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ニコニコ】單戀三十題 ─(01)

CP:そらまふ、甘党、はしんく

─全員學生設定
─這是空空點的文
─都是甜文請安心食用。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1.  寫滿你名字的筆記本(そらまふ

 

  まふまふ看著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教授,修長的手指轉著筆,心思卻絲毫沒有放在這堂課上。

  遙想起當年一聽到,這是個一不小心就會被當掉的課,緊張的要命的自己,每天戰戰兢兢的聽著課,和抵禦著總是想強拉大魔導師去跟他下棋的周公,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讓老師不要點到自己──想當年啊。

  看了下台上教授的動靜,確定他一時半會不會叫人以後,裝做一副認真抄筆記的樣子,低頭注視著桌面上的本子,根本就跟上課內容毫無關聯的內容。

  這堂課都已經過了三十分鐘了,卻什麼相關內容也沒記下。

  只是一直在筆記本上用各種線條和文字組成那個人的名字,像是「そらる」、「そらるさん」、「大魔王そらる」……諸如此類的東西。

  嘆了口氣,歪頭看著窗外蓊鬱的大樹,今天的大魔導師依舊憂鬱。

  「まふまふ……」坐在一旁看的仔細的天月,不著痕跡的拉拉身旁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的某人的衣擺,習慣性的提醒他:『台上的老頭已經差不多要點人了,快點回神。』

  接收到通知的まふまふ,趕緊裝回一副優良好學生的樣子,擺出專注的表情,看著正環顧台下學生的教授,教授滿意的點點頭後,又繼續滔滔不絕的講課。

          正當想努力撐住不要神遊的まふまふ快要Hold不住的時候,即時的下課鈴拯救了在場所有的學生。

          有些遺憾的教授只好悻悻然的放下手中的筆,揮揮手讓學生自由下課。

          看了下時鐘,感到不妙的まふまふ趕緊收拾著桌上的東西,速度快的讓一旁的天月流下了冷汗。

          啊啊剩下筆記本了──!

  「喂。

          聽見熟悉聲音的まふまふ不自覺的僵直了身子,機械式的轉頭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自己身旁,正看著桌上那本攤開的筆記本,面無表情的そらる,「そらるさん……」

          「又沒認真聽課啊。」沒提起筆記本上的內容,そらる露出惡質的笑容,「我上次說過什麼、嗯?」

          「呃……」

          「天月,歌詞太郎說他在食堂等你。」將某人的通知轉達給天月以後,そらる微笑著拉起まふまふ,「我跟まふまふ等一下再過去。

          「需要幫你們先買午餐嗎?」已經習慣眼前光景的天月,自然的問道。

  「不用了,也不見得會過去。

  「嗯。」

  「那、まふまふ我們走吧。」終於交代完所有事項的そらる,拉著冷汗涔涔的まふまふ,往宿舍的方向走去──當然是まふまふ跟天月的宿舍方向。

  天月複雜的看著拼命向自己打求救暗號的まふまふ,在對方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在胸前畫了個十字。

          希望待會還能看見你。

  當然有看見自家情人對著天月猛打救命Passそらる,瞥了對方一眼,無視於用不可思議眼神看著自己的學弟妹們,上揚的嘴角顯露出主人的心情相當不錯。

          嗯,他才不會跟まふまふ計較筆記本上那句「對大魔導師下咒讓自己愛上他的可惡的そらるさん」呢。

 

 

 02.  通訊錄裡把你的名字改成親愛的甘党

 

  坐在食堂等帶著自家老婆到來的伊東歌詞太郎,雙腿優雅的交疊著,凝視著手機屏幕,思考了一下以後,還是點開了天月的通訊資料,長觸後,待框格跳出後,點了下編輯。

  將原本的聯絡人名字「天月」,默默的改成了「老婆」。雖然明知道如果讓天月看見了,對方肯定會惱羞成怒的命令自己改回去──不過伊東歌詞太郎正期待著那個畫面。

  「歌詞太郎さん、歌詞太郎さん!」天月興奮的拉開椅子坐下,先端起了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才說:「我跟你說哦、剛才そらるさん他──」

  天月神采飛揚的跟伊東歌詞太郎分享方才的所見所聞,生動的棕色眼眸讓伊東歌詞太郎迷戀不已。

  好可愛、太可愛了!真不愧是我老婆。

  伊東歌詞太郎微笑的聽著,臉上的笑容讓伊東歌詞太郎獲得了許多愛慕的眼神。

「歌詞太郎さん……」天月有些遲疑的聲音讓伊東歌詞太郎猛的回神,輕聲的問:「怎麼了嗎?」笑容更加的燦爛。

  可惡這個跟小動物一樣的表情真是太棒了。

  「可不可以、不要笑?」脫口而出的天月羞紅著臉,趕緊捂著自己的嘴巴,瞠大的雙眼好像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說了什麼一樣。

