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單戀三十題 ─(03)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luzkain

─全員學生設定
─這是空空點的文
─雖然是單戀三十題,不過都是甜文請安心食用。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11.  照顧生病的你(はしんく

 

  un:c有些緊張的拿著手中的紙張,聽著前奏,看向玻璃窗外伊東歌詞太郎的手勢,深吸一口氣,吐出第一句,「一人では夢の続きも……(朝獨自一人便連夢的延續……)()

  既高亢又清晰的嗓音迴盪在不算大的空間中,強而有力的歌聲彷彿能直接打入人的心中一般──讓人重新充滿了面對未來的勇氣。

  そらる與伊東歌詞太郎兩人隔著玻璃窗仔細的聽著,伊東歌詞太郎時不時打個手勢示意un:c哪邊的聲音要拉高、或者是放大,そらる遊刃有餘的操作著儀器,盡責的收錄著un:c的聲音。

  隨著歌曲的結束,un:c慢慢的平緩著呼吸,收回外放的情緒,然後轉頭看向伊東歌詞太郎,正巧後者也正看著そらるそらる停頓了一秒以後,高舉起手,比出了OK的手勢。

        「辛苦了、兩位。」總算鬆了口氣的un:c踏出錄音室,爽朗的說:「下次我請客。」

          「有人請我當然是不會拒絕啊。」伊東歌詞太郎笑瞇瞇的說,那笑容讓un:c哀悼了一下自己的錢包,因為對方肯定『攜家帶眷』的來。點點頭表示自己有聽到,然後摘下耳機放在機台上後,才說:「可以拿去給老闆了。」

          提早做總是比較有安全保障──能準時在生日當天送出的保障,理所當然的un:c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提早了一個禮拜就開始尋覓禮物,為的就是這份保障。

          「那我先離開了。」そらる背起掛在椅背上的隨身背包,以及方才才停止震動的手機,「歌詞太郎你來幫他吧。」

          まふくん又怎麼了?」伊東歌詞太郎好奇的問。

          「我只是告訴他不能將那隻蠢娃娃丟進洗衣機而已。そらる嘖了一聲,「他肯定沒看原因就在生氣。」

          「……辛苦了。」un:c由衷的說,同時無比慶幸はしやん不會給自己找這種麻煩。

          擺擺手道別的そら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商店,但背後散發的黑氣讓被留下來的兩人忍不住先替遠方的まふまふ默哀了幾秒。

  「我陪你把檔案拿去給老闆吧。」伊東歌詞太郎微笑的說,「順便看一下樣式。」如果不錯的話,以後可以考慮送一個給天月くん當禮物。

  「嗯。」顯然沒發現伊東歌詞太郎的真正想法,un:c還以為對方這麼有義氣,沒半途先離場,「希望はしやん會喜歡啊……」

  「肯定會喜歡的。」

  「如果是的話、那當然是最好。」

  un:c嘆了口氣,他真的覺得自己病的不輕──這樣說的話,對方是不是也病的不輕呢?

  到底是誰傳染給誰的呢?un:c在訂購單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並付清了款項,與伊東歌詞太郎告別後,漫步在路上。

  拿出手機發了條訊息給はしやん,得到了對方『沒問題』的回覆後,直接在前方的路口左轉,往熟悉的方向前進。

  那份名為『愛情』的重病。

   

  (連結為buzzG作詞作曲、un:c試唱過西へ行く(西行),當中的日文歌詞,中文歌詞引用自Vocaloid中文歌詞wiki,由hibiki翻譯。

   

    

 12.偷拍甘党

   

  伊東歌詞太郎有個不為人知、不、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的興趣──偷拍自家老婆。

  深受伊東歌詞太郎這個興趣殘害的天月,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當他在伊東歌詞太郎手機裡發現時的驚訝表情。

  事情是從一個被密碼鎖起的資料夾開始的。

  まふまふ以及そらる一起走到宿舍門口的時候,天月自動的跟著伊東歌詞太郎回去──感覺そらるさん有事要跟まふくん算帳啊。

  不是天月沒良心的拋棄まふまふ,而是他不知道該怎樣對付大魔王そらる啊!

