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劇情都是虛構的請不要當真。

─如果不能接受,請隨時按下右上方親切可人的離開,謝謝配合。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4.上錯食物

  

  他應該可以說是了解まふまふ的蛋糕到底有多麼可怕的人了。

  甚至連身為まふまふ戀人的某人都比不上他。

 

  輕咳了下,他放下手中的杯子,平復自己臉上得意的神情。

  他不想就這麼一口飲盡這杯難得的咖啡,哪怕上頭的花朵扭曲到勉強還能稱為是心型,他卻覺得格外美味。

  「笑什麼?」還紅著臉的男孩不悅地瞪了他一眼,「嫌難喝就還給我。」

  「沒這回事,非常好喝。」聽見如此無反擊力的話語,差點笑出聲的他連忙正色道:「天月くん泡的怎麼可能難喝呢?」

  「少油嘴滑舌的。」聽見真正調戲的話語,男孩反而不害羞了,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又重新拿了個杯子打算繼續練習。當男孩端起裝有奶泡的鋼杯準備動手時,身子突然頓了下,接著放下手中的物品,勾起帶有深意的笑容,切了塊鮮奶油草莓蛋糕裝盤,附上叉子遞給他,「請你。」

  「哦、謝啦。」早把「拒絕」從應對男孩的行為中去除,他反射性地接手男孩遞來的一切物品,然後他突然想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這蛋糕是誰做的?」

  「當然是──」天月刻意拉長了尾音,帶點小聰明的頑皮神情也同樣令他動心不已,「まふくん。」

  一聽見這名字,他渾身都不好了。

  端著看起來美味可口的鮮奶油草莓蛋糕,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就像之前提到的,他早在男孩來工作前,就是這裡的常客了,也因此他看著這家咖啡館從一開始的門可羅雀,到後來累積一定客源後穩定經營。如今已是小有名氣,經常有外縣市的人特地前來光顧。

  他說自己是見證人也不為過。

  雖說被他稱為惡魔的男人因為擔心自家情人,最初也是天天前來報到,但他後來被學校選中前往國外的緣故,在當時忙得焦頭爛額,也無法時常光顧了。

  於是乎,那個男人也逃過了被當作實驗白老鼠的日子。

  一開始他毫無防備,只要まふまふ把蛋糕端來請他試吃,他就理所當然地吃了下去。

  免錢的不吃白不吃啊!

  胖死他也甘願。

  然而在某一天,まふまふ同樣在他入座後,端來咖啡和蛋糕。

  精心裝飾的巧克力蛋糕惹人垂涎三尺,他當然也逃不過蛋糕的誘惑。

  「請吃吧。」まふまふ笑咪咪地說,「要認真告訴我意見哦,這是要送給そらるさん的生日蛋糕試作品。」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對方沒提,他差點給忘了。約莫一個月前他們還在居酒屋喝得爛醉幫まふまふ慶生,而這兩人的生日其實相當接近。

  那麼他也該想想該送什麼禮物才好了。

  邊思考邊切下蛋糕,放入口中,微苦的黑巧克力和甜蜜的白巧克力配合得相當好,底座被敲碎壓平的餅乾也不惶多讓。

  「非常好──嗯?」

  正當他大力稱讚到一半,他發覺自己好像咬碎了某種東西。

  接著他立刻變了臉色,一把奪過桌上的咖啡灌下。

  天、天啊!

  這如此複雜的滋味,又苦又辣,酸中帶甜,混合在一塊兒真是令人難以形容的一大殺器。

  最可怕的是,他發現喝下咖啡後,並沒有緩和那奇怪的味道,反而更加深了味道,讓他立馬摀著嘴,撞開抱著肚子哈哈大笑的まふまふ,衝進洗手間對著馬桶大吐特吐。

  綠著臉從洗手間走出,虛脫地坐回沙發上,無力地說:「你、你──」

  這下好了,他連講句話都沒力氣。

  「まふまふ特製生日蛋糕。」笑得止不住淚的まふまふ如此說著,「很好吃對吧?」

  他本以為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只是對方拿錯了盤子,端了另外一塊蛋糕給他。

  但很顯然並不是。

  正想大力吐嘈那個取名法的他,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這……這是そらるさん的生日蛋糕吧?」

  「是啊。」まふまふ用力點頭,鼓著臉道,「我覺得還可以再改進。」

  そらるさん,你平常到底是怎麼對待まふくん的?

