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私設,雷者慎入。

─可以說是無CP,無著重於感情戲。

(上)篇請點這。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5.

  「前面搶劫的混蛋!給老子站住!」

   一聽見這句話,他第一個反應絕對不是衝上前去攔截,而是在心裡暗罵髒話。

  就知道命運之神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他轉過頭去,看見嫌犯正朝他直衝而來,手中拿著一個背包,身後有兩名追著跑的人。

  一位是年輕的小夥子,拖著一只傷腿奮力追逐,臉部表情相當猙獰嚇人。

  另一位則是穿著筆挺藍色制服的帥氣警察,與他同樣是聽見叫喊聲才行動的,正以嚇人的速度追著跑,就只差一點兒就要抓住嫌犯的衣袖了。

  「快讓開!」歹徒大叫著,大有撞開他繼續跑的架式。

   縱使他恨不得逃離現場,但身為一個正常男性,聽見搶劫的呼救,在能力所及範圍內,不上前幫忙好像有些說不過去,因此他仍是伸手阻擋朝他奔跑而來的現行犯。

  一瞧見他伸手阻攔,歹徒立即改成揮舞手中的背包,試圖直接闖越。他無奈地嘆氣著,拉住對方揮動的手,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隨後膝蓋向上,準確撞在會頓時令人反胃無力的位置,而歹徒也霎時跪地乾嘔。

  他拍了拍掉在地上的包,隨即還給追逐得氣喘吁吁的年輕人,年輕人朝被趕上的警察制住的歹徒惡狠狠地比出中指,隨後揚起開心的笑容,拉著他的手直道,「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助!請讓我報答你!」

  「不、其實沒什麼。」

  今天怎麼老是遇見要報答自己的人呢?

  他表示很無辜。

  「你不知道這包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東西!」年輕人堅持抓著他的手,他又不好意思直接揮開,也只能任由對方抓捏,「這個背包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送給我的,所以請務必讓我報答你!」

  「真的不──」他拒絕的話語還掛在嘴邊,就被已經將嫌犯搞定的警察先生拍了下肩膀阻止。

  「這位先生,非常感謝你的幫忙。」雖然說著感激的話,但警察先生的臉上卻是冷如冰霜,面不改色地繼續道,「但請你和那位年輕人都隨我回警局做筆錄吧。」

  今天真不是個適合出門的日子。

  他苦哈哈地上了警車,坐回警局接受筆錄,一路上仍是不斷地受到年輕人的詢問,打探他想要什麼樣的報恩。

 

 

06.

  生平第一次做筆錄,他有些坐立難安,畢竟警局本來就有股森嚴感,讓人望而生怯。

  「別擔心,問題都很簡單的。」方才的警察坐在他對面,出聲像是在安慰他,但表情卻一分也沒變過,邊抓著筆熟稔地填著筆錄單上的內容,邊告知他流程,「先生,請借我看一下你的證件。」

  他掏出放在口袋中的錢包,從中拿出了身分證,放在桌上推給那名警察。

  「伊東歌詞太郎先生,是吧?」

  他點點頭,表示完全正確。

  不過他有些疑惑,身分證都給了,還需要問嗎?

  「雖然有點失禮,但這是義務詢問。」瞧見他的困惑,警察先生出聲解釋,於是他再度點頭,表達他的理解。警察先生又繼續問,「您的戶籍不在這兒,今天為什麼會到這兒來呢?」

  「呃……這也是義務詢問嗎?」

  「不,純屬個人好奇……不方便說也無妨。」

  「其實也沒什麼不方便的啦。」

  他搔著頭,一五一十地把從今天早上開始的悲慘生活告訴眼前的警察先生,他說得格外委屈,因為他也需要發洩的管道。

  「嘿、所以是太倒楣才打算休假的?」在兩人見面以來,警察先生第一次換了表情,揚著興味盎然的笑容,增添了幾分年輕感。

  「是啊,今天可是我今年最倒楣的一天。」他老實地說,「想著回家休息可能比較不會再出事,就請假了。」

  「嗯……換個角度想如何?」警察先生交疊起雙腿,雙手優雅地放在膝上,「或許今年最倒楣的一天能讓你遇上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若真是如此,那就太好了。」他誠懇道。

  「好事多磨嘛。」警察先生像是想起了什麼事,瞬間放柔了表情,「別那麼悲觀。」

  「說的也是。」

  若是今天的倒楣事都是為了換取那最幸運的事──其實世界還是很美好的,對吧?

