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都是虛構的請不要當真。

─這是空空點的文
─如果不能接受,請隨時按下右上方親切可人的離開,謝謝配合。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29. 只要你幸福就好(luzkain

   

  

  「luzくん,我、我要推出首張個人專輯了。

  一如既往的夜晚,在他回到家剛坐上沙發,都還沒來得及喘口氣,kain便用這天大的消息砸向他,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的當下,他的表情或許相當可笑吧。

  「是嗎?」他聽見自己這麼說,「恭喜你。」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嗎?

  他靠著椅背,伸手順撫kain的髮絲,把對方頭髮搞得一團亂。

  理論上而言,他是應該替kain高興沒錯啦。

  能到達推出專輯的地步,kain的努力及實力可想而知,而這又代表著一種肯定──來自於粉絲們的支持與肯定。

  作為kain的戀人,又身為他的前輩,luz發自內心地替kain開心。

  但同時他也感分外心澀……一種像是自己的寶物被別人發現了的不滿凝聚心頭。

  他知道,kain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因為對方的天賦,實在是無可挑剔,憑藉音樂才能,再加上自身努力,他相信kain能走得非常遙遠。

  然而先步入這個領域的卻是他,但這並非指他比kain優秀,純粹只是契機問題罷了。

  張開雙手擁住齜牙咧嘴朝他撲過來的kain,任由對方把自己的頭髮弄成鳥窩,在相視著大笑。

  當中藏著幾分苦澀,不顯於形。

   

  ※

   

  最開始不過是單純地喜歡唱歌,並沒有把「歌手」最為未來的職業考量……或許他也曾幻想過,但卻沒有付諸行動的勇氣。

  成功的例子雖然比比皆是,然而失敗更是令人卻步。

  但是俗話說,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人永遠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哈?找我去幫忙?」他相信當下的口氣肯定是充斥著『你在開玩笑嗎?』的意味,他指了指自己,再次開口,「你沒搞錯?」

  「我沒發燒,真的。」同學嫌棄地揮開他探上額頭的手,解釋道,「只是主唱出了車禍,又悲劇地傷到腳,最近沒辦法上台了,老闆就要我們自己找人頂替。」

  「那也不該是找我吧。」他苦笑,「我不行啦。」

  「拜託啦,就這兩個星期。」看著其實並不熟悉的同學雙手合十,低下頭請求,饒是他也會覺得尷尬,甚至不知所措,「你長得帥,歌又唱得好,觀眾們一定會很喜歡你的,就算我拜託你了。」

  「真受不了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再拒絕似乎就不留情面,「我知道了,不過主唱一回來我就退出哦。」

  為了美好的校園生活著想,他不想得罪那些很吃的開的人,雖然他怎麼也想不透,到底為什麼對方會這麼肯定他能行。

  一想到要上台表演,就會不禁擔心起自己會不會忘詞、走音,甚至摔了個底朝天,到時重點就變成他的出糗秀而非樂團表演了。

  他更想到,也許到時候會有一堆爛番茄和臭雞蛋被扔上來才是……他要不要換一件自己比較沒那麼喜歡的衣服上台呢?

  就算是已經在後台休息準備,早沒了退路的時候,他仍是戰戰兢兢,深怕自己會成為下一期的網路紅人……因為太過失態。

  腦子盡是些悲觀想法,令他有種想趁著月黑風高殺人夜來毀屍滅跡的衝動。

  「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他拉鬆勒住脖子的襯衫領口,覺得有些喘不過氣,握住麥克風的右手掌心在出汗,甚至顫抖。

  「想得美啊你。」同學一巴掌拍在他背上,疼痛令他瞇起眼,步伐踉蹌,對方瞪了他一眼,高呼,「上台啦!」

  ……只能豁出去了。

  他用力握緊麥克風,視死如歸地跨上舞台。

  瞇起雙眼,舞台燈的炫目他還不能適應,所以無法像身旁的夥伴們一般笑容滿面地向台下的觀眾們打招呼,換來觀眾熱情的回應。

  他聽見某些人的細語,在詢問身旁的人為何主唱不是原先那個人,又問代替上台的是誰,做為一個沒有名氣的新人,他似乎為夥伴們帶來麻煩。

  「嗯、由於原主唱出了車禍,近期無法參與樂團演出,因此我們特別邀請了一位又高又帥的朋友,來替我們站台!」拉他上台的罪魁禍首用激昂的口氣敘述著,「讓我們掌聲歡迎luz!」

