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私設,雷者慎入。

─可以說是無CP,無著重於感情戲。

(下)篇請點這。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0.

 

  他自認是個平凡人。

 

  喜歡在早晨時泡杯熱騰騰的咖啡,丟下半顆方糖,坐在電視前看著今日的新聞,以免與世界脫節。

  上班時喜歡和同事們一起窩在休息區,邊吃些小點心,邊抱怨老闆不知民間疾苦地安排工作,讓他們生不如死。

  下班後偶爾會去居酒屋,在隔天放假的情況下大肆暢飲。享受一下身為人的小小樂趣,抒發自我。

  所以他自認是個平凡人,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

  然而就在今日,他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特殊性。

 

  ──能衰到這個地步,似乎一點也不平凡啊。

 

 

01.

 

  「獅子座的你要特別注意,今天是你本年度運勢最不好的一天哦!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不要一步也不要離開家門。但如果要離開家門,也一定要有心理準備,自己可能會碰一些難以解決的困境。給親愛的獅子座的你一點小小的建議,如果遇上困境時,請不要吝嗇地答應別人的要求,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呦。再來是處女座……」

  他正捧著茶杯啜飲,觀看早晨新聞,這是他每日的慣例,在上班前享受短暫的寧靜時光。

這個新聞頻道的星座專題相當出名,姑且不論其準確度如何,光是美女主播的微笑就能吸引不少人的注意力。

而星座議題一向是受到大眾歡迎的環節,他認為寧可信其有,所以總是秉持認真地觀看。而人會特別關心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物,他也不例外,因此在進行到獅子座的時候,他同樣會格外關注今天的狀況如何。

……但是,即便他如何樂觀面對,看到被說得慘不忍睹的今日運勢,彷彿一踏出家門就會出事一般,依然莫名心寒。

可是不上班又不行。

他困擾地想。

地球仍舊旋轉,生活還是得過,並不會因為他一人就使得整個世界停擺……或許某些人可以,但他還沒偉大到那種地步。

況且,他總不能用『因為今天運勢不佳,所以我要請假在家避禍。』這樣荒謬的理由向老闆請假。

准假的可能性或許比世界末日還低,而他被炒魷魚的機率卻高得嚇人。

他將杯中液體一飲而盡,清洗後倒扣在流理台上,拿起吃飯的傢伙出門。

人啊,無論發生什麼事,還是得面對現實呀。

 

 

02.

 

  然後他就笑不出來了。

  先是在公車站等車時,公車誤點了近十分鐘,在他的引頸期盼下總算等到公車時,卻突然被不知從哪兒蹦出來的大媽團從旁一把撞開,硬生生摔得眼花撩亂。

  就算他立刻就從地面上站起,卻也只來得及看見遠方公車閃爍的轉彎燈消失在視野內,一閃一閃的彷彿是在嘲笑他的無能。

  於是他只能認命等下一班公車去捷運站,而等到時又是十分鐘後的事情了。

  搭上捷運後才有鬆口氣的餘裕,將滑落的背包拉好,抓著頭頂的拉環,靜待下車的時刻。

  正當他閉起眼睛小憩一會兒,驟然聽見滋滋水聲與衣物摩擦聲,莫名其妙地睜開眼打量四周,在正前方發現一對正親的難分難捨的男女,男方的手正在女性背後極具暗示性地上下撫摸。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不對啊!

  這又不是他的錯!

  他躲什麼啊!

  話雖如此,他也只得趕忙轉移視線,避開眼前這令人尷尬卻無可奈何的場景。

  接著是上班時得知印刷廠發生了大錯誤,將他下個月預計為手下兩位作者推出的新書數量搞錯了。堪稱是出版社台柱的那位作者,印刷數量不到原定數量的三分之一,而發售日就近在眼前了!