  「謝謝你的開導。」他感激地對警察先生說。

  「這不過是個人經驗罷了。」警察先生擺擺手,遞了一張紙給他,「感謝你的協助。」

  他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該結束這次的談話了。

  他低頭看著手上的紙,原來是一張由警局頒發的感謝狀,表揚他的熱心助人。

  對了,可沒時間在這裡打混。

  得趕緊逃才行。

  想起方才堅持不已的年輕人,他急忙向外奔去。

  本想趁著年輕人還未做完筆錄時離開,但對方卻早已料到他的行動,讓警局裡的人幫忙盯著他,害他在門口就被人給攔下,請他『務必』留下來,不知情的人說不定會以為他才是嫌犯呢。

  然後他就被結束筆錄的年輕人給逮住,礙於對方的傷腿,他又不好意思直接推開,以免弄個不好,導致對方傷勢加重。

  於是兩人又開始剛才的報恩與推拒行動。

  「伊東先生,若您不想接受獎勵金的話,」聽見騷動聲的警察先生追了出來,無奈地看著眼前的情況,受不了他倆僵持不下的警察先生最後終於出聲,喚出從方才的筆錄得知的姓名,提出意見,「何不讓這位年輕人請你吃頓飯呢?」

  「可是……」

  「就這樣吧,伊東先生。」為了避免他再次推拒,年輕人當機立斷地打斷了他的話語,笑咪咪地說,「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非常好吃的下午茶哦。」

  「……那就麻煩您了。」

  最後,他決定放棄掙扎,接受對方的報恩。

  

 

07.

  和健談的年輕人一起吃了頓下午茶,他開始覺得今天其實沒那麼糟糕了。

  至少現在的他,能將今日的經歷當作故事,告訴坐在對邊的年輕人,讓對方笑得不能自己。

  「要衰得這麼徹底,也真是不容易呢。」年輕人抹去眼角的淚水,相當不客氣地說。

  「是啊。」他自己也相當無奈,「所以我這不是趕快彌補了嗎?」

  「咳、要我說啊,」年輕人清清嗓,喝了口水,「男人就該豪邁地迎接一切。」

  這種時候,到底該不該承認自己是個男人呢?

  他認真地想。

  「意思是不能逃避?」語調略高,當中包含些許不滿,他總覺得對方有些事不關己的意味在。

  「不、我的意思是指要勇於接受。」大概也理解到自己的話讓他誤會了,年輕人略帶歉意地說,「是我沒說清楚,真抱歉。」

  「也是我太尖銳了,同樣深感抱歉。」他的確有錯,不該遷怒於他人。

  「俗話說得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年輕人沒繼續道歉個沒完,直接切入正題,「說不定會有意外的結果呦。」

  「如果是,那就太好了。」

  今天似乎是第二次聽到類似的話語了,他心忖。

  他的確不該這麼悲觀,為自己遭受的倒楣事怨懟世界。

  「那麼,今天就這樣吧。」年輕人看著手機上傳來的訊息,勾起微笑,「我要去續攤了。」

  「路上小心。」這麼說的同時,不忘和對方交換了電話號碼,「下次見。」

  目送有事要先離開的年輕人後,他仍舊小口小口地啜飲著茶杯中的甘美液體,這頓茶吃得雙方都無比愉悅。

  這家下午茶是真的不錯,無論是甜品還是茶飲,他都給予相當高的評價。

  更別提陪同的人,那更是為這段時光大大的加分。

  而在下午茶結束後,也到了他該回家的時間了,於是他飲盡茶水,起身將椅子靠攏後,離開了這家店。

  他也該回歸現實,成為世界的一員了。

  

 

08.

