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いかないで(不要走)

CP:そらまふ、微甘党

 

-此為まふまふ生日賀文。

-BGM → いかないで@歌ってみた【まふまふ】

-まふ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まふまふ隨意的坐在柔軟的白雲上晃著腳,百般無聊的打了個呵欠,伸手抹去眼角自動分泌的淚水,望著下方熱鬧的街道,悠悠的嘆了口氣。

 

「喂。」感覺到肩膀被拍了一下的まふまふ偏頭看向來人,有氣無力的說,「哦、是あまちゃん啊……」

天月抓抓後腦勺的頭髮,「過不久そらるさん就回來了啦。」不禁埋怨起了そらる和伊東歌詞太郎,為什麼偏偏就留下他們兩個呢?就算用不著他們兩位,好歹也讓他們跟去吧。

司掌雨水的そらる以及掌管雷電的伊東歌詞太郎,兩人向來都是很好的任務夥伴。相反的身為風神的まふまふ和維持著秩序的天月,大概是相性十分不錯的關係,所以總是被分在一起行動。

但天月總是忍不住懷疑,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管的住まふまふ的關係吧?

       

        あまちゃん、唷呼、あまちゃん你有聽見嗎?」まふまふ疑惑的看著直嘆氣的好友,伸手在對方眼前揮了下,發現對方根本就沒有聽見自己剛才說了什麼,聳了聳肩,まふまふ逕自翻身往下跳去,「那まふまふ先走了哦──」

        「哦、一路順……等等、走什麼啊?」反射性的想祝福對方的天月,話講到一半才注意到不對的地方。まふまふ已經往人間界跳下去了,情急之下只能跟著往下跳,「喂、まふくん、你要去哪裡?」不要害我被そらるさん盯上啊!

 

        まふまふ看了下身上極其華麗的衣物,歪頭想了下,還是決定換身平民一點的服飾,眨眨雙眼將手舉起,衣服變自動轉換成了方才在上頭往下看時,所看見的服裝。

        天月穩穩的落地以後,看見まふまふ身上的衣服,呆滯了一會,才說,「你換衣服做什麼?」

        「當然是下去玩啊。まふまふ理所當然的說,還奇怪的看了天月一眼,「あまちゃん你也快點換吧──」

        「重點不是那個啊!」天月頭痛的說,自己其實是在照顧小孩子吧?「等下そらるさん回來的話就糟了。

        興致高昂的まふまふ正望著不遠處的市集,聽到天月的話以後,動作停頓了一下,才賭氣的說,「不要管そらるさん了啦、他都不帶まふまふ一起去,為什麼まふまふ要聽話待在上面呢?」最重要的是そらるさん忘記了……まふまふ沒等天月回答,就直接往前衝去。

        「喂!」天月的青筋乍起,頭痛欲裂,遲疑了一下,還是把身上的衣服換掉,快步的追上まふまふ,「等等我──」

 

        因為身體不佳而鮮少下來人間界的まふまふ,對每一樣人類創造出來的物品都相當有興趣,一下碰碰這個,一下又望著另外一樣。

看見此景的天月,其實也能明白まふまふ想下來玩的原因,在心裡對そらる道歉了一下,便替用疑惑的視線看著自己的まふまふ講解著每一個東西。

「這個是什麼?」まふまふ好奇的指著通紅的糖,鮮豔的色澤讓まふまふ忍不住吞了口水,「好像很好吃……

「哦、小弟弟,你要吃吃看嗎?」老闆是個豪邁的大叔,看見まふまふ口水都快滴下來的模樣,遞了一支給まふまふ,「大叔請你吃一支啊!這叫做蘋果糖。」

看了下天月,發現對方沒有阻止的意思以後,まふまふ才接過蘋果糖,「謝謝。」轉動著手中的糖果,終於下定決心找了個位置便張口咬下,清爽的甜味布滿口腔,「這個好好吃……」まふまふ愣愣的說。

