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Little White Cat ─(番外02)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架空設定 

 

─Little White Cat正文以そらまふ為主,番外則不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每每回憶起這個害他必須在公文海中求生存的慘劇,un:c至今都顫抖不已。

  而一切的一切,都是從un:c與はしやん的約定開始的……

 

        

 

        「吶、吶、un:cちゃん」

        被總是偷懶不做事的そらる折騰了一天以後,回到家便趴臥在沙發上的un:c,心想這就這麼死了算了的時候,身上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重量。

回頭望著正壓在自己背上的はしやん,un:c努力提振精神,問道,「怎麼了嗎?」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們後天去約會吧。」

……你想去哪裡?」un:c沒有因為喜悅而沖昏頭,一秒答應はしやん。但並非他不想跟はしやん約會,un:c覺得自己也需要放鬆一下,但真的不能亂答應──上次はしやん居然、居然抓他竟然去盜龍洞啊!自己還活著真是個奇蹟!

「後天有展覽哦。」はしやん扔了個下午在路上拿到的宣傳單給un:cun:c接過以後,看了下上頭的資訊,「哦──上次說的那個?」

「嗯。」

拿出手機點開行事曆,確認後天沒有大事要做以後,un:c爽快的答應了,「那就去吧。」不過在那之前……un:c伸手抓住はしやん的領口將對方下拉,臉湊近了はしやん,但大概是因為習慣了、所以はしやん沒有太大反應。

        「這次、輪我了吧?」舔過唇瓣,十足十的邪佞。

はしやん聳聳肩,沒有──或者說不忍心──拒絕對方的邀請,放任un:c逐漸靠近,就在距離連彼此呼吸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唇瓣略為張開的時候──手機鈴聲就這麼響了。

        兩人同時轉過頭,望向桌上正努力彰顯著存在感的手機,はしやん自動的退開身子,而獵物逃跑了的un:c嘖了一聲,撈過手機接起,「喂?」

 

        『喂──un:cさん嗎──?』

「まふくん?」認出聲音的主人是誰以後,un:c疑惑的將螢幕拿到眼前,上頭明明顯示的是『そらる』不是嗎?

『哦哦、そらるさん──真的可以聽到un:cさん耶。』聲音稍微遠了一點,大概是まふまふ興奮之下將手機拿開了吧。
       
『你不講就把手機給我。』從對面傳來そらる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不耐煩。

まふまふ要說啦。』まふまふ的音量再次變大,看來是終於想起另一頭的un:c了,『喂喂?』

「發生什麼事了嗎?」接收到はしやん詢問的眼神,un:c打了個『我也不知道』的手勢給對方,然後順手按下了擴音鍵。

『そらるさん說、後天有、嗯──』似乎是在斟酌用詞,不過還是沒想到適合的,結果還是照原話敘述,『後天有死老頭要來探訪,讓un:cさん不能放假哦。』

「什、」聽到這個訊息的un:c差點沒岔了氣,「等等、我後天──喂!」沒等un:c把話說完,對面的まふまふ──還是そらる啊?總之電話被乾脆的掛斷了。

 

當然也有聽見這件事的はしやん,跟un:c交換了一個眼神,「現在怎麼辦?」

「呃──」un:c苦惱的撫額,努力的思考著解決的方案。一邊是上司,一邊是情人,總之他陷入了兩難的情況。

「真的沒辦法就算了吧。」はしやん善解人意的說,不過從他的表情看的出明顯的失望──畢竟誰上一秒才像是踏入天堂,下一秒就被現實狠狠嘲笑般的扔回地獄,誰也開心不起來吧

「嗯……」實在是想不到解決方案的un:c,抬起頭來正準備跟はしやん道歉的時候,意外的看到了放在桌上的報紙頭版以後,直呼,「我有辦法了!」

「不用勉強沒關係啦。」

「不、真的有辦法。」un:c終於再度揚起笑容,「總之等下你就知道了──現在先去超市一趟吧。」

 

總算是找到、可以跟はしやん順利約會的方法了!