  名字是經過他同意後直接使用的,只因他腦袋當下只充斥著悲觀想法,無力再去思考更多的事情。

  雖然多數人表情仍是困惑,但依舊相當給面子地鼓起掌,令他稍微鬆了口氣。

  「開始囉!」

  夥伴朝他使了個眼色,他開始用腳打起節拍,內心默數八拍,深吸一口氣,開口──

  那個瞬間,他明白漫畫常出現的「只有自己一人的世界」是什麼樣的感受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唱完那首歌,也不記得自己有沒有走音、破音……到底唱的是好還是壞,他一點也不清楚。

  但聽見台下觀眾熱情的尖叫與歡呼,以及展現興奮的表情,他心裡驟然有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

  歡聲係種毒藥,而他沉溺其中。

    

  「演出大成功!乾杯!」樂團隊長高舉杯子,大聲呼喊。

  「乾杯!」

  他跟隨眾人一口飲盡杯中液體,氣泡飲料獨有的爽快嗆涼感,剎那間直衝腦門。

  鑒於他們都還未成年,商家堅持不賣酒給他們,所以樂團眾人只得用汽水來「將就」一下。

  「沒想到這次演出的反響這麼好!」鍵盤手感慨地說,雙手向後支撐在地,仰起頭顱呼了口氣,「luz人長得又高又帥,還這麼會唱歌,果然是天菜嘛。」

  「別開我玩笑了。」帶著悲憤的語氣令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我還怕我在台上腿軟呢,這都是你們的功勞。」

  這話聽著像是在拍馬屁,但他知道自己是真心這麼認為的,即便是在跨上舞台後,他也無數次心生退縮的念頭,並不認為自己有駕馭全場的能力──不過經過今天以後,他開始嚮往起那些能在台上輕鬆掌握觀眾的人。

  「之後也拜託你了。」樂團隊長兼鼓手如此說道,大力地拍了他的背,「好好幹啊!」

  「好的。」

  也許有一天,他也能成為那樣的人。

  在台上散發炫目光彩的人。

  他婉拒了續攤的邀約,微笑向打打鬧鬧的一群人道別後,將圍巾拉高些,抵擋陣陣寒風,高緯地區的冬天真令人受不了,然而如今的夏天也好不到哪去。

  位在深受熱島效應所苦的東京,他也只能感慨地想想罷了。

  「那個、請問……」感受到戳在手臂上的輕微力道,他轉過身去,瞧見一個看起來跟他年紀差不多的男生,厚實的衣物下尚能看出纖瘦的體態,對方眨著眼,問道,「你是剛剛在台上的主唱嗎?」

  「……如果你說的是某樂團的話,我是。」

  他相信當下的他是有些意外的,畢竟上台總是得禮貌上帶點妝,雖然他挺不情願,但也只能配合團隊,再加上舞台和觀眾之間還是有段距離,燈光交雜之下,現在能一眼就認出他,實在是不簡單。

  「剛、剛剛在台上唱得很棒哦!」認對人的男性顯得格外開心,興奮地拉著他的手這麼說,隨即發現自己的動作後才趕快收斂,「失禮了,初次見面,我叫kain。」

  「你好,初次見面。」他微微地笑了,「我是luz。」

  他們一起走了一段路,期間他聽著kain滔滔不絕地說明自己是多麼喜歡他的歌聲,哪裡唱得好,爆發力足夠,但也沒有避免疏失的部分,細細地傳達出自己非常沉浸在剛才地演出之中。

  他信,他真的信,一個能把他自己都不記得的部分講得如此清晰的人,絕對是非常專注地在看演出,而也許,kain更是箇中好手。

  不過其實這種類型的表演,品質相當不穩定,對方看起來也不像是會接觸夜店的那種人,又為什麼會去看他們表演呢?

  他問了以後,才得到對方回答,kain說自己只是被朋友拉出去玩,路過某家夜店,意外看見牆外貼著今晚的演出,心血來潮之下就進去聽了。

  得知kain還未成年後,他低聲警告了對方幾句,得到kain紅著臉地反駁,「你不也未成年嗎?」

  「我是去工作。」他義正詞嚴地說

  「還是未成年啊。」kain鼓起臉,下一秒他們相視而笑。

  有點幼稚的對話,不知為何卻令他分外開心。

  「以後你還會再上去唱嗎?」kain期待的眼神看了過來,於是他回答,「會啊。」

  kain微微瞪大了眼,像是看見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他不禁摸了下自己的臉,「怎麼了?」

  「不、沒事。」

  很多年以後他才知道,原來當時他露出的表情,叫做寵溺。

   