          所以他只好把自家好友放生了。天月嘆了口氣,其實也沒關係吧、反正這兩個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天月くん?」伊東歌詞太郎疑惑的看著表情豐富的天月,一會笑一會嘆氣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嗯,我只是很好奇まふくん又做了什麼事情了。」

          「這次好像是欠曲。」伊東歌詞太郎微笑的公佈答案,「上次まふくん興致勃勃的說要寫曲不是嗎?」

          「……」沒去問伊東歌詞太郎怎麼會知道他跟まふくん之間的談話,雖然當時明明就不在場,但是伊東歌詞太郎就是有辦法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究竟是猜的、還是真的有眼線,天月始終不明白。

          「你要先洗嗎?」看了下牆上的時鐘,伊東歌詞太郎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還是我先?」

          「你先吧。」天月放鬆的往後靠著床,閉起雙眼,「我累了、先休息一下。」

          「好。」伊東歌詞太郎摸了下天月的額頭,確定對方不是生病以後,便拿著換洗衣物走進了浴室。

           感覺到伊東歌詞太郎的撫摸,天月也沒睜開雙眼,在聽見了從浴室傳來的水聲,天月打算先小睡一會的時候,放在床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習慣性的摸了手機按下解鎖以後,天月才發現不是自己的手機,看了下上頭傳來的訊息以後,天月便關掉了訊息,螢幕回到桌面狀態時,天月赫然發現了桌面上一個沒有名字的資料夾。

  什麼東西是需要鎖起來的呢?

          天月好奇的點開來以後,發現需要輸入四位密碼,思考了伊東歌詞太郎的個性以及習慣以後,認命的輸入『0630』,順利的打開了資料夾。

          打開的瞬間便愣了一秒,然後立馬將手機回到桌面、鎖屏,放回床上,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天月くん!」伊東歌詞太郎打開浴室的門,擦著還微溼的頭髮,提醒道,「換你洗了哦。」

  「哦、好。」天月緊張的抓起換洗衣物,直想趕快逃離。

  正當天月以為自己沒有被發現、可以順利逃開的時候,伊東歌詞太郎露出了複雜的表情,低聲的問,「天月くん你、看到了吧?」

  天月僵直了身體,才反駁,「看、看到什麼?」

  「嗯……」伊東歌詞太郎低吟了一聲,「手機桌面上那個資料夾。」

  「我沒看見!」

  「啊、是嗎?我以為你有看見正想跟你分享一下可愛的貓的照片說。」

  「騙人那裡面明明就都是我的照──!」天月反射性的回答,然後才發現自己說溜嘴了,冷汗從額上滑下,「我、我先去洗澡了──嗚哇、你要幹麻?」

  伊東歌詞太郎輕鬆的將天月扔到床鋪後壓上,笑容非常的溫柔,但正因為如此,天月更不敢亂動了。

  他還沒忘記上次看見這表情以後發生的事情啊──!

  「等、嗚!」看著伊東歌詞太郎近在咫尺的臉,天月認命的放鬆身體,不做任何反抗。

  一切的事實都告訴天月,反抗只會惹來更慘的後果──反正頂多就是明天下不了床嗎怕什麼!天月如此安慰自己。

  「喂、歌詞太郎さん、等等你在摸哪?」我明天還想出去玩啊!天月驚慌的想阻止,但下一秒就轉成了呻吟,「嗚、嗯……」

  該死的伊東盜撮太郎!

