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出自忠犬三十題。
─與  空空http://sola7721.pixnet.net/  兩人合作搞出的遊戲,考慮到有些人開學繁忙問題,所以會有更新不照題目順序的情形出現,請見諒。

─上一位文手: 空空http://sola7721.pixnet.net/
           繪師:  崩壞神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5134122

─下一位文手: 亞芽ゆいつき (http://amatsuki626.lofter.com/)
           繪師:  萌萌(萌萌雞*雞窩豬窩傻傻分不清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任何困擾。 

 

 

 


12076474_551643878323694_1429085962_o.jpg  

        繪師:艾風(AIGooΣ(゚д゚lll)

 

  現代人閒暇沒事幹的時候,最喜歡做的大概就是打開社群網站,刷它個天昏地暗。

  即使明知道是在浪費時間,卻仍是無法放棄這種愛好,而漸漸淪陷於更深一步的境界。

  他有時候會想,未來世代最強大的敵人,除了大自然的反撲外,或許就是人類一手創造出來的網際世界吧?

  但想歸想,他不否認自己也有網路成癮的問題。

  打著呵欠,總是提早、或者是踩點抵達的他有著準時的美德,因此他已經很習慣等待某個已經是遲到定律的人了。

  興許哪天他比自己早到的時候,他可能會衝到外頭去看是不是有UFO現世,或者是外星人來征服世界了,還是世界末日的徵兆之類的。

  雖然很過分,不過他或許真的會去做。

  畢竟那人總是會碰見各種可能讓他遲到的情況,像是一大群牛衝上鐵軌怎樣都不肯離開,導致電車誤點……總之準時到達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

  抹去眼角的生理淚水,他滑著自己的Twitter頁面,看到某些有趣的言論,不時點進去留言吐嘈。

  比如說某個又在發病的友人,照慣例是不久後他的『飼主』就會出現狠狠地滿足他想被罵的慾望,這是尋常可見的情況,可說是他的Twitter中的一大風景。

  就這麼滑著滑著,他看見了一條引起他注意的動態。

  『黃金獵犬很適合用來飼養,要求不多而且非常渴望討好主人……』

  這是某個專門用來動物介紹的帳號,時常會發些小動物的照片,治癒一下大家疲憊的心。

  同樣都是愛貓人士的他們倆,也都是這個帳號的跟隨者。

  不知怎麼著,他看著這條動態,居然聯想到了那傢伙。

  「抱歉、我遲到了!」

  他看著姍姍來遲的伊東歌詞太郎,似乎是跑著過來的男人額上還掛著汗珠,被風弄得凌亂的衣服替他平添了分性感。

  站起身,他無奈地幫不斷道歉的伊東歌詞太郎拉好衣服,拿了張紙巾讓他拿去擦快要滴下的汗,同時道,「不用介意,你哪天不遲到了我才覺得奇怪呢。」

  「我又不是每次都遲到。」伊東歌詞太郎立刻站直身體,傻笑著讓他幫自己打理。

  「是、是,遲到跟準時到大概是九十九比一吧。」

  「沒這麼多吧!

  他幫對方扣好襯衫上滑開的鈕釦,將兩邊稍微反向拉了下使紐扣比較不會再次脫開,用眼角餘光斜視著露出著急表情的伊東歌詞太郎,輕笑出聲。

  「笑、笑什麼?」

  「沒事。」全數完成以後,他坐回位置上,將菜單遞給一頭霧水的男人,提醒道,「趕快點吧。

  「嗯。」

  大略翻閱了下,伊東歌詞太郎招來服務生,點完自己的以後問他,「天月くんC餐嗎?」

  「嗯?你怎麼……」

  他怔了怔,記得他應該沒告訴這傢伙他今天想吃什麼才對。

  只見伊東歌詞太郎看了他一眼後,神色自然地回應,「上次來的時候,你不就說了下次要吃C餐嗎?」

  他回想了當時的情況,也想起了自己曾說過的話,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沒錯。

  就連他自己都忘得一乾二淨,是直到剛才看菜單才興起點C餐的想法,但是這傢伙居然連他無心的一句話都清楚記得……

  某方面而言有點恐怖。

  「你還記得啊。

  「當然記得。」伊東歌詞太郎歪著頭,一副『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的表情,「跟天月くん有關的事情,我就算把路名全部忘記了也會記得的哦。

  「不,拜託記一下路名啊!」他忍不住吐嘈,「我不想每次都接到電話去救人。」

  看著失望全寫在臉上的伊東歌詞太郎,正情緒低落地咬著飲料杯上的吸管,他不知為何想起了剛才看見的句子。

  『黃金獵犬非常渴望討好主人。』

  眨了眨眼,他突然想──

  「歌詞太郎さん。」他故作正經,一手向上攤平,對著伊東歌詞太郎困惑地抬起頭來的使眼色,明明想笑卻強忍著不笑出來硬裝成嚴肅的樣子,看得伊東歌詞太郎心癢難耐,「來,握手。

  握手?

  愣了一秒,伊東歌詞太郎馬上就明白了他想做些什麼,乖巧地把手放上去,還很配合地叫了一聲,「汪。」

  「換手。」

  糟糕、他快受不了了。

  「汪汪。」

  「噗、哈哈──

  他終於忍不住甩開伊東歌詞太郎的手,沒形象地笑倒,敲著椅背直顫抖,「你那、那什麼叫聲,噗嗤!」

  「汪汪汪。」

  「閉嘴!不要、哈哈──

  他笑得肚子都疼了,而伊東歌詞太郎還變本加厲地做出諸如吐舌頭、手握成拳磨著臉頰之類的動作,逗得他都快忘記自己身在何處。

  「天月くん,還好嗎?」伊東歌詞太郎自己也是笑得開懷,還不忘關心一下已經快跌到地板的他。

  「一、一點都不好。」按著發疼的肚子,他瞪了伊東歌詞太郎一眼,「誰讓你──」

  「我看天月くん你玩得很愉快呀。」伊東歌詞太郎溫和的笑容讓他怎麼也罵不下口,「不是嗎……?」

  那副小心翼翼、深怕他生氣的表情,只差沒搖著尾巴、露出水汪汪大眼求原諒的樣子,更是讓他心醉。

  「是啦。」

  「那就好。」得到回應的男人,這才開始進食的動作。

  而伊東歌詞太郎那副像是得到什麼寶物似的安心表情,他想他這輩子是忘不掉了。

  忘不了世界上有這麼一個,永遠將他擺在第一位,能忘記所有、不顧一切討他歡心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