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單戀三十題 ─(06)

CP:甘党

─全員學生設定,劇情都是虛構的請不要當真。
─這是空空點的文
─雖然是單戀三十題,不過都是HE請安心食用。
─如果不能接受,請隨時按下右上方親切可人的離開,謝謝配合。

─BGM → 【歌ってみた】約束のスターリーナイト【伊東歌詞太郎】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21.  突然被放鴿子

  

  『そらるさん、你真自私啊。』

  『倘若這麼做能讓まふまふ那傢伙,一直留在我身邊──那麼自私又算什麼?』

  該說真不愧是そらるさん、嗎?

  雖然對方沒有回頭,但天月還是揚手禮貌性地向そらる揮手道別,後者於視線內消失以後,他轉過身去,懶散地支手撐在窗框上,複雜的情緒盈滿胸口。

  そらる的所作所為與其用心良苦,天月並非不能理解,相反的他很能明白箇中道理──只是感到深深的無奈罷了。

   天月其實不相信まふまふ不知道そらる的意思,或許不是確實的,但隱隱約約也能感覺到吧?

  不──既然連自己都能明白了,那麼與そらるさん相處更久的まふくん一定更清楚。

   「真是的……」他幽幽地嘆了口氣,對於那兩人感到相當的無奈,「完全被耍了啊。」再也不相信那兩個人了!

  「怎麼了?」天月連眼也沒眨,一點也不驚訝突然出現於背後的溫暖胸膛以及圈環於胸前的手臂,伊東歌詞太郎揚起一貫溫和的笑容,輕聲道,「嘆一口氣會短命三秒哦、天月くん。」

  伊東歌詞太郎對於友人的行徑絕對比天月清楚很多,他無聲地歎息,說來他與そらる不過是同類型的人。

  只不過他無法與そらる同樣使用如此強烈的伎倆──天月與まふまふ雖然是死黨,但畢竟個性還是天差地遠。

  以伊東歌詞太郎對天月的理解程度,這麼做無非是造成反效果罷了……他非常相信這點。 

  「再多看幾次まふくんそらるさん的『吵架』才會折壽吧。」天月沒好氣地吐嘈,「所以說那兩個人真的很無聊。」

  「那就是他們的相處方式啊。」伊東歌詞太郎對於天月犀利的評價哭笑不得,將手臂收緊,更貪婪地感受著天月正在自己面前的事實,但適宜的力道卻又不會讓後者感到不適,「別管他們就好了。

   「那好吧。」決定放棄深入探索那兩人令旁觀者無語的相處模式,天月轉頭看向身後的男人,「歌詞太郎さん、我被まふくん放鴿子了。

  「放鴿子?」

  「本來決定好早上要陪他的。」天月放縱地向後靠,沒有像平常一樣面紅耳赤地推開伊東歌詞太郎,難得的乖順,「現在用不著我了。」

  「那麼,作為補償……」他拉長了語氣,笑吟吟地邀約,「今天就跟我去約會吧?」

  「這是補償我還是獎賞你啊?」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天月抹去眼角的淚液。

  「當然是補償你。」順便獎賞我。聰明的沒把後半段說出口,下顎抵在天月肩上,「如何?」

  「那就──」故意拖了個長音,讓伊東歌詞太郎不自覺被吊起心思,天月這下才轉調道出,「勉強接受吧。

  「嗯。」他執起天月的手,低沉的嗓音於耳邊散開,使天月的臉帶起一抹羞澀的微紅,「我們先回去整理一下再出發吧、天月くん

  

  ※ 

  

