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劇情都是虛構的請不要當真。

─如果不能接受,請隨時按下右上方親切可人的離開,謝謝配合。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2.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

 

  一見鍾情。

  最窩囊的是不敢承認的自己。

  

  他從來不懂咖啡。

  也不懂什麼叫做「高尚的品味」。

  相信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與他同類,價目表上列舉的咖啡清單光是要背起來就是一項功夫,所以他從來不去想咖啡豆的優劣,反正他也嚐不出來。

  不過有一件事是無庸置疑的──他喜歡看著櫃檯內哼著歌泡咖啡的男孩。

 

  他早在男孩來之前就是這裡的常客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和店長的情人是同班同學,在咖啡廳開幕的當天,光榮成為苦力的一員,被同學毫不留情地指使搬這搬那的,那個惡魔還半點罪惡感都沒有。

  幸好惡魔的情人是天使,於工作結束後的犒賞是一頓豐盛的下午茶──崇尚簡單就是美的他覺得咖啡和甜點就已經很豐盛了,酥脆的巧克力司康、小巧鮮豔的馬卡龍,再配上一杯香醇的咖啡、一本合口味的書,他悠閒享受了一整個下午。

  那一天唯一的不滿之處是,在打烊時刻一腳將他踹出咖啡店的惡魔。

  也是在當時,喜歡上這家咖啡館氛圍的他,成為了這家店的常客。

  男孩是在咖啡館正式開幕後的隔年,碰巧經過這條路時,看見貼在大門旁的「招募工讀生」廣告後才推開咖啡館的玻璃門,到櫃檯詢問工讀事宜。

  為什麼他會知道?

  因為當時他正坐在裡頭,老位置是在窗邊,抬起頭來就能看見外頭的景象,男孩匆忙跑過後又急忙剎車回來看招募資訊,站在門口沉思的樣子盡收眼底。

  最後,男孩下定決心,一把推開玻璃大門,清脆的風鈴聲告知咖啡館內的所有人,大家都是抬起頭看了下,又立刻恢復原來的行動。

  只有他,始終看著男孩。

  「您好,我要應徵工讀生。」

  男孩走到櫃檯前,向まふまふ開口,他的聲音和外表非常相襯,這是他對男孩的第二個印象。

  他知道以まふまふ的個性和喜好,一定會錄用這個男孩,而他也相信,他們倆一定能成為好朋友,如此也能讓暫住在國外的好友放心不少吧。

  好友的冷漠淡然只是外表,有長眼的人都心知肚明,這人鐵定是世界上最寵著まふまふ的人,同時也是最希望まふまふ能感到幸福的人。

  まふまふ停頓了一秒,隨即讓男孩先在旁邊稍等一下,因為還有位客人跟在男孩身後進入咖啡館,男孩點頭,站到不會阻礙工作的位置稍等。

  確認是昨天打電話來預定蛋糕的客人後,まふまふ拿出預購單,詢問蠟燭、盤子、叉子等等數量確認無誤後,結清款項,最後將冰櫃裡已經封裝好的盒子遞給客人,微笑恭送。

  解下圍裙,まふまふ趁著無客人上門的空檔,拉著男孩隨意撿了一個空座位坐下,湊巧那位置就在他後方,男孩拉開單人沙發的時候還不小心撞上他的沙發,趕緊小聲地向他道歉的樣子不知為何令他心跳快了一拍,他低下頭,回覆:「沒關係。」

  男孩應該對這段小插曲沒有印象,但他迄今仍記憶猶新。

  「那麼,請你來個簡短的自我介紹。」まふまふ說道。

  「我叫天月,現為OO大學音樂系三年級,從外頭的廣告得知招募訊息,時間上無法勝任正職,所以希望能應徵工讀生。」男孩──天月短暫的自我介紹將まふまふ想知道的訊息都說了出來。

  他略感驚訝,還以為男孩只是剛成為大學生,沒想到都接近畢業階段了。

  人不可貌相啊。

  端起咖啡,輕啜,他微微勾起嘴角。

  まふまふ又問了幾個工作相關的問題,天月也依然流暢地回答,最後他們敲定時間,達成共識後,まふまふ走回櫃台,從抽屜中拿出雇傭契約遞給天月,略略看了下後無意見,天月低下頭,將零落的髮絲向耳後勾去,在契約寫明要簽名的地方一一簽上。

