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藍

CP:そらまふ

 

 

─架空設定 

─ニコニコ(萌糧)同人創作社^//u//^)的接龍活動。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大海是生命之母,這話向來是毫無爭議的──特別是對於まふまふ來說,這又是深刻的體悟。

        首先入眼的不為他,僅只一片藍,直到漸漸懂事以後,他才明白母親的意思:『這是我們共同的母親。

 

※             ※             ※

 

        鬱悶地拉著自己的髮絲,在周圍一片藍的情況,以及他們這一支所有人髮色都是藍色的襯托下,顯得異常的突兀。

他不滿地癟癟嘴,為什麼就只有他是白色呢?

 

放棄繼續為這個既定的事實哀嘆,快速地移動到他某天意外發現的位置,能夠輕易地避開所有人的視線。俐落地甩了下尾,直線上升,將頭探出海面,又是一聲驚嘆。

和海面下的世界完全不同,上面的世界顯然不是那麼安詳。最上層也不是平靜無波的水藍,而是一望無際的黑幕,上頭點綴著無數的微光,於晦暗的世界踩踏著輕盈的步伐,躍動著屬於自己的舞曲。

 

まふまふ一向喜歡海面上的世界。

 

如同人都會嚮往外面的世界一般,まふまふ也不例外。為了滿足所有人的好奇心,出現無數的童話故事描述著陸地上的生活,但卻只是如同鴻毛撩撥心頭,愈發讓人心癢難耐罷了。

按捺不住好奇心的まふまふ,某天成功窺視到上面的世界以後,便對於外頭著了迷。無論知情的友人如何阻止他的行為,卻始終無法改變他的心意。

 

動作輕柔地游向一旁的沙灘,輕車熟路地趴上形狀怪異的石塊,尾巴有一下沒一下地拍打著身下的危石,眨眨紅玉般的眼,深吸口氣,吐出第一個音。

傳說不是沒來由的,塞壬能輕易迷惑奧德修斯的媚惑嗓音是最好的寫照,身為人魚彷彿獲得上天除去雙腿的彌補,張口便是勾人的音律。

醉人的嗓音與他的好心情相容,被輕快的旋律吸引而來的是無數的小動物,中邪似地直盯著難得上岸的人魚。

 

說來也真奇怪,越美的東西越有毒,這點是人盡皆知的事實,但彷彿生來是為了尋求游走在死亡邊緣的刺激感一般,此刻竟無躲避的存在。

 

一曲完畢,心滿意足地與四周的動物們玩了一會,算算也差不多到了該回去的時間了,依依不捨地道別過後,一蹦一跳地跳到岸邊。

正當まふまふ總算願意回去,準備跳下海的時候,一道身影飛撲而來,直接將他壓倒在地

 

まふまふ被撞得眼冒金星,吃痛地揉著後腦杓,破口大罵,「你做什麼!」

「不……嘖。」壓在他身上的男人正準備起身的時候,一聲槍響乍起,快速地抓著まふまふ又滾了一圈,千鈞一髮地躲開朝向自己射來的子彈後,拉起對方三步作五步地避到岩石後頭,冷聲交,「躲好。

然後又是無數的子彈,無情地打在岩石上頭。

 

受到驚嚇的まふまふ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的時候,槍響突然停止了,人體墜地的沉悶聲響起,男人瞥了呆愣的まふまふ一眼,逕自繞過岩石,「太慢了。」

「你突然衝出去會嚇死人的啊。」

まふまふ偷偷自岩石後方探出頭,大概是男人同伴的人,正對著男人沒好氣地教訓著,「不能怪我們。

「沒看到那條魚被瞄準了嗎?」頭對著まふまふ的方向點了一下,「別躲了,出來吧。」

遲疑了一下,還是順從地向外跳去,羞澀地說,「謝謝你。」

 

雖然方才被壓倒時有怒罵的衝動,但明白男人是在保護自己以後,まふまふ忍不住為剛才自己的想法感到抱歉,「謝謝你保護我。」

「你是笨蛋嗎?」男人沒接受、也沒拒絕まふまふ的道謝,嚴肅地說,「你身為人魚,居然在岸上保持魚尾型態?

「嗚……」まふまふ哀鳴了一聲,不是他不能變,他只是不想變!不過他不想多做解釋,於是說,「我、我沒辦法變……」而他也沒料到,除了人魚自身以外,竟還有人知道人魚的型態是可以轉變的。

「不能變還敢到岸上來?」男人的同伴驚訝地看著まふまふ,「該說你膽大呢?還是說你無知?」

 

越說越沒了底氣,卻又有股莫名的怨氣湧上。まふまふ不滿地嘟著嘴,自己要不要變不關他的事吧?