         再這之後每每想起這件事都會忍不住顫抖的天月,由衷的提醒まふまふ千萬不要試圖去看そらる的手機以後,隔天果然沒有看到まふまふ出現。

          所以說人就是那種、你越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就會越想知道的的生物啊。天月感慨的想。

   

  

 13.  看電影時偷看你(そらまふ

   

  「嗚、嗯……」まふまふ低吟了一聲,睜開雙眼,視線模糊不清,只能隱隱約約看見身旁人的臉……等等、身旁的人?「哇、好痛!」過度驚嚇的反射動作,向後退了一格,擠了兩個大男人已經有點擠的床再加上まふまふ的大動作,就這麼直直的掉了下去。

  「吵什麼啊……!」そらる瞪了大叫的まふまふ一眼,剛睡醒的低血壓讓他心情相當的不爽,「現在才幾點!」

  「對不起。」一秒內道歉的まふまふ,抓抓因為睡姿而雜亂的髮絲,「不過其實已經不早了哦、そらるさん。」

  看了下床頭櫃上的時鐘,確定まふまふ是正確的以後,そらる認命的翻身坐在床沿,眼神顯示其主人是尚未完全清醒的狀態。

  「對了、」まふまふ突然說,「そらるさん,今天要不要去看電影?」

          「電影?」

          あまちゃん說最近出了一部還不錯的電影,說要找我們一起去看。」

  想了想今天的確沒有其他行程以後,そらる才說:「你去約天月他們吧。」而後逕自走進浴室做基本打理。

  得到首肯的まふまふ高興的拿起手機對天月發出了訊息,『あまちゃんあまちゃん我們去看電影吧──!』

  幾分鐘以後才收到天月的回覆:『不、今天沒辦法。』隔了幾秒鐘以後又傳來一則,『不好意思,下次再陪你去。

  失望的回覆了『沒關係下次吧』以後,まふまふ叫嚷著,「そらるさん──あまちゃん說他們不能去──」

  「我聽的到。」洗漱完畢走出浴室的そらる瞥了まふまふ一眼,「不用叫那麼大聲。」

  「呃……」接收到警告意味的眼神,まふまふ冷汗滑落,「那就我們兩個去吧?」

  「要去還不快點動作?」

  「是!」看著瞬間消失在眼前的まふまふ,そらる輕哼了一聲,然後將衣櫃打開。

           假日的電影院可說是人潮洶湧,まふまふ緊拉著そらる的袖子不敢放開,卻又差點被人群擠散。

          「笨蛋。」そらる反抓住まふまふ的手,將他一把拉到自己身旁,まふまふ這才注意到原來他們已經在櫃檯前了,天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排隊的,「你要看哪一部?」

   「嗯、這個。」用手比了天月推薦的那部電影,拿到了兩張票以後,そらる又神乎其技的抓著まふまふ到了入場的位置,將票遞給驗票員以後,走進場內找了個偏後方的位置坐下。

  因為被排隊人潮延誤到了時間,本來預計會剛剛好趕上的,還是出現了15分鐘左右的誤差,意思是他們坐定開始看時,電影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

  不過這一點也不破壞まふまふ的好心情,至少還是可以看的到電影。但そらる就不一樣了,他其實對於這部電影沒有太大的興趣,看了一段時間後,就已經厭煩了。

           視線直接轉移到身旁的まふまふ身上,看了一陣子以後,發現對方正在興頭上完全沒有注意到。於是そらる饒有興致的拿出手機,將閃光燈關閉後,直接將鏡頭對著まふまふ。

  看著鏡頭上難得平靜的まふまふ,そらる開始可以明白伊東歌詞太郎喜歡偷拍天月的原因了──可以透過照片看到對方的另一面,其實也是種趣味。

          不過他還沒像伊東歌詞太郎已經拍滿好幾個資料夾就是了。

           找好角度以後按下快門,拍出來的成果卻慘不人睹。雖然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看過去能清楚的看見對方,不過手機明顯無法達成這種效果,拍出來就是黑糊糊的一片,除了能認出是個人以外,其他什麼也看不出來。

          有些失望的收起手機,そらる嘆了口氣。方才被偷拍都沒反應的まふまふ,這時卻緊張的轉頭問:「そらるさん、怎麼了嗎?」

          「……沒事。」

          「真的?」まふまふ的肩膀放鬆了下來,輕聲的說,「如果有事要說哦,不要憋在心裡。」

  「……嗯。」沉默了一下,そらる才說。得到回應的まふまふ,終於可以放心的繼續看電影了。

  そらる向後靠著椅背,閉上雙眼,嘴角揚起美麗的弧度,靜待著電影結束。

   