 

 

まふまふ百般無聊的在沙發左翻右滾,同時不斷的唸著,「そらるさん──陪まふまふ玩啦──

        ……」就算是已經被對方這樣吵一個早上了,そらる依然淡然自在的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手中的書本,「等下天月會來,你去找他玩。」

「ええ?」まふまふ終於停下了打滾,趴在沙發上眨著圓潤的紅瞳,「不是un:cさん他們要來嗎?」

「因為等下歌詞太郎也會來。」そらる伸手順著まふまふ柔軟的髮絲,嘴角略揚

「好、嗯?」舒服的半瞇起眼,享受著そらる難得的溫情,連耳朵跟尾巴沒隱藏好,偷跑了出來悠哉都沒發現,聽見門鈴聲後,就這麼搖晃著尾巴、蹦蹦跳跳的去應門,然後不意外看見門後的四人。

「你的耳朵跟尾巴跑出來了哦、まふくん」伊東歌詞太郎率先走進屋內,忍不住摸摸まふまふ的頭,身為一個標準的貓癡,雖然最愛的還是自家老婆,不過看見貓咪總會有股想蹲下來玩的衝動。

 

        反射性的伸手去摸頭上跟後方,柔軟的觸感證明了伊東歌詞太郎的話語,但まふまふ其實一點也不在意,「沒關係啦。」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まふくん的顏色真漂亮啊。」天月感嘆著,自己是很普通的棕色,跟まふまふ雪白的顏色相比,一點也不突出。

「不過我最愛的還是天月くん哦。」伊東歌詞太郎轉過頭,認真的說。

聽到伊東歌詞太郎的話語,令天月不自在的咳了一聲,一抹紅霞染上雙頰。

「はしやん啊、我的墨鏡呢?」走在他們倆後方的un:c裝作一臉痛苦的樣子,但藏不住嘴角的笑意,以及眼底深處的戲謔。

順手將門給掩上,はしやん配合的說,「放在家裡沒帶──要不我給你買一副?」

「……吵死了。」天月的頭只是越來越低,連耳朵也染上了緋紅,快步的往客廳的方向前進。

沒忘記自己到場的真正目的,un:c聳聳肩,拉著はしやん一同前往。

 

「好慢。」そらる不耐煩的說,同時手正用不會讓對方感到不適的力道,把玩著まふまふ的尾巴。

在開完門後就已經先跑回客廳的まふまふ自動的跑去跟そらる坐一張沙發。像是沒長骨頭似的,懶散的倚靠在そらる身上,也難得的沒被對方一掌拍開。

沒理會友人的慣性抱怨,伊東歌詞太郎笑吟吟的拉著還處於羞澀狀態的天月,在剩下的沙發上坐下。而動作稍慢的un:c跟はしやん只能自認倒楣的席地而坐……反正地板上有鋪著柔軟的地毯,也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

 

「明天該怎麼辦?」伊東歌詞太郎雖然提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但臉上的笑容自從看到そらる的動作開始就沒有消失過。

瞧了伊東歌詞太郎一眼,そらる決定無視,「隨便應付過去吧。」

「可是……」

 

原本很專注在聽そらる跟伊東歌詞太郎對話的まふまふ,突然看到一直朝自己招手的un:c,確定そらる不會那麼快談完以後,俐落的跳下沙發,往un:c那過去,「怎麼了嗎?」

「まふくん你……GameStartun:c裝作遲疑的樣子,神秘兮兮的看著まふまふ,「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11月11日,不就是光棍節嗎……?。」まふまふ回答,不解的望向un:c,「可是まふまふ已經不算是光棍了啊。」

「咳!」誰告訴まふくん今天是光棍節的!un:c差點沒被口水給嗆到,在はしやん的拍背下緩過氣以後,「今天除了光棍節以外,還有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哦。」

「嗯?」連帶著被好奇心被勾起的天月,和まふまふ一起眼巴巴的等待答案。

「看──」從背包中用力的抽出一盒Pockyun:c笑的不懷好意,「今天是PockyDay」拆開外包裝,拿出一根Pocky,遞給身旁的はしやん,「所以要玩PockyGame哦。」

……!」原本搞不太清楚un:c用意的はしやん,在un:c的眼神示意下總算明白了,然後立馬瞪了對方一眼,什麼時候有這個環節了?