  微仰起頭,凝望著走在前頭的伊東歌詞太郎的背影,輕晃兩人交握的雙手,天月半瞇著眼,決定放縱了戀人的行徑,難得的愜意舒適。

  階梯並不多,大概就是常態等級罷了。

  但天月總覺得這條路特別漫長──長的讓他的心跳都不對勁了。

  相較於平時顯得異常加速的心跳,連帶著臉色也漾起了不尋常的紅。

  「累了嗎?」注意到天月的視線,伊東歌詞太郎停止跨上下一格階梯的腳步,善解人意地提議,「停下來、休息一會吧。」

  「不、我不累。」他搖搖頭,實在是不想說出分心的理由。何況對方還背著東西,都沒提要休息了……那自己又怎麼能認輸,「我沒事。

  「累了就停下來沒關係,總之今天一天都是天月くん的,所以一點也不趕時間哦。

  「不用!」天月又好氣又好笑地回應,「繼續走啦。」

  無論如何盡頭始終存在著,天月按著膝蓋輕喘著氣,伊東歌詞太郎體貼地用衛生紙抹去他額上的汗液,「辛苦了。」

  「吶、你該說了吧。」沒拒絕對方的好意,天月站直身子,看向身旁的男人,「來這裡做什麼?」

  「看了不就知道了嗎?」伊東歌詞太郎慢條斯里地說,沒有詳細解釋的意願,「當然是來祈福。」

  「是嗎?」會這麼單純才怪。

  既然對方不想說,那自己再怎麼逼迫他也無用。天月聰明地選擇了放棄繼續追問,瞥了眼身旁豪邁地將錢幣往扔進木格內,閉起眼睛狀似誠心許願的他,自己也跟進行動。

  『吭噹。』硬幣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天月虔誠地拍拍手,在心中許下近期的願望。

  「你許了什麼呢?」伊東歌詞太郎好奇地問著驀然展露笑意的戀人,心裡不禁有了期待。

  倘若是能夠由自己來實現的願望,那麼就太好了。

  「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笨蛋。」睜開雙眼,心情顯然好了很多的天月無情地抨擊了伊東歌詞太郎。

  、真過份啊。」語氣一點也聽不出抱怨成分,在天月面前,他始終是維持平穩而溫和的狀態。

  「你就特地帶我來這許願?」無視男人各種試探,天月逕自轉回方才被無視的話題。

  「跟我來。」顯然許願真的只是附帶任務罷了……而既然附帶任務完成了,接下來便是主線任務。伊東歌詞太郎順手牽起天月,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前進。

  看著他領著自己輕車熟路地前進,天月望著他的背影,漸漸出神了。任由對方牽著自己這種事,若是以前的他絕對是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相信啊?

  抿著唇,天月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真的……

  「天月くん?」伊東歌詞太郎伸手於天月面前上下揮動,試圖喚回天月遠離的神智,「該回神了哦。

  「嗯?」

  「已經到了。」他擔憂地看了自家戀人一眼,希望他不是被病人給傳染了感冒才好啊,「沒事吧?」

  「我真的沒事。」對於今天異常容易出神的自己,天月並不放在心上。只是專心打量著周圍的情景,相同的建築特色告訴他,顯然他們還是在同一個區域,「這裡是哪裡?」

  「嘛、不重要啦。」伊東歌詞太郎於一旁的花圃落座,放下身後的包,自其中將吉他給拿出來,邊把吉他調到最適當的狀態,邊回應著天月,「天月くん找個地方坐下吧。

  「是、是。」天月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看來已經明白伊東歌詞太郎想做什麼了,也不阻止對方的念想,不在意地直接於地面坐下,正好與他呈現面對面的狀態。

  「咳、咳──」伊東歌詞太郎邊調整著吉他的狀況,邊清嗓將聲音恢復到好的狀態,還不忘關心一下戀人,「天月くん,怎麼這個表情?」

  「不、我剛才還在想你帶吉他出來的用意。」早該知道這個男人興致一來就會做些什麼才對。天月搖搖頭,自動調整著舒服的姿勢。

  「這是為了讓天月くん高興才舉行的哦。」綸了幾個和弦,伊東歌詞太郎揚起爽朗的笑容,台下的觀眾雖然只有天月一人,但那人可是他的一切啊。

  只要能讓天月くん感到開心,無論是要他做什麼,他都會二話不說地去執行。

  只要天月くん開心。 

  「如果我不滿意的話,你今天就打地鋪吧。」明明早該習慣了,但這樣愛意滿盈的視線緊盯著自己,天月卻感覺莫名害臊。

  「絕對會讓你滿意的。」俐落地順下弦,串串的音符自伊東歌詞太郎的手中跳動浮出,「我可不想在這種天氣睡地板。

  伊東歌詞太郎優雅地翹起腳,吉他就靠著自己的大腿,熟練地刷了幾個和弦,確保達到狀態以後,才再次開口,「どうも、伊東歌詞太郎です。(你好、我是伊東歌詞太郎。)」

  「噗嗤。」雖然這已經是慣例開頭,他也該習慣了,但天月很不給面子直接笑了出來,同時還是配合地拍著手。

  伊東歌詞太郎挑眉望著拚命忍笑的情人,上下刷著弦,「今天是為了天月くん一個人的路邊Live哦!」

  「好啦。」努力保持正經的樣子,天月絕不會承認心裡頭的那股令人心慌的悸動,「開始吧!」

  「願い事聞いてよ──(聆聽我的、願望吧──)」無限的思緒縈繞胸口,吶喊般地唱出,「消えない一番星──(那於夕陽初見的永不消失的星星──)」

   