  

 14.  被別人說咱們是一對時的甜蜜(そらまふ、甘党、luzkain

 

  「啊、剛才的電影真好看。」まふまふ晃著腳,滿足的說,沒注意到對面人貌似可以殺人的眼神。

   天月惱怒的瞪了隔壁的伊東歌詞太郎一眼,非常清楚自己做了什麼惹到自家老婆的伊東歌詞太郎冷汗滑落,露出了歉意的微笑,但只換來對方更加生氣的冷哼。

  「是最近上映的那部嗎?」出聲的是方才被まふまふ在路上給堵到的kain,接到了邀請後,想想自己也沒什麼事,就跟來一起吃午餐了。

  「嗯嗯。」まふまふ用吸管轉動著杯中的液體,冰塊與玻璃杯交織發出清脆的撞擊聲響,「剛剛跟そらるさん一起去看了。」完全沒發現そらる其實根本沒專心在看電影的まふまふ如此說。

  「那下次找luzくん一起去看好了。kain接過服務生遞來的杯子,「天月前輩要一起去嗎?」

  「希望可以。」天月又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賭氣的說:「只要某人沒有在發什麼瘋就可以。」

  「對不起。」立馬道歉的伊東歌詞太郎,賠罪的笑著,「下次我請你們去看就是了。」

  「我要下次出的OOOO的首映票。」天月毫不客氣的開口。

  「我知道了。」只要可以討好天月,伊東歌詞太郎都會想辦法去解決問題,「那天月くん可以原諒我了嗎?」

  「勉強原諒你。」

  まふまふ饒有興致的捲著碗中的麵條,看著眼前的戲碼。平常可都是あまちゃん在看自己的好戲,難得輪到自己看一次啊!

  知道まふまふ想法的そらる瞥了對方一眼,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讓對方專心吃飯而已。

  「伊東前輩做了什麼嗎?」明顯狀況外的kain問。

  「呃──」まふまふ差點被麵條給嗆到,在そらる的幫助下緩過氣以後,「kainちゃん可以回去問luzくん哦。」

  「才不要理luzくん呢。kain癟癟嘴,不滿的說。

  「你們怎麼了嗎?」搞定了伊東歌詞太郎以後,天月明顯心情好了許多,重新揚起了招牌笑容。

  「luzくん他、」kain臉頓時爆紅,緊張的左看右探以後,確定沒有人接近才說,「他昨天竟然在街上直接、咳。」

  「在街上擁吻嗎?」まふまふ直接說出了答案。

  「……嗯。」沒發現到まふまふ竟然知道這件事的情況非常詭異,kain羞澀的回答。

  まふまふ跟天月交換了一個眼神,由天月開口問:「你昨天做了什麼事情嗎?」

  「嗯……」kain低吟了一聲,「我跟luzくん介紹了我的寶貝女友而已啊……」

  「女朋友?!」這下就連そらる也驚訝的雙眼微睜大,其他人的反應就更大了。

  「嗯嗯、女朋友。」kain驕傲的從包包中翻出直笛,拿給大家看,「這就是我的女朋友!」

  「哈……」まふまふ發出了一個無意義的氣音,抓抓後腦杓才低聲說道,「那まふまふ大概知道luzくん發生什麼事情了……」然後掛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對著kain說:「你跟你女朋友很速配哦。」

  「真的。」天月也附和,從小一起長大的交情讓他非常明白まふまふ的用意。

  「謝謝。」kain理所當然的接下讚美,「我也這麼覺得。

  沉浸在那股甜蜜當中沒發現的異狀的kain,當然也沒注意到在桌面下飛快的打著訊息的まふまふ和天月。

  而只要まふまふ沒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基本上都不會阻止的そらる和絕對支持自家老婆的伊東歌詞太郎,兩人只是默默的看著這場好戲,不作任何的參與。

  luz接收到訊息的當下,其實是不太相信平常廢話就頗多的まふまふ的話,但當他在下一秒接到天月的訊息以後,就決定要好好的找kain「討論」一下人生了。

   

