的思緒,柱間慌張地從地上跳起,抱頭慘叫,「又要被唸了!」

  「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那就快走吧。」柱間率先往樹上跳去,再行第二步之前突然轉過頭看向正悠哉地享受日光浴的尾獸,「我們還可以再來找你嗎?」

  「找老夫幹什麼?」

  此言讓九喇嘛愣了下,但他想了想,他也確實很久沒跟人類接觸了。既然這次意外碰上了因陀羅和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他親眼見證這次的轉世結果,也能成為下一次尾獸們聚會時的新話題,說不定還能知道更多有趣的故事。

  「來找你玩啊。」

  想想守鶴那張不甘心又想聽故事的臉,九喇嘛回應:「隨便你們吧。」

  「那就下次見了。」

  九喇嘛看著在遠處化為兩個小黑點的柱間和斑,最後同時在視野中消失。

  隔天、後天、大後天……他老弄不懂人類的時間計算,總之柱間和斑在那之後也來找過他幾次,和他分享一些人類世界的趣聞和最新消息。

  某天他「無意」提起燒雞的美味,還得到柱間震驚的「原來你會吃人類的食物」如此一番話。

  真是失禮!縱然貴為尾獸,又如何能抗拒口腹之慾?

  「說白了就是個吃貨。」柱間吐槽道,接著被惱羞成怒的九喇嘛一爪拍在地板上。

  「我們會記得帶的。」

  聽聽!這才是人該說的話嘛。

  九喇嘛滿意地點點頭,想必斑未來定大有成就。

  隔天兩人不只帶了他心心念念的燒雞,還帶了其他各式美食來,除了混在其中的蘑菇雜飯不得他的心被他推到一旁,他無視柱間嚷嚷著蘑菇雜飯的美味,其餘的食物吃得樂開懷。

  九喇嘛最後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在離開前柱間告訴他:「停戰時間過去了,明天又要繼續上戰場,好一陣子不能過來,你要保重啊,九尾。」

  「臭小鬼,別叫老夫那個難聽的稱號。」他嫌棄地揮爪,「老夫可是有『九喇嘛』這個神氣的名諱。」

  「原來你有名字啊?」不只柱間,連旁觀的斑都驚訝了,但掩飾得極佳,不像柱間坦然表現,「下次見,九喇嘛。」

  「可別死了啊。」

  哎,好一陣子沒人給他帶燒雞、說故事跟聊八卦了。

  九喇嘛地雙爪扶地趴在地板,心裡有些難過。

  這兩個小鬼未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儘管後來的他恨不得回去掐死那個不聽小天使警告、偏要出去找樂子,不聽勸的下場就是可憐兮兮地長期被關在人類體內成為力量來源,還害他被守鶴嘲笑的自己。現在的他仍不禁想像起下次見面,興起莫名的期待。

  

  


  

  

  某天在回家路上突然蹦出來的腦洞,恰巧許久未寫文,正想找一個梗來逼著自己每天寫,結果每天寫一點寫一點就跑出這篇了。

   跳坑頗久但還是頭一回寫火影相關的同人,對這篇的相關設定之後出現的時候會慢慢解釋,還請多多指教。

創作者介紹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