  

 22.  只有自己在默默遵守玩笑時的約定:如果十年之後都沒結婚那就在一起吧

 

  「消えない一番星──(那於夕陽初見的永不消失的星星──)」渾厚的嗓音流瀉而下,天月愣了下,靜靜地抬起頭,注視著正用溫和的目光緊盯著自己的伊東歌詞太郎。

  轉開視線的話,自己就輸了。

  這種感覺根本毫無根據啊。天月鬱悶地癟癟嘴,但視線依舊停留在伊東歌詞太郎身上,努力忽視愈發不對勁的心跳,專心一意凝聽著他所說的、為了自己所唱的歌曲。

  「全てが緩やかになって──秒針も疲れた頃 一切都變得緩慢起來──在秒針也疲倦了的時候。)」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伊東歌詞太郎淺笑著,手上的動作卻一點也不馬虎,「神様の悪戯が二人を引き寄せた(神明的惡作劇撮合了我倆)」

  「呵。」天月也跟著輕笑出聲。

  大概真的是神明的惡作劇吧。

  天月自忖,否則普天之下如繁星般勝不勝數的人,為何自己偏偏就是喜歡上了這個男人呢?

  「ずっと後ろめたかったずっと触れないでいた(一直都感到內疚、一直都無法觸碰。 )」苦澀的情緒很好地傳達出來,天月閉了閉眼,雙拳緊握,「奥底に仕舞いこんだ甘くて苦い心(藏於深處的那既甜又苦內心。)」

  最接近自己的人,肯定就是伊東歌詞太郎了。

  他雖然與まふまふ相識多年,但天月就是無法像交付給伊東歌詞太郎這般,將自己全副心神託付給まふまふ這個人──如果能行的話,那就不該是與他交往了吧?

  「世界は速くて私だけ追いつけないの(世界如此急速,就只得我追趕不了呢。)」漸弱的語氣拉長了歌詞當中的苦悶,轉而帶出下一句的不捨及愛戀,「あなたがいた景色を忘れたくないなんて──(但我不願忘記那片有着你在的風景啊──)」

  「笑うよね!(笑吧!)」

   伊東歌詞太郎調皮地對著天月眨眨眼,成功地換來天月的笑容,聲音停止的同時弦聲驟斷,下一秒彷彿按捺不住而懇求一般,伴隨著被更動的歌詞湧出心頭,「『あの月があなたで』一億年も前から恋してた(『那輪明月就是你』我從一億年前起就戀上了 。)」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天月的,伊東歌詞太郎自己也不記得了……但這點似乎又不是那麼重要呢。

  他蹙起眉,弦聲絲毫不亂。

  嘛、反正他關注的只是從來都只是天月這個人而已。

   泣きそうな顔なんて(欲要哭泣的表情之類的、)」停頓了一下,與自身理念產生共鳴的歌詞,伊東歌詞太郎低吼著唱出,『見たくはないよね!(我不想看到啊!)』

  總是揚著羞澀笑容的天月くん──伊東歌詞太郎抿了下唇,重新將笑容掛回臉上。

  但這才是自己如此愛慕他的原因不是嗎?

  「流れ星を見たとき照れくさくて隠してたけど (看到了流星的時候、雖然害羞得想要躲起來 )」語調放緩,連帶著表情也柔和了些,伊東歌詞太郎闔上雙眼,如同真的在祈禱一般詠唱,「本当は願っていたのずっとそばにいたいよ── 但我還是許下了願望呢、『我想一直待在你身邊啊──』)」

  『我想要一直陪伴在天月くん身邊。』回憶起方才於神明面前許下的願望,他淺笑著。

  自己已經擁有了這麼多,還再次向神明祈求了,這樣的確是、太貪心了啊。

  這或許就是人的罪過吧?伊東歌詞太郎重新睜開雙眼,他凝望的只得是那唯一的存在。

  他想要的更多、更多啊!

  所以……這叫他怎麼能放手呢?