 

雖然有些不甘願,不過はしやん還是乖乖的叼住其中一邊,un:c略微施力就著對方的手腕,將はしやん往自己的方向拉進,同時咬住Pocky的另外一邊。

『喀』的聲音隨著un:c啃咬著Pocky的動作響起,愈發接近的雙唇讓はしやん感到不妙,他本以為只是演示一下而已,沒想到會假戲真作。

「等、唔」正打算阻止un:c的はしやん,被un:c趁其不備,唇瓣直接貼上,煽情的舔了一口後,un:c才退開,「多謝招待。」

 

「え──這就是PockyGame嗎?」跟看的目瞪口呆的天月完全相反的反應,まふまふ躍躍欲試的接過un:c遞來的盒子,拿出一根,「あまちゃん──我們來玩吧。」

「我跟你?」天月往後退了兩步,他還沒忘記之前答應まふまふ之後的慘劇,「別開玩笑了啊!」

「當然不會真親啊。」まふまふ理所當然的說,咬住其中一端後,口齒不清的說,「まふまふ明天還想起床。

「……你說的哦。」得到對方的承諾,天月傾身叼住另外一邊,沒忘記不要觸碰到まふまふ的耳朵,以免又發生上次的情況。

 

而順利的達成目的的un:c,安撫好はしやん以後,萬分期待的看著まふまふ跟天月的遊戲。

まふくん果然太容易被拐了啊,雖然遊戲的對象跟他預定的好像不一樣,不過這點計算錯誤還在可容許的範圍內。

 

雖然得到了まふまふ的親口承諾,不過秉持著還是避免一下意外的情況,天月大概在距離3cm的位置便直接咬斷了Pocky,「可以了吧?」

「嗚……」其實相當失望的まふまふ,也不能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拎著手中的Pocky盒,走到已經和伊東歌詞太郎聊完了的そらる旁邊坐下。

失望的不只まふまふ一人,眼看著就快要成功了,但還是沒成功達到目的的un:c,哀傷的和はしやん交換著眼神,難道他們只能認命的接受明天的工作了嗎?

 

「有玩到就好了啊。」伊東歌詞太郎安慰著まふまふ其實從天月跟まふまふ準備開始遊戲以後,伊東歌詞太郎跟そらる兩人就果斷的放棄了談話,注意著那邊的動向,所以天月跟まふまふ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看的一清二楚。

「可是……」まふまふ哀傷的搖晃著手中的盒子,然後又看到了un:c在遠處打的手勢,忽然理解了對方的意思,「要不歌詞太郎さん陪まふまふ玩一次吧?」

「え、我嗎?」伊東歌詞太郎看了友人一眼,見對方雖然臉色不太好看,但是也沒有阻止的意思,大概是也不想看到まふまふ這麼失望的表情吧。伊東歌詞太郎輕笑,「沒問題啊。」

「真的?」得到了應許,まふまふ相當高興,但他也跟伊東歌詞太郎做了一樣的動作,望向そらる,但對方已經把頭撇過,表明了不想管。所以まふまふ高興的遞了一根Pocky給伊東歌詞太郎,「まふまふ要當吃的人。

「好吧。」反正不會真親下去就好。伊東歌詞太郎叼著另外一邊,微仰起頭。

「開始了哦。」まふまふ一臉認真的咬住另外一邊,一點一點的往伊東歌詞太郎的方向啃過去,身後的尾巴輕晃著吸引著伊東歌詞太郎的目光。

越發接近,只剩下一指的距離的時候,伊東歌詞太郎忍不住抓了まふまふ的尾巴,敏感帶被抓住的まふまふ,頓時紅了臉、失了氣力──總之一連串的悲劇導致まふまふ不小心親上了伊東歌詞太郎。