 

「好奇?」注意到まふまふ的眼神,男人輕笑著開口,「想出去看看嗎?

「想!」反射性地回答以後,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まふまふ紅著臉,在胸前揮揮手,「我什麼都沒說。

「他的意思是邀請哦。」接過男人簡潔有力的話語,身為同伴的人非常自動地解釋著,「你要跟我們一起出海嗎?」

「可以嗎……」まふまふ心動了,如果放不下海面上的一切,就這麼回到海裡去的話,他絕對不甘心,說什麼也想看見更多

「條件是,你必須親自回海裡,告訴你的族長,你要跟著我們一起出海。」相當有耐心地講解著。

 

到這時候才赫然發現他們竟然沒有介紹自己,就已經在拐騙這條小魚一起出航了。這樣下去對方連要跟誰一起出海也不知道,就會傻傻地跟上了吧。

 

連忙補充介紹,「我是伊東歌詞太郎,他叫做そらる。

「我是まふまふ。」乖巧地跟著介紹了自己,但隨即又擔心起了現實的問題,「族長會同意嗎?」

「沒問題的。」

「可是……」

「機會是由自己爭取而來的。」被稱為そらる的男人冷漠地說,「如果你連這點小事都不能搞定,那你這輩子就乖乖待在海裡吧。

 

雖然そらる這番話相當冷酷,但卻更加堅定了まふまふ想出行的決心,「我要去。」

讚賞地看了沒因為自己的話而心生退卻的まふまふ一眼,再次開口,「明天晚上,我們在這裡等你。」說完便直接轉身離開。

「他生氣了嗎?」不安地問著身旁的伊東歌詞太郎,他實在是看不透そらる在想些什麼。

「他這是稍微認同你了。」笑吟吟地解釋男人的行為,「加油吧,明天見。」跟著そらる的腳步,消失在まふまふ面前。

 

看了依舊平靜無波的海平面許久,まふまふ遲遲不能反應過來,這究竟是不是自己幻想出來的夢境呢?

不論這是夢境也好,真實也好,已經下定決心,為了不在未來感到後悔,他必須要出行。

 

秉持著這番信念,まふまふ咬牙跳回海中,朝著部落游回去。

 

※             ※             ※

 

        他呆愣地望著蔚藍的海水,對於方才發生的事情至今仍感到不可置信。

翻騰的波浪不時襲擊岸上的岩石,冰冷的溼意碰上了まふまふ的尾巴,卻喚不回他不知道神遊到何方的自我

 

        左翻右滾好不容易混過一個晚上,まふまふ這才鼓起勇氣,游到族長室門前,深呼吸後敲門,「請進。

        「打擾了。」快速地進入、關門,動作一氣呵成,也顯現了他忐忑的情緒,忸怩地拉著衣擺,「那個……」

「有什麼事就快說吧。」與溫和的外表大相逕庭,他們這一支的族長向來以火爆聞名。

「是!」懼意都被嚇得退散了,為了避免沒耐心的族長發火,まふまふ趕緊說明來由,「我想出海!」

 

終於說出口的放鬆感湧上,不論結果是成亦或是敗,まふまふ相信自己也不會感到後悔了──至少他問心無愧。

但無論如何他還希望能順利出行,瀏海遮蔽了まふまふ的眼,將深切的期望隱藏其後。

 

「那就去吧。」

「對不……啊?」都已經準備好要道歉離開了,聽到的卻是意料之外的回答,まふまふ震驚地抬起頭,「真的?」

「反正一定又是そらる那邊吧?」

「是的。」為什麼會知道是跟誰一起?

「沒關係,去吧。」族長不愧是族長,鎮定的神情彷彿まふまふ只是開口邀請他去喝下午茶,而不是要離家一般,「他們會照顧你的……還是說你不想去?」

「我以為他們都是人類,族長你會拒絕的。」

「誰說他們是人類的?」一股微妙的情緒油然而生,覺得奇怪地上下打量著,害得まふまふ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才悠悠地開口,「他們那船,清一色都是人魚。

 

「啊?」他沒有聽錯吧?