  他突然覺得生日禮物送腸胃藥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默默地拿起桌上的衛生紙擦嘴,接著他看向認真思索的まふまふ──

  「我覺得再加點香菜會更好。」

  他拉著對方的手,由衷地說道。

  後來慶生時,他沒能看見そらる吃下那塊蛋糕時的表情,只因他們倆決定把蛋糕拿回家慢慢享用,所以沒當場品味。

  但他相信那肯定精彩無比、變化萬千。

  因為隔天上課時,他看到了扶著腰在他旁邊拉開座椅的まふまふ,坐下後一秒趴在桌面上裝死。

  至於為什麼是坐他旁邊呢?很簡單,因為這堂通識課そらる自己沒選上,所以「告訴」他千萬要顧好對方。

  「結果呢?」他好奇地問。

  まふまふ把臉轉向他,面有難色,「成功是成功了……」

  「嗯?」

  「不過他才剛吃下去就砸了那塊蛋糕。」對方惋惜地說,「都還沒品嚐到呢。」

  「這就是所謂的第六感吧?」同樣覺得相當可惜,他好想、好想看見對方變臉的那一剎那啊!

  「然後倒楣的就是我了。」

  他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最後拍拍まふまふ的肩膀,「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啊、對了。」まふまふ狀似純潔無害地眨著眼,笑吟吟地表示,「そらるさん問起誰是共犯的時候,我可是老實告訴他了哦。」

  「……」

  他無語地看著毫不猶豫賣友求榮的まふまふ,彷彿看見對方的背後,晃著一條他時常在惡魔身上看見的小尾巴。

  我跟你沒仇吧!

  「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まふまふ揚起燦爛的笑顏,那笑容像極了他的戀人,「你說是吧?」

  ……他現在逃離日本還來得及嗎?

    

  「不吃嗎?歌詞太郎さん。」雖是疑問句,但男孩微笑著把盤子往他這又推了一點,不容拒絕的態度一覽無遺,「很好吃的。」

  「我相信你。」他認真地說,「但我不相信まふくん的蛋糕。」

  天曉得這些外表看起來正常的蛋糕,內芯到底是用什麼東西做成的啊!

  「真的?」

  「真的。」

  「我本來打算答應你去看這週末的展覽的──」

  對方帶點遺憾的陳述讓他豎起耳朵,立刻搶過盤子,毫不猶豫地切了塊往嘴裡塞。

  哪怕裡面包的是炸彈,和天月くん的約會相比,一點也不算什麼!

  「嗯、真好吃。」

  話雖如此,他仍慶幸這是一塊無添加任何異樣成分的正常鮮奶油草莓蛋糕。

  「我沒騙你吧?」男孩重新端起鋼杯,繼續他的練習,「記得等會兒給まふくん意見哦。」

  接著,把手中的杯子放在咖啡盤上,輕輕地向他推了過來。

  上頭有著比方才那杯更像樣的愛心拉花。

  「嘿、比剛才那杯好多了。」

  「熟能生巧嘛。」天月笑了笑,撿了幾塊餅乾裝盤遞給他,「所以就麻煩你多喝幾杯啦。」

  「沒問題。」

  即便男孩不拜託他,他仍然會自告奮勇地接下。

  他早忘記拒絕對方的方法了。

  不過……

  「給點獎勵吧,天月くん?」

  「什麼獎勵?」

  顯然他的回應並不在對方的預料之內,男孩歪著頭,以帶著茫然的眼神看向他,在他眼裡一切都可愛得一蹋糊塗。

  於是他傾身向前,湊近男孩的臉,距極進到他能看見男孩被他的行為嚇得微微瞠大的雙眸,輕輕地在嘴角印下一吻。

  直到他回到原位,男孩仍一臉難以置信地按著方才被親吻的地方。

  哎、比剛才那塊蛋糕甜多了啊。

  「謝謝招、嗚哇!」

  「大變態去死!」

  回過神來的天月紅著臉,一拳揮向他的臉,犀利的右勾拳讓他措手不及,只得向後倒去閃躲。

  但他忘了,櫃台前的椅子不是沙發,而是有一定高度的旋轉椅。

  所以椅子翻倒,他撞得頭昏眼花,後腦杓還腫了一塊,還不小心驚嚇到來訪的客人,以及在廚房內忙活的まふまふ。

  「哼、活該。」男孩瞥了眼按著傷口齜牙咧嘴冰敷的他,如此嘲笑。

  這吻的代價還真是大。

  值得嗎?

  他斜覬著正帶著商業化笑容招呼客人的男孩,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笑彎了眼。

   

  物超所值。

 


 

  抱怨一下今天ニコ的留言機制。

 

  不過是貼個字幕,被擋到我好想罷工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