 

太過突然的事件也讓所有人都沒來得及將まふまふ拉開,發生的下一秒,そらる黑著臉將まふまふ拉進懷中,「歌詞太郎你──

「呃……」伊東歌詞太郎乾笑著,「意外、這是意外。」然後因為害怕自家老婆生氣,所以用眼角餘光偷看著對方,但讓他驚訝的是、天月竟然噙著看好戲的笑容。

「そらるさん……」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的まふまふ不可置信的捂著嘴,十足十的受到驚嚇模樣讓そらる愈發不爽。

 

「我們先離開了啊。」伊東歌詞太郎趕忙抓著還在看戲的天月,往門口衝去,同時不忘瞪了un:c一眼,如此意味深長的眼神讓un:c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

「你們、還在這裡做什麼?」看見伊東歌詞太郎跟天月兩人瞬間消失在家門口,そらる將矛頭轉向un:c以及はしやん,「還不快滾。」

「我們明天可以放假嗎?」佔有慾十足的環著まふまふ的動作,讓un:c明白、自己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再不滾、就工作到死吧。」聽見這句話的un:c,理解了對方的意思,於是心滿意足的和はしやん一起往門口的方向移動。

 

「そらるさん?」門口還依稀能聽見まふまふ不安的聲音,「そ、そらるさん你冷靜……冷靜一下、哇──

「哼。」

聽到まふまふ的慘叫,un:c替屋主將門反鎖,默默的離開了。

 

「沒問題嗎、這樣……」はしやん有種不好的預感,感覺之後會發生什麼很可怕的事情。

「沒問題……大概啦。」un:c其實也不是太有把握,但他樂觀的表示,「明天的事情就交給明天去煩惱吧。

那好吧。」好像現在擔心也無濟於事,はしやん將這件事拋諸腦後,專心的計畫起明天的行程。

「總之能放假就好!」

 

        而被伊東歌詞太郎拉著,已經回到家的天月,坐在床沿邊,看著正用衣架掛起外套、始終笑容洋溢的伊東歌詞太郎,忍不住質疑對方,「你是真的沒反應過來嗎?」

「嗯、你指哪件事?」伊東歌詞太郎裝傻著。

「當然是まふくん的反應。」

「真的沒反應過來啊。」伊東歌詞太郎微笑的表示,「那麼突然的情況怎麼可能來得及呢?」

「來不及才怪……」天月低喃著。

 

天月根本就不相信對方所說的『反應不及』。

根本是被まふくん的耳朵跟尾巴給迷惑了吧?這個伊東貓癡太郎!

 

「話說回來、天月くん。」突然將聲音給壓低。

「嗯?」

「你剛剛、在看好戲對吧?」不知不覺走到床邊的伊東歌詞太郎,用燦爛的讓天月冷汗直落的笑容,彎腰欺上天月。

「等等、啊──」

「不等哦。」伊東歌詞太郎俐落的解開天月的釦子,邪魅的舔過唇,「我開動了。

 

   

  總之雖然un:c成功的得到了假期,和はしやん兩人恩恩愛愛的去看了展覽,不過自那天過後,工作量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翻了好幾倍,害他們倆差點沒給公文淹死。

 

   在隔天僅能哀傷的趴臥在床上,用手機聊天的まふまふ和天月,了解了對方同樣面臨的慘劇以後,暗自發誓以後絕對不答應任何人,堅持拒絕過這個節日。

 

         而得到了好處的そらる和伊東歌詞太郎,則私下交流著計劃──明年該如何拐騙自家老婆陪他們玩PockyGame才好呢?

 

 


 

  總之這本來應該是11/11的應景文啦w
  不過那天來不及打,所以就沒準時放了。

創作者介紹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awa
  • 伊東東好帥(又來
  • 總之不管怎樣你的重點都是歌詞太郎就對了(X

    SIMA 於 2014/11/17 19:13 回覆

  • hawa
  • 這是當然的阿(#####
  • 御崎
  • 空圍真的好萌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