  而新入的作者則是數量翻了原定的近五倍之多,他都不知道該拿多出來的書怎麼辦才好,賣不出去的話可是會影響到他的績效啊。

  崩潰之下只得趕緊打電話去印刷廠解決,他講得口乾舌燥,連椅子也沒時間坐,就更別提喘口氣的空檔了。

  這下子才總算折騰出解決辦法,而那又是快要到午休時間的事情了。

  當他總算鬆了口氣,準備坐下休息、享受午餐,卻怎麼也等不到團訂的午餐時,同事才一臉尷尬地告訴他,今天上頭突然來視察,所以忙碌之下忘了訂便當,必須自己出去覓食。

  他默默地看向隔壁桌正吃得津津有味的同僚,再將視線轉回通知他的同事身上,只見同事被他盯得冷汗直流,直接狼狽地找藉口逃跑。

  沒辦法了,只能認命。

  他得趕在午休結束前回到辦公室內,時間不多之下能有的選擇自然不多,於是他就近選擇了就在對街的自助餐,盛了菜、付了錢、夾好第一口飯菜一併吞下時,立馬就噴出了口中的飯──菜是酸的,而飯裡居然吃出了觸角!

  他沉默地拿著盤子給自助餐的員工,得到他們不斷的道歉和全新的餐點,但經過剛才的一切……他怎麼也沒了胃口,於是選擇退了費用,轉身離開。

  於是,他做了一個偉大的決定──打電話去公司請假。

  理所當然被詢問──或者說是質問也無妨──請假的理由,他絞盡腦汁、硬生生掰出這輩子用過最瞎的理由:『女朋友要跟他分手,他必須趕緊去挽回。』

  這下才總算得到總是喜歡在午休時間,邊傻笑邊流口水地翻看總裁系列羅曼史的人事部女員工淚眼汪汪的准許,附帶一句真心的祝福,和事後聽八卦的要求。

  他苦笑著掛斷電話,提著背包前往捷運站,希望這樣的理由真不會害他被炒魷魚才好啊……雖然很瞎,但現下來說,管用比較重要。

  接下來,他就真如他所說地被甩了。

  在捷運站等候之際,他突然接到了女友打來的電話,女友哭著逼問他:『究竟是工作比較重要,還是我比較重要?你說啊!』

  去他的。

  拋棄修養,他忍不住罵道。

  「可是我要工作賺錢才能孝敬你啊。」他只能這麼回答。

  於是女友邊哭邊罵他,尖聲說她決定甩了他去找更在乎她的人,一頭霧水的他在剎那間又變回單身貴族。

  人果然不能隨便造口業啊。

  但雖然女友和他分手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傷心難過,反而有種委屈感,他自認他做得算是非常好了,但還是得到這樣的結果。

  或許他愛得真的是工作吧。

  望著一片漆黑的螢幕,他感慨地想。

 

 

03.

 

  「先生,買包愛心餅乾幫助孤兒院吧?」

  一位手提著籃子的可愛女孩對著剛才發生的事情還茫茫然的他開口,眨著靈動的雙眼請他購買愛心餅乾,「全都是手工的呦!」

  「那就買一包吧。」

  他一向不太能拒絕女性的請求,而這樣簡單的行為又能幫助到他人,何樂而不為,於是他毫不猶豫地掏出錢包買下了小女孩手中的餅乾。

  小女孩開心地鞠躬道謝,直喊:「先生謝謝您,您一定會有好報的!」隨後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轉身拎著籃子去尋找下一位善心人士。