   「奇跡が──途切れて、離れ離れになる前に (奇跡──中斷了、在彼此分散遠離之前。)」伊東歌詞太郎沒多作停頓,溫柔的語調令人不自覺沉淪其中,「お願い聞いていてね(拜託了、請聽一聽。)」

  「伝えたかった言葉を──(我想要告訴你的說話吧──)」

   請實現我的願望吧,天月くん

  刷著弦的動作停了下來,伊東歌詞太郎抱著吉他,上身略為前傾,用此生最誠懇的語氣道出,「天月くん、ありがとう。(謝謝你。)」

  「吶。」他阻止了對方打算繼續往下唱的行為,用相較於平時更低了些的嗓音,輕喚著男人的名字,「歌詞太郎さん」「嗯?」看見天月與平常相異的狀態,他不由自主地直盯著前者看,雖然他也明白這樣很失禮──但他就是怎麼也無法轉移視線。

  像是正看著對方,又像是什麼也沒再看。

  他揚起一抹與平時大相逕庭的笑容,讓首次見識到的伊東歌詞太郎不禁看得癡迷,「如果十年後我們都沒結婚,那我們就在一起吧。」

  「好。」他立刻允諾下來,毫不猶豫。

  難以言喻的甜蜜使伊東歌詞太郎笑開了,像是歷經長期抗爭,終於成功得到想吃的糖的孩子。

  有什麼好遲疑的呢?

  或許這只是你一時的玩笑,但倘若這是你目前能給我最大的承諾……那我也就只能緊握不放了。

  「天月くん,做好覺悟哦。」伊東歌詞太郎輕柔地將吉他靠著牆壁,修長的雙腿朝著天月的方向邁步,最後停在天月面前。他傾身捧住天月的臉,低沉的嗓音讓天月的心跳不自覺加快了,他強調般地說著,「我絕對、絕對不會認輸的。」

  「那就試試吧。」天月接下對方的挑戰書,挑釁似地說道,「我可是有隨時放手的權利──唔。」

  狠狠地吻上天月喋喋不休的唇瓣,將對方所剩的話與全數吞嚥下肚,與最初的動作相反的是溫柔地撬開牙關,近似安撫性質的舔舐,卻使得天月的臉頰比平時更紅了。

  似乎這樣的吻,比起直接的佔有與赤裸裸的慾望,更令人害臊啊。

  但天月沒捨得推開面前的人,緩慢舉起手,毫不客氣地抓著伊東歌詞太郎擁著自己的雙臂。

  無視口袋裡傳來的震動,天月閉上雙眼,身心全投入於此刻的吻中。

  牢牢緊握在手中的充實感,是如此的令人愛不釋手。

   

  ※

   

  真希望再來一次啊。

  伊東歌詞太郎滿足地舔過唇瓣,眼角餘光偷覷著身旁臉色一變再變、十分精采的情人。

  吻畢後,天月好一段時間沉浸於方才的氣氛當中,彷彿失神般任由伊東歌詞太郎拉著步向回程的路上,半點反應也沒有。

  但過了一會兒,回過神來的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方才做了什麼事,旁若無人地接吻而害羞得無可附加的天月,惱怒地瞪著笑容滿面、半點懺悔之意都沒有的伊東歌詞太郎。

   此刻滿足的狀態讓伊東歌詞太郎將情人的憤怒眼神全當成了撒嬌,滿心的歡喜全化為帶著傻氣的笑容,嘴角竟是怎樣都無法撫平。

  「天月くん──」

  「啊啊、閉嘴!不要叫我!」天月另一手遮著臉,哀號著。

  太、太羞恥了!

  神啊、乾脆讓我死了算了吧……

  「天月くん大好きだよ。

  「你閉嘴──!」

  真是夠了!

  自己到底是那根筋不對了,才會提出這種承諾啊?

  天月羞愧難容,恨不得一頭朝旁邊的牆撞去。

  「別害羞嘛、笑一個。」

  天月恨恨地看了男人一眼,冷哼一聲,沒打算回應對方孩子氣的要求。

  罷了、承諾就承諾吧!

  反正自己是絕對不會認輸的。

 

 (連結為buzzG作詞作曲、伊東歌詞太郎試唱的『約束のスターリーナイト(約定的星夜)』,當中的日文歌詞,中文歌詞引用自Vocaloid中文歌詞wiki,由kyroslee翻譯


 

 

⋛⋋祝福大家情❤節快樂⋌⋚

雖然是根本沒情人可以慶祝,但還是應景更文了。

 

總之呢,甘党組也順利結束了。

能順利在情人節脫稿也是值得慶祝的事情啦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