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劇情都是虛構的請不要當真。

─如果不能接受,請隨時按下右上方親切可人的離開,謝謝配合。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1.奇怪的顧客

 

 

 

  「歡迎光臨。」

 

  聽見懸掛於門板上的風鈴叮呤乍響時,他迅速放下手中擦拭到一半的馬克杯,大聲地喊出歡迎詞。

 

  原先坐在咖啡館內的客人紛紛抬起頭,確定無異常狀況後,又再次回到原本的動作。

 

  濃郁的咖啡香於室內環繞,多數人前來咖啡館的原因很簡單,為了尋求一份獨屬個人的寧靜感,一如既往經過這條路的時候,某次不經意地抬起頭,這才發現,原來這條街上開了家咖啡館,毫無預兆、沒有防備地映入眼簾。

 

  當下的他們往往是想逃避現實的人事物,前往一個不受俗事干擾的空間,關閉手機鈴聲、解除網路連結,帶著一本書、一台筆記型電腦,甚至是筆記本和筆,在咖啡館點一杯心儀的飲品,便能坐著一個下午。

 

  他會選擇這家咖啡館打工,同樣也是意外發現之後,好奇地進入探訪,隨即被店內氣氛吸引,就決定留在這了。

 

  「嗨。」腋下夾著筆電、左手提著包包的男人艱難地向他揮手打招呼,見狀,他趕忙衝出櫃台,接過對方手中的背包,總算鬆了口氣的男人向他道謝,「謝啦,天月くん。」

 

  「不客氣。」他笑了笑,這樣的情形幾乎每個下午都會出現一次,男人總是提著包包,夾著筆電,初次見識時,他還建議對方可以分兩次拿取,但轉眼間他已然習慣這樣的場景。

 

  他替男人將包包放置到老座位上,從圍裙前口袋中抽出點菜單,禮貌地詢問,「請問今天的糖和牛奶?」

 

  「嗯……牛奶要,不過咖啡苦一些。」男人想了想後又說,「乾脆別加糖好了。」

 

  「工作很不順啊,歌詞太郎さん。」他隨手紀錄男人的需求,順帶關心一下對方的狀況。

 

  「確實不是很順利啊。」伊東歌詞太郎苦笑著說,「卡在一個地方,團內無法取得共識。」

 

 

 

  最開始打工的一個禮拜,他一直覺得這個男人是個怪人。

 

  第一天點的是美式,要求加糖加奶。

 

  第二天男人再來時,點了與前一天一模一樣的內容,接著第三天也是如此。

 

  第四天,因為這人連續三天前來,也都點了一樣的東西,所以他記住了對方的長相,畢竟對方確實是個帥哥,還總揚著溫暖的笑容和他交談,也記住了對方的口味。

 

  第五天、第六天,也毫無例外。

 

  然而到了第七天,在他已經可以不用詢問對方口味的情況下,禮貌性問問,其實已經直接打單的時候,這男人卻立刻阻止了他,一臉慘淡地要求,「純黑,糖、牛奶都不要。」

 

  也因為那表情看起來太過悲慘,他終於放棄了服務業的一項信條「別打聽顧客的隱私」,試探地問了下,隨即才在對方的解釋下得知緣由。

 

  簡而言之,伊東歌詞太郎是個會根據工作順利與否,來決定口味的人,然而他還是頭一次見到口味如此瞬變的人,送出黑咖啡的同時,也還是附上糖與牛奶。

 

  等他回到櫃台站定後,只見伊東歌詞太郎直盯著用小巧的陶瓷壺承裝的牛奶,一動也不動,在他處理掉好幾份單後,那男人還是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他不禁想,該不會這人有什麼隱疾吧?

 

  觀望一會兒後,正當他打算上前拍拍對方的肩膀,詢問一下需不需要幫忙後,伊東歌詞太郎突然將椅子往後推,站了起來,砰的一聲倒掉的椅子還嚇到了隔壁桌正在倒牛奶的客人,牛奶灑得滿桌都是,客人趕忙搬起桌上的筆電,見狀,他趕緊拿著抹布和拖把,衝上前幫客人處理。

 

  隨即,伊東歌詞太郎掀開筆電螢幕,飛快地輸入著,過了幾分鐘後,才如釋重負地蓋上筆電的螢幕,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將糖和牛奶全部倒入咖啡內攪拌。

 

  於是他知道,對方的工作已經順利解決了。

 

  於此同時,也為他帶來了更多的打掃工作。

 

 

 

  加糖加奶是工作順利無異常的象徵,根據工作的卡殼程度,會調整糖的攝入量,只有到最悲慘的情況下,這人才會連牛奶都不要。

 

  而他也是某天路過商店圈的大型螢幕廣告時,定格在畫面上的「作詞作曲:伊東歌詞太郎」訊息,他才知道,這男人是搞音樂的。

 

  「そらるさん說,有需要可以找他幫忙哦。」本該一直躲在廚房內的店長まふまふ笑嘻嘻地和熟客們打招呼後,走到他身邊,搭著他的肩說道,「不過要請客。」

 

  「真的有需要當然會找他啦。」伊東歌詞太郎心有餘悸地說,「可你們倆上次可是削了我一頓大的!」

 

  「感謝招待。」まふまふ舔舔唇,「我還想再吃一次。」

 

  「讓そらるさん請你吧。」

 

  打鬧完的まふまふ又繃繃跳跳地走回櫃台,揚著炫目的微笑招待上前的客人,他瞥了下櫃台方向,不是熟客,而まふまふ又露出燦爛笑容的時候……

 

  果然啊,男客人呆愣在原地,他撕下單,走到櫃檯,遞給まふまふ,「外面我來吧,你進去。」

 

  「好!」果斷回應,まふまふ立刻放下手中的觸控筆,快步走回廚房。

 

  「不好意思,您要什麼?」

 

  他掛著營業用的笑容,看著回過神來卻紅了臉的男客人趕忙抬頭看菜單,結結巴巴地道出想要的餐點,不時偷瞄通往廚房的門,拿到餐點後還依依不捨地三步一回頭。

 

  在客人離去後,他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這情況自他打工以來,已經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

 

  他倒出壺中的咖啡,輕輕地擺上盤,放了一顆糖球,端起一小壺牛奶,全部放上托盤後,他想了想,又從一旁的籃子中拿了幾塊餅乾,用另一個盤子裝好,才端著托盤出去。

 

  「您的餐點。」

 

  「謝謝。」

 

  等伊東歌詞太郎拿起佔據桌上空間的書本後,他才將托盤上的物件一一擺上桌子,微微鞠躬道,「您的餐點已全部上來了。」

 

  咬著筆桿,拿著樂譜的伊東歌詞太郎顯然沒有理他的餘裕,已經進入無我境界的男人只是向他擺擺手表達理解,隨即繼續和樂譜奮戰。

 

  直到手中的樂譜寫畢,放回包內後,他又再次看到男人露出如同那次第七天所看見的笑容,滿足地將糖和牛奶全部倒入咖啡內攪拌,啜飲,隨即困惑地看著桌上的餅乾。

 

  男人看著他,對他指了指那盤餅乾,他勾起嘴角,無聲以口型回應,「加油。」

 

  伊東歌詞太郎頓了頓,以同樣的方式回覆他:「謝啦,天月くん!」

 

  他回以微笑。

 

 

 

  奇怪的顧客。

 

  奇怪的店長。

 

  奇怪的工讀生。

 

  奇怪的咖啡館。

 

  

 

  他們都只是同樣存在於世界上的,另一道風景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