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單戀三十題 ─(07)

CP:蛇 → P咪


─全員學生設定,劇情都是虛構的請不要當真。
─這是空空點的文
─如果不能接受,請隨時按下右上方親切可人的離開,謝謝配合。

─蛇足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23.  每任男/女朋友身上都有你的影子(蛇  P咪)

  

  事情是怎麼開始運作的?他也不記得了。

  只知道回過神來,他已經被命運無情地玩弄於手掌心中。

   「吶、我說啊!」男性不滿地跺腳,試圖引起坐在對面人的注意,但卻發現對方臉色始終未動一分一毫,「你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啊?」

  「有。」果然還是不行啊。他嘆息著,輕闔上眼將無線思緒隱藏在後,嘴角略帶苦澀地上揚。

  「那你覺得這個怎麼樣?」男性指著雜誌上頭有著『最新時尚!今夏你一定得擁有!』的標題,興致高昂地問著眼前的人。

  「我們分手吧。」真是夠了。

  「是吧!我也……什、什麼?」

  「我們分手。」男人漫不經心地說,彷彿只是在問『今晚吃什麼?』這樣平常的話題,而不是在解決一段感情。

  「好啊!分手就分手!我也不稀罕你!」男性站起身,憤怒地抓過身旁的包包,本想抓過桌上的水杯直接將液體撥過去,但他不敢這麼做,還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男人隻手撐著下顎,不屑地癟了癟嘴,望向玻璃窗外頭人來人往的擁擠道路,嘲諷似地笑了。

  但下一秒,熟悉的身影從眼前晃過,他隨手將錢放在桌上,追隨著那抹身影離開。

  みーちゃん。」快走了一小段,總算是追上前方的人,蛇足出聲喚住みーちゃん,看著對方困惑地轉過身,然後驚訝地瞪大雙眼,隨後朝著自己的方向走過來。

  「蛇足さん,下午好。」みーちゃん有禮貌地向他打了招呼,像是很驚訝看見他似的,不解地歪著頭問,「為什麼會在這裡?」

  「ぽこた那傢伙沒跟著你出來嗎?」沒打算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給對方聽,蛇足直接轉移了話題。

  「ぽこたさん下午有課。」也不在意對方拒絕回答,みーちゃん搔搔頭髮,乖巧的樣子很惹人喜愛,「可是我記得蛇足さん你也有修那門課不是嗎……?」

  「翹掉了。」

  「這樣不行啦!」這人到底是怎麼混到現在還沒被退學的啊?みーちゃん擔心地想,開口婉轉地建議,「還是乖乖地去上課吧、蛇足さん

  「再說吧。」蛇足隨性地回答,不意外看見對方蹙起的眉,雖然被瀏海給遮去了一邊,但依然是如此地讓人心動,「你要去哪?」

  「去新開的服飾店。」講到心儀的目標,蛇足彷彿能看見みーちゃん眼中閃爍著小星星,一副興致高昂的樣子,「蛇足さん一起去吧?」

  「好吧。」反正今天的任務也解決了,沒別的事情要做,蛇足便乾脆答應了對方的邀約。

  當然不排除有個人因素在裡面。

  蛇足的掩飾一向是滴水不漏,饒是認識多年的ぽこた也不一定能看穿蛇足的真心,更不用說是みーちゃん了。

  絲毫也不覺得有哪裡奇怪,みーちゃん開心地拉起蛇足的手,朝目標直直前進。

  一向不太喜歡與人做身體接觸的蛇足,此刻卻任由對方拉著自己的手前進,嘴角略微揚起的模樣,如果是熟識的人看見,八成會驚嚇然後倒退三步吧。

  一點也不像是平時的蛇足。

  みーちゃん是特別的,蛇足一直以來都這麼認為。具體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蛇足自己也忘了,他覺得自己是個很能玩、也很有資本玩的人──但他卻從沒對みーちゃん下手過。

  或許是怕踏錯了一步,這種時常能見到對方,三不五時還能約出去喝酒的關係就會萬劫不復了吧?蛇足心忖。

  正因為在意,正因為自己是真的喜歡他,所以蛇足怎麼也不忍心將みーちゃん看作獵物之一,甚至把他推給了ぽこた那傢伙……蛇足覺得自己還挺具犧牲精神的。

  「蛇足さん?」

  「嗯?」蛇足神遊完畢,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滿臉『蛇足さ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的みーちゃん,心跳也沒一絲變化,淡定的讓人既無力又深感佩服,「怎麼了?」

  「不舒服的話、先回去吧?」みーちゃん善意地開口,「不用硬撐著跟我來的哦。

  「沒有。」懶得多作解釋,蛇足雙手插在口袋,率先走進店裡,「不等你了。」

  再等下去,先崩潰的可是自己啊。

  蛇足對此毫不懷疑。

  

  

 24.  替你打掩護(蛇  P咪)

   