  他看著手中的餅乾苦笑著,其實他一點也不奢望有好報,畢竟這不過是舉手之勞。

  但如果真能有回報,他只求今天能別繼續糟糕下去了。

  搭上捷運後,理論上他該直接踏上回家的路途,但鬼使神差的,等他回過神來時已經在中途的某站下了車。

  他抬頭看了下站牌,是最近頗熱鬧的一個地方,因附近新增了一條商店街,在執政者的大力推廣之下,這個車站也成為了近期熱門。

  他想了想,既然上天決定讓他在這個車站下車,那必然是有他的用意,因此他決心走上街看看。

  反正,他也沒有急著回家的理由。

  就在他踏出捷運站不到五分鐘,一位才剛與他擦身而過的男子,下一秒面部朝下倒地,砰的一聲驚嚇了他,小心翼翼地回頭,發現男子正趴在地上,動也不動。

  他趕緊上前去拍拍男子的肩膀,邊問著,「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

  「您說什麼?」男子含糊不清的話語根本聽不清,他只得再問一次。

  「餓啊……」

  聽清後無言以對的他,默默地拆了餅乾包裝上的緞帶,男子聞到香味立刻抬頭,雙眼發光地盯著他手中的餅乾。

  將其遞給男子,立刻被一把奪去,他看著對方一口一個消滅了所有的餅乾。

  唉,他還一個都沒吃呀。

  他可惜地看著裝餅乾的袋子,但裡頭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呀──終於活過來了!」男子拍著渾圓的肚子,滿足地舔嘴,隨後閃著感激的眼神,緊緊握住他的手上下猛搖,「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請讓我報答你!」

  「哦、不必了,真的。」總覺得事情會變得相當麻煩。他趕忙搖頭拒絕對方的好意。

  「不行,我一定要報答你的恩情。」男子堅定道,不過想了想後,男子又不想強迫對方接受他的報恩,所以靈機一動,從隨身背包中拿出一張招待券,「這樣吧,這張下午茶招待券就當作是跟你交換那個餅乾。」

  他停頓了下,隨後默默地接下那張招待券。

  因為他知道,如果再不接受對方的好意,他可能會被糾纏一輩子。 

 

 

04.

 

跟男子揮手道別後,他看著招待券,這是最近相當有名的一家店,據說如果不先預約,那排隊至少得排一個小時以上才行。

招待券上寫著提供一份免費蛋糕,不限定外帶或是內用,所以他決定趁著這段時光去一賭其風采──反正他也無所事事。

他照著路牌指示前往那家店,雖不意外地看見門口大排長龍,但看著那龐大的人數,也心生退縮之意。不過這樣一來,這張招待券就顯得浪費了,因為他並不住在這個區域,所以平常也沒有過來的時間。

所以他做了一個偉大的決定:把招待券送給有需要的人。

左瞧右看後,他選定在隊伍內正巧排到玻璃窗前,正趴在上頭涎著臉直盯窗內精美蛋糕的某位髮色特殊的少年。他走上前去拍拍對方的肩膀,在對方疑惑地回過頭後,友善地笑了下,隨後道,「這張招待券送給你吧。」

他心想,這還是位年輕人,他估計應該是附近學校的學生吧。本身零用錢應該也不多,這家店的蛋糕價位又有些高昂,就當作是讓對方省點錢吧。

少年瞪圓了眼,緊張地搖著手,「這我不能收!」

「沒關係的,我不住這裡,等到我下次來的時候可能招待券就過期了。」他將招待券塞進少年手中,微笑著說,「就讓更需要的人使用吧。」

「那好吧……我就不客氣了。」聽完解釋,少年也就收下那張招待券,不過下一秒就從外套內袋中掏出一張名片,以標準的業務員姿勢遞給他,「請你有時間的時候,到我的店裡來,讓我送束花當作交換吧。」

等等……

「你不是學生嗎?」

「我已經不是學生囉!只是娃娃臉而已。」長著一張欺騙世人的娃娃臉,甚至不用化妝就能達到神奇效果的人兒竊笑著,「我畢業好多年了呢。」

「冒昧請問一下,您貴庚?」他換上敬語,試圖探詢真相。

「嗯、我已經──」

他掏了下自己的耳朵,因為聽到太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他實在很難接受眼前這個說是高中生也會有人相信的青年,年紀居然和自己差不多的事實。

他下意識地摸上自己的臉,希望自己看起來年紀沒那麼大才好。

他心灰意冷地和繼續排隊的青年道別,決定去找尋能不用等待的店家來解決自己的下午茶時光。

 


  

沒跟別人一起合作的更文,好像也很久遠以前了啊。

 

最近相當忙碌於備審、面試等等行程,考完學測後要面對的還很多呢。

不過有得到相應的回報真是太好了。

 

最後,這篇被我分成上下兩篇,下一篇會在下一個星期二放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