  他悠哉地漫步在往捷運站的路上,邊觀賞風景,邊打量著周遭的店家。

  驟然間,他看見一家花店,上頭的招牌寫著從下午得來的名片上看見的名稱,而熟悉的青年則在門口哼著歌,一一為花朵澆水。

  在他發現青年的同時,青年也對上了他的視線,對方眨了眨眼,向他招手,示意他前來這裡。

  「先生,擇日不如撞日。」青年笑吟吟地捧著常見的塑膠澆花器,說出一句讓他不自覺聯想起算命的人的話,「就讓我現在送你束花吧?」

  「也好,就現在吧。」

  他已經沒打算拒絕別人的好意了。

  也許他會碰上什麼好事也說不定。

  跟著青年的腳步,他踏入了裝潢雖簡約樸素,卻別有一番風味的花店,各類花朵欣欣向榮,洋溢著春天的氣息,看得出青年是多麼用心在照顧這些花。

  「有什麼特別喜歡的花嗎?」青年將澆花器放回架上,放下捲起的袖子,歪著頭問他。

  「不、我不懂這些。」他搖頭,一向對這些脆弱易碎卻美麗無比的植物沒轍。他屬於種一盆死一盆的植物殺手,所以平時也沒想買這些盆栽來使它們備受摧殘,「就任你選擇吧。」

  專業的事,還是交給專家比較靠譜啊。

  「這樣嗎……嗯……」大概也能知道他在顧慮些什麼,青年低吟沉思著,靈動的雙瞳專注於此刻而更顯得動人,修長的手指輕點著桌面。

  「那就不要盆栽了。」過了一會,青年決定放棄贈與盆栽類植物,選擇抱了束向日葵,捧給他,嘴角噙著惡作劇的笑容,「這,可以選擇送給心儀的對象。」

  「……可我剛剛才被甩。」他無語地捧著開得燦爛的向日葵,摸摸鼻頭說道。

  「沒關係,那就將花送給美好的邂逅吧。」

  「借你吉言。」

  他坦然直視希望能看見他狼狽模樣的青年,只見對方略顯失望地癟癟嘴,隨即鼓著臉假裝生氣。

  他笑得坦蕩。

  如果能再來一場美好的邂逅,今天也不是那麼悲慘對吧?

  他抱著方才收到的向日葵,向青年道別離開,在他走出店門時,肩膀撞上正好要進門的男人,他趕忙向對方道歉,這才有空打量進門的人,於是發現這又是位熟人啊。

  「啊、是剛才的警察先生,又見面了。」他微笑打招呼,「你好。」

  冷漠如冰的男人只是點頭示好,隨後再次邁開步伐。

  似乎,裡面有更值得警察先生掛念的對象啊。

  他摸摸鼻子,好奇地駐足,靜靜觀看。

  他看見青年欣喜地迎上前,輕輕親吻冷漠的警察先生,而警察先生柔和了眼底的冰霜,輕柔地將青年擁入懷中,回吻。

  如果能談一場相知相惜的戀愛,似乎也不壞。

  透過玻璃窗關注店內相擁的兩人,他真心這麼想。

   

 

09.

  沒有不識相地留在原地打擾那對戀人,他繼續踏上前往捷運站的路途。

  晚霞的溫煦襯著盛放的向日葵,也襯著路人越發寂寞的背影,恍若在凸顯他的孤寂。

  唉,他也好想談個戀愛啊。

  正當他嘆息著自個兒悲慘的單身命運時,突然聽見一陣聲響,夾雜著急促奔跑的步伐,語速匆促而慌張。

  「等等、哇啊──ルア你、你要去哪啊──等等我!」

  而聲音的主人似乎還離他越來越近了。

  下一秒,一隻巧克力色的吉娃娃從轉角衝出,身上還掛著遛狗用的牽引繩,拖在地板上,揚起一陣飛塵,動作靈敏地跳到一旁堆疊的箱子上,在上頭靈巧交替跳動,隨後撞上他的胸口,一把將他撲倒。

  前腳用力地踹在他的臉上,後腳則踩上向日葵花束,使得原先盛放的花朵一下變成可憐兮兮的殘缺樣。

  所以今天的悲慘命運果然還沒結束嗎?

  腦袋撞得眼冒金星,他忍不住喟然興嘆。

  仰躺在地板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愣愣地看著吉娃娃一派自然地踩在他身上,嗅聞著那束已呈現凌亂狀的向日葵,吉娃娃還時不時抬起頭,衝他發出小聲但愉悅的吠叫。

  「ルア快下來!」匆忙趕上的男性慌張地將他身上的小狗抱起,伸出手試圖拉他一把,「真、真對不起,這位先生你沒事吧?」

  他將手伸向對方,被對方拉著坐起,這時才回過神來,瞇起眼看著拉起他的男性,習慣性地上下打量著。

  啊,是我喜歡的類型呢。

  他得出了結論。

  「我沒事。」他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略帶遺憾地表示,「不過花就……」

  「呃、要不,我再買一束還給你吧?」不知該如何是好,男性羞赧地搔著臉頰,嘗試著提出補償。

  「不。」他把玩著捲曲的花瓣,「我不需要你賠我一束花。」

  花,沒了,就罷了。

  如今,他有了更想要的。

  「那你需要什麼呢?」聽出他的言下之意,男性小心翼翼地問。

  看著眼前認真的臉孔,他揚起燦爛的笑容。

  他現在突然明白自己今天會這麼倒楣的原因了。

  他開口──

  「陪我吃頓晚餐如何?」

  

 

10.

  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話,『禍福は糾える縄の如し因禍為福。成敗之轉,譬若糾墨。)』

  成敗並非絕對,端由個人造化。

  興許他會埋怨,今日盡是些倒楣事還全給他碰上了。

  亦或許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盡在,燈火闌珊處。

 

  如此,也說不定呢。

 

 


 

  

  為什麼會寫這篇幾乎可以說是無CP的文章呢?

  因為,這是我今年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恭喜自己度過18歲生日。

  

  生活並非時時刻刻都充滿激情。

  相對而言,我更喜歡描寫這種平凡的、單純的日常生活。

  我們或多或少都會遇上煩心事,所以這篇看來或許格外親切也說不定哦。

  

  總之,若是能喜歡上這篇無激情的文章就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