  みーちゃん對於服飾、名牌……總之貫上這種名號的東西,他一向毫無抵抗力。

  曾被嘲笑過身為一個男人卻喜歡著裝類的東西,みーちゃん只是淡淡地反駁,『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比起みーちゃん興致勃勃地穿梭在各色衣物的世界中,蛇足對於那人更感興趣。他一進入店裡的首要事項,便是在一旁的椅子坐下,優雅地交疊起雙腿,饒有興致地看著みーちゃん樂不可支的樣子。

  真是、太有趣了啊。

  感覺到口袋裡的震動,みーちゃん戀戀不捨地將目光暫時轉移,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滑過螢幕上的接聽,「もしもし?」

  『みーちゃん──你在哪──』認出聲音的主人,蛇足挑眉,靠著牆壁靜待みーちゃん的回應,一副看好戲的姿態。

  「ぽこたさん下課了嗎?」みーちゃん驚慌地朝牆上的時鐘望去,徜徉於服裝的海洋中,令他完全沒注意到時間的流逝,他停頓了一會,責備似地瞠了蛇足。

  無辜地聳聳肩,他總不能直白地告訴みーちゃん,『因為我一直盯著你看所以沒注意時間』吧?

  先受不了的絕對不是みーちゃん,而是說出這番話的自己──這種喪家之犬般的姿態,太難看了啊。

  『已經下課了啊。』ぽこた誇張的聲響自みーちゃん的手機傳出,『みーちゃん你在哪裡,我去找你吧。』

  「我、我……」要是讓ぽこたさん知道自己又跑來服裝店,那絕對少不了對方嘮叨的訓話時間。みーちゃん臉色發白,用眼神朝一旁的蛇足發出無聲的求救。

  蛇足環於胸前的手頓了一秒,嘆了口氣後認命地接過みーちゃん遞來的手機,強迫自己不去看みーちゃん感謝的眼神,「喂?」

  『蛇足さん?』要不是聯絡人那欄清楚地寫著『みーちゃん』,ぽこた差點就以為自己打錯電話了,『みーちゃん呢?』

  「みーちゃん我借用了。」蛇足淡淡地說。

  『借用是什麼意思啊、殿下!』ぽこた調侃地道出男人的稱號,『みーちゃん可是非賣品。』

  「所以只有借用。」蛇足略勾起笑,看著一旁依然緊張不已的みーちゃん,一抹惡作劇的衝動快速湧升,「因為孤單、寂寞,所以就一時興起劫了みーちゃん出來作陪,不行嗎?」

  「蛇足さん!」聽見男人的回應,みーちゃん低喚著,代表羞澀的淡紅飛上雙頰。

  蛇足昂首朝みーちゃん扔了個『不用擔心』的眼神,尺度在哪裡,他再清楚不過了,半瞇起眼,笑意愈發張揚。

  一旦觸犯了那條界線,最先崩壞的世界會是誰的呢?

  某種惡意的雀躍在心頭縈繞,半閉的眼睫遮掩了蛇足複雜的眼神。

  『毀了、就算了吧。』蛇足曾經這麼想過,但近距離地享受著三人目前的關係以後,卻赫然發現……他怎麼也無法伸出手,毀去現在的微妙平衡狀態。

  『沒問題啊。』對於兩人的眼神交流完全不知情,ぽこた爽快地答應了,『殿下記得要完好無缺地還給我呦。』

  「知道了。」不想繼續多糾纏下去,蛇足順手掛斷電話,拋回給みーちゃん,惡劣地看著對方慌張搶救手機的樣子,「搞定。」

  「為什麼是作陪啊、蛇足さん!」千鈞一髮地救回手機,他質問著方才蛇足的掩護,「才不是作陪!」

  蛇足僅僅是微笑,放任對方在自己的耳邊努力澄清事實,算了算時間,覺得差不多了以後,才開口,「回去吧。」

  「你剛剛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啊!」

  「有。」

  「騙人!」

  沒有騙你,是真的。只要是你說的,我都有認真聽。

  因為是你說的啊。

  蛇足靜靜地望著走在前方的纖瘦背影,這樣的距離讓他有種似乎不需要抬頭仰望,就能伸手捕捉的感覺。

  是錯覺吧。

  他輕笑出聲,狠狠嘲笑著自己的天真妄想。

  我與你之間的距離,何時如此接近過?

  「蛇足さん?」一頭霧水地看向莫名笑了的蛇足,他不解地搔抓著後腦杓,「我做了什麼嗎?」

  「不、跟你沒關係。」他停頓了一秒,鬼使神差地說,「喂、みーちゃん,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蛇足さん啊。」頭也不回、理所當然地回應,みーちゃん向著於校門口等待的男人大力揮手,將蛇足甩在後頭,快步前進。

  他舉起手,稍微遮住炫目的陽光,無聲地嘆息著。

  算了吧。他決定放棄掙扎,蛇足煩躁地蹂躪著自己的頭髮,認命地朝直盯著自己的兩人走去。

  等到不得不做選擇的時候,再來決定也不遲啊。

  逆著光,蛇足毫不猶豫地踏出步伐。

  

  「喂、等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