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慣性迷途  - (上)

CP:甘党

 

─此為收錄於「ニコニコ萌糧同人創作社」活動短篇集內的其中一篇,但有經過再次修稿。

【ニコニコ】慣性迷途 - (下) ←下篇請走這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任何困擾。

 

 


 

 

 

天月仰望著眼前高聳的大樓,這已經是第五次看見這棟樓了,真是──頭痛的要命。

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自認還是個善良公民的天月,仰頭看著一旁笑得輕鬆的男人。

怒火迅速竄延整個胸口。

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莫名奇妙的男人害的!

 

                       

 

事情是這樣的。

 

天月和另外兩個與他考上了同個大學的友人約定好,在開學之前先來了實施身為未來的學生的必做事項──到大學探路,避免最後會發生『大家一起在校區內迷路』的窘境。

想想看,一群大男人因為找不到路,直到最後才在校園內的某個小角落獲救,這不是太蠢了嗎?

特意選定了禮拜五這天請假,如此一來既可以去探索學校,又能直接接著連六日假期一起放,可說是一舉兩得。

就在他鎖門準備前往車站等待的時候,手機傳來了震動提示。

一大早的會有什麼事嗎?

懷著疑惑的心情,他解開了鎖,螢幕上閃著一條訊息,『我們沒辦法去了,你就自己去吧。』

「發生什麼事了嗎?」

天月低喃著,手指飛快地在螢幕上按壓著,發送了個問號出去。

『那傢伙胃病又犯了……他吃了不應該吃的東西。』他彷彿能聽見電話那一頭的友人咬牙切齒地講出「不應該」這三個字,他大概可以料想到另外一位大概是又做了蠢事,慘況可能不一般。

「……早日康復。」

他還能說什麼呢?

天月認命地完成鎖上家門的動作,試著拉了一下,確定鎖上了以後,一個人踏上探索之旅。

夏天最毒辣的無非是頭頂上的烈日,烈得能把人曬成乾,與冬陽使人渾身舒爽到只想躺在那兒發懶的感覺完全相反。令人不禁想質問后羿,當初為何不乾脆把最後一個太陽給射成重傷,還要留著它禍害後人呢?

首先來到了車站,匆忙地下了樓梯,驚險地於車門關上前一秒衝進車廂,才總算鬆了口氣。他特意避開了尖峰時段,所以車廂非但不擁擠,甚至還有許多的空位任君挑選。

會選在這個時段出來的人,無非就是想躲過人擠人的黃金時段吧。

隨意揀了個空位坐下,順便將背包擱置在身旁,拿出手機向無法前來的友人傳送訊息,「他怎麼樣了?」

『比剛才好多了。』訊息快速地被回覆,停頓了幾秒以後又出現下一則,『抱歉,讓你自己一個人去。』

「不會啦。」他失笑,這傢伙還是一個樣呀。

『他還在擔心你一個人去會不會有事。』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啊……」天月哭笑不得地回應,「他才該多多擔心他自己吧……那副破爛的身體。」

『放心,我已經好好地教訓過他了。』友人輕描淡寫地帶過敏感話題,似乎是沒有把教訓內容說給對方聽的打算,迅速地轉移,『下次請你吃飯吧。』

「承蒙好意。」

確認對方已讀以後,為了不打擾友人的兩人甜蜜小世界,也為了不讓自己被閃得眼花撩亂,天月果斷關閉了LINE,換開Twitter快速地刷著今日的趣聞。

一下車便又忍不住將后羿全家大小給問候了一遍,天月拉攏滑落的背帶,照著手機上的引導,朝著學校的方向前進。

單單倚靠著手機,他還是順利地來到了目的地,仰頭望著釘於上頭最顯眼之處的學校名稱,他確定自己找對了方向。

注意到向自己投來詢問眼神的門口警衛,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但愣了一下,想起什麼的他翻找著包,拿出確定錄取以後學校寄來的通知單,對著警衛搖晃,得到對方了然的眼神才被放行。

幸好他有記得帶通知單以備不時之需,要不都來到這了,還被拒絕在外豈不是太過丟臉了嗎?

他可不敢想像,這件事要是被那傢伙知道了,自己會被笑成什麼樣子。

沿著石頭鋪成的道路,他孩子氣地跳著石子前進,心情好到像是要飛上雲霄一般,嘴角上揚的弧度也越來越大。

xx系……錯了。」

牆壁上釘著的門牌告訴他,這並非他的目標,「繼續往下走吧。」

如同穿梭於花叢間起舞的蝴蝶,腳步輕盈得不可思議,映入眼簾的世界澄澈得嚇人,也美得令人驚嘆。

這一切似乎都──太過順利了啊。

天月感嘆了自己難得的清靜,偶爾自己一人做些什麼的感覺,其實也不如想像中難受。

才剛這麼慶幸,上天彷彿是狠狠地嘲笑他似的,下秒便迎來了難題。

那個、前面的人不好意思,請問一下!」

聲音貌似是從自己背後傳來的啊。

伴隨著接近的腳步聲,天月停下步伐,疑惑地回頭去,看見了滿心歡喜地朝自己揮手的陌生人。

他伸手指著自己,換來對方劇烈的點頭。

「有什麼事嗎?」

善意地詢問了對方,天月不著痕跡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比自己略高一點的身高,卻也比自己略瘦的身軀,這樣的身材比例真是讓人有種莫名的不愉悅感。