  

 15.  向別人打聽你的近況(そらまふ、甘党、luzkain

   

  學生餐廳可說是整個校園最熱鬧的場所,每天在煩惱著今天該吃些什麼才好的學生們最喜歡到這裡來,食物還不錯吃、又有空間可以聊天──最重要的是,能在這裡遇見所謂的「名人們」。

   kain悠哉的滑動著手中的屏幕,腳有一下沒一下的晃動,完全無視周遭的視線,不論是探聽、亦或者是愛慕。

  想當初在新生入學式時看見如此青澀的小嫩草引發了多少的學長學姊們暴動,但kain身邊那位實在是個厲害人物,面不改色的暗中處理掉了不少,導致目前還沒有人成功告白過,不知敲碎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

  「哦、kainちゃん、這麼快。」まふまふ拉著天月快速的往正坐在窗邊發呆的kain的方向走去,自動的拉開椅子坐下「臭老頭把まふまふ關在牢裡真是太可惡了!大魔導師詛咒他的頭散發更強烈的光芒!」

  「明明就只是晚下課了點而已。」天月忍不住吐嘈了。

  「是OO教授嗎?」貌似也有修這位老師課程的kain,聽見まふまふ的詛咒,立刻就認了出來。

  「就是那個老師沒錯。」

  「那延遲下課是很正常的事情呀。」雖然入學沒幾個月,但已經能摸透每個教授的個性了,這個教授的特點就是、從來不會準時下課。

  「まふくん只是因為剛剛上課被點到所以在不高興而已。」天月回應,「不用理他沒關係。

  「不用理我也太過份──」まふまふ抱怨的大叫,但早就已經習慣友人這種個性的的天月只是揮揮手表示自己的想法,まふまふ本來還想表達抗議,但他眨眨雙眼,轉頭看向kain

          「話說回來、你女朋友怎麼樣了?」一向是有話直說的まふまふ,直接就問kain,完全沒注意到週遭莫名開始打訊息的某些人。

  「嗚……」kain哀鳴了一聲,才說,「被luzくん帶走了……」

  「……」用杯子掩蓋不自然的表情,天月才不會承認他是兇手之一呢。

  「……節哀。」

  「節哀什麼啊!」kain用力的拍了下桌子,「我一定會把她救回來的!」

  「救誰回來啊?」

  「當然是我女朋友!」上火的kain一開始還沒注意到異狀,直到看到面前兩個人驚訝的表情和拼命打給自己的暗號,才疑惑的回過頭去看,頓時由憤怒轉為驚恐,「luluzくん……」

  「哼。」冷哼了一聲後,luz走到隔壁桌,對著那桌的學姊釋出笑容,對方滿臉通紅的讓出了其中一個無人坐的位置,道過謝以後,拉到kain身旁坐下,嘴角勾起了一抹讓kain覺得不太對勁的弧度,「你找的到的話、還你也沒問題啊。」

  「……嗚。」kain終於放棄似的趴在桌上。

  まふまふ愣愣的說了句:「まふまふ怎麼覺得跟そら、」るさん的笑容特別像呢。不過話還沒說完便被身邊的天月直接捂住了嘴巴,不讓對方自找死路。

          「對了、まふまふ前、輩。」luz轉向まふまふ,笑咪咪的說,「そらる前輩說、他等下會來找你算帳哦。」まふまふ臉色瞬間刷白,看的天月直搖頭。

          所以說這幾個人根本是惹不得的嘛。一個個都是魔王啊!天月喝光了杯中的液體,無聲的為kainまふまふ默哀。

           在路上遇見對方,發現目的地一樣的そらる和伊東歌詞太郎,正準備踏進學生餐廳的時候,同時感受到了手機的震動。把手機拿出後,一目十行的看過訊息,然後各自帶著不一樣的心情,一前一後的踏入了因午餐時段而相當吵雜的餐廳。

 

 


 

  對於單戀三十題越來越多的字數已經……ry

創作者介紹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