「啊什麼啊,沒事了還不快點出去。」不耐煩地揮手趕人,邊向牆角招手,彷彿是影子般,方才完全感受不到其存在的男人從牆角浮現,朝著他的方向走來,「你打擾到了。」

「……對不起,我這就離開。」在自家族長拉著那個男人的衣領來個火辣的熱吻之前,まふまふ飛也似地逃離了。

 

總覺得好沒有實感啊。

まふまふ咬著剛才順手拔來的海草,回憶著前不久才發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他意料,輕鬆地解決了。

 

「在發什麼呆呢?」

「嗯、歌詞太郎さん。」回過神來,伊東歌詞太郎正疑惑地看著他,まふまふ連忙擺手,「沒事。」

「成功了?」

「很順利。」順利到他現在還以為是作夢,「原來你們也是人魚啊。」

「是的。」伊東歌詞太郎笑吟吟地回應,好像對於『知道他們也是人魚』這件事一點也不意外,「只是我和そらるさん的支系不同,我們家族是世交。」

 

頷首表示理解,まふまふ跳下岩石,「要走了?」

「嗯。」領著まふまふ往停船的方向走去,「待會介紹其他人給你認識,其中一位是我的半身。

 

人魚族所言之半身,意即伴侶。

在族中祭司帶領下遵從古禮完成儀式後,便絕對無法再將另一人烙上心頭,等於是成了對方身體的一部份,所以才有『半身』的稱呼。

 

「你已經禮成了?」錯愕地看著前方的人,不敢相信這人竟然已經死會了。

「嗯……外表的年齡不能相信的。」大概也知道まふまふ的問題是什麼,他婉轉地表示,「你也沒有外表那麼年輕吧?」

一語中的,まふまふ只能摸摸鼻子,快步跟上伊東歌詞太郎的腳步。

 

遠遠地便能看見停靠在岸邊的船,上頭有不少人在走動著,調整著船的狀態,其中一名正在指揮的少年,注意到他們的到來,大聲宣告著,「歌詞太郎さん回來了

「真的?」有一人從房內衝到欄杆旁,找到位置以後,朝著正在走上船的他們走來,「歌詞太郎さん。

「剛剛這樣跑,很危險啊。」寵溺地拍拍對方的頭,「要小心點哦。」

「我知道啦。」紅著臉揮開伊東歌詞太郎的手,好奇地看著走在他後頭的まふまふ,「他就是そらるさん邀請的對象?」

「是哦。」親暱地攬著來人的腰,轉身招呼まふまふ上前,「這位是我老婆、天月。

        「誰是你老婆!」黑著臉狠狠給了對方一個肘擊,無視痛地後退兩步的某人,天月開心地介紹自己,「你好,我是天月。」

        「我是まふまふ。」有一種碰到同類的感覺,まふまふ興奮地握著天月的手,「請多指教!」

「天月くん真過份啊,有新歡就不要我了。」伊東歌詞太郎揉著被攻擊的腹部,哀怨地看著相談甚歡的兩人。

「什麼新歡?」天月瞪了他一眼,頗沒良心地揮手驅趕,「快點去跟そらるさん通報你任務完成吧。

 

看著天月目送了心不甘情不願離去的伊東歌詞太郎,まふまふ不禁感慨了下,「感情真好啊、你們。」

「誰跟他感情好了。」天月嘴硬地說,拒絕承認這個事實,但染上臉頰的緋紅曝露了他的真心,まふまふ僅僅笑而不語,但同時也感到相當羨慕。

 

什麼時候まふまふ也能找到自己的半身呢?

        告別了被回報結束的伊東歌詞太郎拖走的天月,まふまふ用力伸了個懶腰,對於目前的狀態感到非常滿足。

照著方才離去前的兩人指引的方向到了自己的房間,走到窗邊坐下,看著外頭的因晝夜而轉黑的海洋,不禁回想起了頗具盛名的詩人,獻給大海的詩句。

 

『母親蘊釀了我們的未來,而你編織著我的夢想。』

 


 

⋛⋋祝大家新年快樂⋌⋚

 

2015年初次更文就獻給了社團w

超久沒有更文了啊!(還敢講#

 總之好久不見了大家w

 

這個是接龍活動的產物,由於腦袋又抽風,爆了這麼一個詭異的腦洞出來,寫著寫著發現這就是個坑啊!

之後的可能有時間會繼續補,但應該不會太快。

 

下次再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御崎
  • 請問……有後續嗎???
  • 目前是沒有排程要寫後續的呦。

    SIMA 於 2016/04/08 21: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