  他轉過身,向後看去,筆在紙上摩娑的聲音、一手按著耳後的髮絲、微瞇起眼簽著字的男孩,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失了速,卻捨不得不去看。

  「咳!」まふまふ不知何時站在他身旁,輕咳提醒他,他慌忙地恢復原本的姿勢,試圖裝作一副什麼也沒做的樣子,只見まふまふ挑起眉,朝他曖昧地笑了笑,隨即接過天月簽完名的契約,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天月下次工作時間後就回到工作岡位上了。

  男孩拿起自己的背包,向まふまふ微微鞠躬後,面帶微笑地離去。

  從他身旁經過的時候,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當下他趕緊拿起桌上看到一半的書本,慌張地遮住自己的臉,從上方的隙縫微微窺視著男孩的身影,留戀不捨地直到對方消失在視野內。

  看向櫃檯,まふまふ也正看著他,他們相視幾秒後,他握拳抵著唇,輕咳了下,接著端起杯子,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まふまふ想了想,比出一個愛心,朝他眨眨眼,接著又做出手槍手勢朝他開槍,笑裡藏著難以言喻的意味。

  「噗、咳!咳、咳──咳!」

  剛剛是假咳,現在是被咖啡嗆到的真咳,飛濺而出的咖啡沾上襯衫,這件淺綠色的襯衫已經沒救了。

  他拍著胸口試圖緩過氣,等到舒服些了後,他盯著自己的手掌一會兒後,低下頭一把摀住自己的臉,遮掩泛紅的臉頰。

  他知道,まふまふ肯定會將這件事告訴那個惡魔,然後在今天晚上,他肯定會接到來自國外嘲諷電話,大肆嘲笑他的失態。

  更是因為,自己竟然為初次見面還不到三十分鐘的人動了心。

  他重新回到男孩到來前的姿態,翻閱著書,這次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

 

  完蛋了,他。

 

  ※

 

  「歌詞太郎さん?」

  感覺到一股力道輕拍他的肩,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抬起頭,有人站在他旁邊,彎下腰歪著頭注視著他。

  他瞇起眼,尚未聚焦的瞳孔讓他的視野一片模糊,不過這並不阻礙他辨識來人,畢竟他最開始注意到對方,可以說是因為對方的聲音對了他的胃口。

  接著感覺到的是肩上的重量,他清楚記得自己睡過去前是沒有的,向後抓去,柔軟的觸感像極了毛毯,等到視野終於清晰後一看,也確實是件毛毯。

  「哪裡不舒服嗎?」天月拉開對面的位置,一手支撐著下顎,鼓著臉對他說道:「需要我送我你回去嗎?」

  「只是昨天熬夜而已。」他打了個哈欠,拾起腿上的樂譜,隨意翻看著,接著靈光一現,抓起一旁的鉛筆,振筆疾書,「對了、還可以這樣──」

  「呵。」天月已經很習慣三不五時就進入無我境界的他,只是搖搖頭,無奈地說:「我再幫你端杯咖啡來吧?」

  「啊啊,麻煩你了。」他咬著筆頭,口齒不清地回應。

  「已經這麼晚了,就別放糖了吧。」他沒聽清對方低聲說著些什麼,不過他也沒空理會,「牛奶要嗎?」

  「要。」

  「放多少?」天月腳碰地向後挪開沙發,站起身子,高舉起手伸懶腰。

  「嗯……」他停下動作,想了想,才說:「天月くん的比例、吧?」

  「什麼跟什麼啊。」

  「不管泡什麼都好,」他抬起頭,笑咪咪地注視著相較初次見面時退去青澀、逐漸成熟的臉龐,但無論他們何時見面,他似乎總為這個人心動,「你泡的,我就喝。」

  「……待會我倒整包砂糖進去吧。」

  男孩紅了臉,沒好氣地回應。

 

 


 

 

 

  祝大家聖誕快樂!

 

  

 

  下禮拜六會放出年度總結,剛好為今年畫下句點。

  同時這篇是在Lofter的第五十篇發文,感謝各位的支持!

 

  

創作者介紹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