「對吧?」大叔爽朗的笑了,「大叔的蘋果糖最好吃了!小弟弟明年再見吧。」

「嗯、明年一定還會來的。まふまふ微笑的答應了老闆,沒注意到天月無奈的視線,也完全沒考慮到到底能不能來的問題。

「我、嗯?」正想出聲叫まふまふ回天上的時候,天月看見遠方飄來了烏雲,天色頓時暗了下來,緊張的拉拉身旁還想繼續逛下的まふまふ的衣袖,「歌詞太郎さん他們好像回來了。」但過了許久也沒得到回應,天月才轉頭看向まふまふ的方向,「你有沒有在聽……啊!」

 

まふまふ僵硬著身體,看向不知道已經看了多久的人,そらる雙手環胸,優雅的靠著樹幹,面無表情的看著まふまふ。伊東歌詞太郎笑容滿面的搖晃著手中的酸梅湯,對著注意到他們的天月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過來,而兩人都入境隨俗的換了套服裝。

天月看了下已經石化了的まふまふ,摸摸鼻子,直接拉著對方面對現實──希望他不要被整的太慘。

 

そらるさん……」被天月拉到そらる面前的まふまふ,因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所以只能低頭,緊拉著自己的衣服。然後過了一會,像是決定豁出去似的開口,「對──」

「不要這樣拉衣服。そらる動作輕柔的將被まふまふ蹂躪的衣服拉開,握著まふまふ的手,問道,「你吃過蘋果糖了吧。」顯然是有注意到まふまふ手上的竹棍

「啊?嗯。」そらるさん竟然沒生氣?まふまふ呆滯的回了話,愣愣的看著被握住的手。

「巧克力香蕉呢?」そらる就這麼帶著まふまふ往其他的攤位的方向走去,已經暗下的天色讓攤販們都點起了燈,與剛才逛街時天還明亮時的感覺完全不同。

「嗯、還沒吃到。」まふまふ掛起燦爛的笑容,反握住そらる,「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吃吧──」

「可以啊。」そらる揚起惡劣的笑容,將反應不及的まふまふ拉近,靠在他耳邊低聲的說,「你要用什麼來換呢?」

滿意的看著臉紅的跟剛才的蘋果糖有的比的まふまふそらる嘴角保持著愉悅的弧度。

 

「所以そらるさん這是不打算怪罪的意思嗎?」一直很擔心這件事的天月轉頭問著伊東歌詞太郎,對方聳聳肩,將酸梅湯塞進天月手裡,才回答:「誰知道呢──」

並不是太在意這件事情的伊東歌詞太郎比著射擊的攤位,「我們也下去玩吧?」

、要玩射擊嗎?」

「難道天月くん害怕了?」

「誰、誰會怕你啊!」被伊東歌詞太郎挑釁成功的天月,一把抓起木製的槍,「比就比、輸的請客!」

「是、是。」伊東歌詞太郎熟練的拿起槍,直接對著靶打了一槍,準確的命中了靶心,「換你了哦、天月くん。」

天月頓時危機感四起,打了幾發子彈以後,背後突然響起了眾人的驚呼聲。伊東歌詞太郎猛的將天月的槍拿走,放在桌上,付了錢給老闆以後,拉著天月到了高處的位置,靜靜的欣賞著炫目的煙火。

 

「哇、好漂亮。」まふまふ看著炸起的煙花,絢爛的色彩照亮了黑暗的天空,讓他驚嘆不已そらる注視著身邊的まふまふ,展露了一個絕對不會讓別人看見的笑容,握緊了まふまふ的手。

「下次還可以來嗎?」

「明年,乖乖的等我、陪你來吧。そらる回應了對方的期待,大概他也知道まふまふ只是在鬧彆扭──畢竟是個這麼害怕寂寞的人啊,「哪裡都不會去的。」

「嗯。」まふまふ難得安靜下來,默默的看著身旁的男人,「約好了哦。」

 

「對了。」そらる突然開口說,「恭喜你又老了一。」

「太過分了、そらるさん!」為什麼是老了一歲啊?不能直接說聲『生日快樂』就好了嗎?「そらるさん一定是嫉妒まふまふ比較年輕對不對?」

「嗯、你說什麼?」そらる頓時笑容滿面。

「……什麼都沒說。」まふまふ嚥下口水,裝作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回去你就死定了。」

「……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