  最後一次站上舞台,相較於先前幾次表演都顯得更從容些,至少站上臺的時候,他還能有打量台下的餘裕,環顧一圈後,順利地找到坐在吧台向他揮手的kain,他也笑著揮了回去。

  「狀態不錯哦。」趁著調整設備的空檔,隊長轉著鼓棒,向他開口,「適應多了吧?」

  「嗯。」他點頭,用半開玩笑的語氣開口,「怎麼辦,有點迷上舞台的滋味了。」

  「別搶我們飯碗啊你。」對方拍幾下他的肩膀,最後捏了下,認真地說,「迷上它,然後才有駕馭它的資格,加油。」

  「……你也是。」他張了張口,欲言又止,最後只能低啞著回答這麼一句。

  正因他知道那並不全是玩笑,才無法正常回應。

  他握住麥克風,輕擺身子,哼了幾聲,揚起嘴角開唱。

  這次他記住了表演時的情況,無論是台下觀眾興奮地跟著節奏打拍子的樣子,還是身後的夥伴們,亦或者是kain閉起眼聆聽的專注模樣,他雖不能保證自己會記得所有細節,但初次掌握全場的感覺卻令他深深著迷。

  待所有夥伴接停止動作,他高舉著手,仰起頭,眼角餘光能看見其他人略帶驚訝的神情,但不包括隊長,對方笑中隱含深意。當時他無力揣摩,只將麥克風湊近嘴邊,「辛苦了,我們再見啦!」

  收拾好設備,結束所有例行公事後,他從後門離開,剛打開門,便看見和他約定好的kain靠在牆邊,低頭滑著手機。

  「抱歉,讓你久等了。」將汗濕的瀏海往後撥去,他調整著粗重的呼吸,劇烈的心跳慢慢回復平靜狀態。

  「沒事,我才剛剛過來。」kain收起手機,笑吟吟地說,「知道你們沒那麼快。」

  「你這話是在說我們沒效率嗎?」

  「我可沒說。」伸手摀住嘴,kain眨著眼回答,但眼中盡是戲謔。

  「你這傢伙啊……」他搖了搖頭,一臉無奈。

  他跟著kain走至一家頗受好評的簡餐店,叫了餐點,吃了幾口,他才開口,「今天的表演如何?」

  「非常棒啊。」kain喝了口水,抿了抿唇,思考了一會兒,又說,「不過還是有幾個地方唱走音啦。」

  「你耳朵還真尖。」才開心幾秒就被打回原形,不過他也清楚自己犯了哪幾個錯誤,只是當下氣氛使然,所有人都沉浸在表演內,沒有人會不識相地進行糾正。

  kain笑了笑,指向自己的耳朵,「這是我的長處嘛。」

  「不過,這是最後一次頂替了。」他放鬆向後靠去,「總覺得有點失落啊。」

  「喜歡上舞台了嗎?」kain意外的平靜,晃了下杯子,所剩不多的冰塊發出輕微撞擊聲。

  「也許吧。」

  直到最後,他才知道自己其實捨不得離開舞台。

  「那何不繼續下去呢?」kain輕柔的語氣讓他楞了下,「繼續站上舞台。」

  「……我能行嗎?」盡力穩住略微顫抖的聲音,他嚥了下唾液。

  「不管最後結果是什麼,」他聽見kain這麼說,「最重要的是問心無愧。」

  是嗎?

  他用手摀著臉,緊抿著唇。

  原來他竟是如此渴望能再次登上舞台。

  能再次感受,那掌握全場的滋味。

    

  ※

    

  然後他走向歌手的道路,路上有父母、兄弟姊妹,來自各方的支持,但最重要的是……有kain相伴。

  隨即kain跟隨他的步伐,在他之後不久,也開始接觸這個圈子,從最開始的混音,接著編曲,再來是自己作詞作曲,最後開口歌唱。

  雖然慢了幾步,但kain仍舊是走到了這裡,到了出專輯的這個轉捩點。

  「你不開心嗎?」kain面對面坐在他腿上,輕柔地撥開他臉頰邊的髮絲,「不為我開心嗎?」

  「不、怎麼可能。」他輕吻了下對方的嘴角,「我這是開心到說不出話。」

  是啊,就像對方曾經推著他走到這個位置,他也沒有不反拉對方一把的理由。

  雖然他的寶物即將嶄露在眾人面前,也許不再專屬他一人──但那也無妨。

  只要你幸福就好。

   

  「そう、君が幸せなら、僕も満足だ。

  語畢,他吻上kain的唇瓣。

  零距離地感受,那近在咫尺間的喘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