「你也是來探路的嗎?」被打量的同時,男人也在觀察著天月,看著他的臉,再看看他身上的『裝備』,最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是的。」

他乖巧地回應,雖然是不認識的人,但對方看起來也挺溫和的,似乎也沒有惡意,因此天月也沒多想就直接回答了,然後才注意到話語中的亮點,「也?」

「嘛、總之很幸運地考上了啊。」男人搔著後腦杓,爽朗的笑容於嘴角化開,燦爛得與天上的烈日有得比,「未來請多指教了。」

「嗯、請多指教。」

雖然不見得考上的是同一個科系,但俗話說『出外靠朋友』,多交一點朋友總沒錯的。

「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做伊東歌詞太郎。」他笑了笑,然後補充一句,「不用太過拘謹,直接叫歌詞太郎就可以了。」

「我是天月。」反射性回答了以後,天月才想起方才被叫住的事情,「對了、歌詞太郎さん找我是……?」

「……對了,天月くん是要參觀學校吧。」伊東歌詞太郎雙手合十,懇求地說,「帶我一起吧、拜託你。

?」驚訝地看著眼前不像是在說笑的伊東歌詞太郎,他慌張地揮手拒絕,「我也是第一次來、路不熟的。

「沒關係。」

反正絕對比我熟的。

伊東歌詞太郎低喃著,他對於自己是個路癡這件事非常有自知之明,所以很果斷地找救兵了。

「那好吧。」秉持著有伴一起,就算迷路了也好解決的想法,天月答應了對方的要求,「我們就一起參觀好了。」

於是參觀的旅程繼續下去,與新認識的同學一起。

說實在的,伊東歌詞太郎是個很能聊的人,跟有些怕生的自己不同,大概是屬於很容易便能打入人群中的類型。

真讓人羨慕啊。

天月頭顱略仰,望著他的側臉,忍不住這麼想。

他不是沒想過要改變這點害羞的個性,但心有餘而力不足,興許是沒找到讓自己下定決心要改變的契機,也或許是已經根深蒂固難改了,總之他到目前為止還是這個樣子。

雖然三不五時就會冷場一下,但總歸來說這趟參觀之旅還是很讓人滿意……至少自己挺愉快的。

沒有讓人困擾的事物,世界一片精彩燦爛。

「那個、天月くん……」輕聲喚著精神不知神遊到何方的天月,伊東歌詞太郎神情異常複雜,凝視了眼前的建築物幾秒以後,認真地提問,「我們這是第幾次經過這裡了?」

「呃──」天月摸摸鼻子,努力回想著方才的記憶,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看著對方恍神了、絕對不會,「好像是、第四次了吧?」

「加上這次是第五次。」

「意思就是……」天月嚥了下唾液,實在不想承認這個事實。

「沒錯!」他篤定地說,「我們迷路了。」

「迷路不用這麼肯定!」天月崩潰似地大喊。

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發前得罪了誰,才會逃不過迷路的下場。

不、不、要對自己有信心!不能輕易放棄!

於是他試著提出意見,「沿著原路走回去吧?」

「也只能這樣了。」伊東歌詞太郎抱歉地看著天月,不過對方似乎沒注意到他的視線。

沿原路折返,看起來是件很容易的事。

不過就是按照剛才的路線反著走一次而已,所以應該是很簡單的……才怪。

其實這件事的難度真的超乎想像──看看現在他跟歌詞太郎さん兩個的悲慘情景就知道了。

他們已經不知到底幾次經過這個圓形的小花圃了,因為外型好辨認,所以他們不得不承認自己找不到路的事實。

沿著原路折返……這件事完全沒有想像中容易。

「還是不行啊……剛才那裡應該左轉嗎?」伊東歌詞太郎相當沒形象地蹲在地上,抓著樹枝畫著粗略的路線圖。

那微妙路線讓天月不禁懷疑,剛才他們兩個真的是走在同一個次元上嗎?他其實是去了異世界吧!

「應該是右轉吧、我記得是。」天月也蹲在一旁,盯著地板上的圖,「然後前面才是左轉……」

「是先左轉再直走吧?」

「直走就撞大樓了啦!」天月沒好氣地說。

這種時候再相信對方的記憶,自己就是笨蛋!

前幾次的慘烈教訓讓天月徹底明白了,這人看起來一臉精明的樣子,其實不過就是個寫作路痴,讀作路痴的天下第一大笨蛋!

說什麼也絕對不能相信這個男人口中的『正確』路線!

絕對不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