  「怎麼了嗎……?」難道是不喜歡自己的笑容嗎?伊東歌詞太郎不安的看著天月。

  「嗚……」天月哀鳴了一下,卻又不忍心看見伊東歌詞太郎可憐兮兮的表情,還是決定豁出去了──「啊啊、我不喜歡被這麼多人看著啦!」

   臉紅的跟蘋果沒兩樣。

  總算明白過來的伊東歌詞太郎,忍不住笑了出來。天月害臊的直直往桌面趴下去,用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表情,「我要睡一下!」

  「咳、好哦,等下叫你。」伊東歌詞太郎隻手撐著下顎,含笑看著逐漸放鬆手臂,露出恬靜睡顏的天月,默默的從口袋中掏出了手機,調整好角度,按下快門。

  飛快的將照片設定成來電的聯絡人照片,停頓了一下後,又再次去打開了聯絡人資訊,編輯了名字後滿意的收起手機。

  不知道天月くん看到「親愛的老婆」以後會是什麼表情呢?

 

 

 03.  給你過生日(はしんく

 

  un:c認真的看著手中的馬克杯,無視一旁正在嘻鬧的まふまふ和一臉無奈的天月。

  「哦哦、あまちゃん你看這個、超酷的!」

  「你不要亂買東西啊──!」天月快速的阻止正想掏錢包的某人,汗顏的說,「你忘記そらるさん在放你出來以前說了什麼嗎?!」

  「嗚……那還是算了吧。」想起這件事的まふまふ顫抖了一下,失望的將手中的東西放回架子上,但過沒幾秒他就振作起來了,畢竟少買一樣東西跟接受そらる的『懲罰』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嗯嗯、大魔導師是很堅強的!

  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友人腦袋在想些什麼,天月無奈的揮揮手喚回已經陷入自己世界的まふまふ

  「我說你們兩個啊。」un:c神情複雜的放下杯子,額上青筋直冒,「你們還記得你們兩個是來做什麼的嗎?」

   「啊!」

  「呃……」

  被點名的兩人乾笑著,不知道該反駁什麼才好。

  嘆了口氣,un:c搖搖頭,果然不該指望這兩個的嗎?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該送些什麼才好啊。

  天月搔搔頭,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呃、其實只要是un:cさん送的,はしやん都會很高興的吧。」奇怪、這好像是漫畫的台詞來著?

  まふまふ默默的拿出手機,打開Line逕自聊了起來。

  「可是這樣說我也不知道要送什麼才好啊……」一個禮拜以後可是,他們交往以來第一次碰上はしやん的生日啊──!無論如何都必須給はしやん一個美好的回憶才行。

          「那就送音樂盒怎麼樣?」まふまふ突然開口。

          「音樂盒?」同步道出疑問的un:c和天月,un:c驚訝的是送音樂盒,天月驚訝的是──まふまふ難得提出這麼有建設性的意見啊!

          「嗯嗯、そらるさん說,這附近有一家可以錄製自己想要的音樂進入音樂盒的,名聲還不錯的店。」聽見まふまふ的解釋以後,天月總算放下心中的疑惑,果然這麼棒的意見不可能是成天中二病發的まふまふ提出來的啊。

          「上次はしやん有說,他很喜歡un:cさん的歌聲哦。」天月補充說明。

          「……那就送音樂盒吧。」下定決心的un:c趕緊轉頭問まふまふ,「そらるさん說的那家店在哪裡?!」

  「呃……」看見如此兇猛的氣勢,まふまふ停頓了一下,手指飛快的在螢幕上打字,幾秒鐘後回答:「そらるさん說他跟歌詞太郎さん忙完了,來找我們帶我們去哦。」看見回答的まふまふ心情非常之好,終於可以跟そらるさん約會了!

  「那我們就在門口等吧。」天月率先走出店門,他才不是因為店員一直用可怕的眼神攻擊他們的關係才跑這麼快的,絕對不是!

  「嗯嗯。」 

  總算放下心頭大石的un:c,踏出輕快的步伐。

  真期待はしやん那傢伙收到禮物的時候的表情啊。

 

 04.  逛街時遇到你帶著男/女朋友,裝作不在意的打招呼(luzkain

 

  luz悠哉的在大街上亂晃著,雖然僅僅是面無表情的走過,俊朗的容貌,修長的身形、也能吸引路人的視線。

  luzくん──」聽見熟悉的聲音,luz看向對街正和自己大力揮手的まふまふ,還有他身邊那群人。

  確定了沒有來車後,luz快速的穿過街道,走向對面,對著まふまふ點頭打招呼,但對其他四位則有禮的說:「そらる前輩、歌詞太郎前輩、天月前輩還有un:c前輩,你們好。」

  「咦咦、luzくん真不公平,為什麼只有まふまふ沒有敬稱!!」まふまふ大聲的抗議著。

          「因為我實在無法對你表示尊敬啊。」中肯的話語讓其他四人都點頭表示同意,まふまふ哀傷的跑去找そらる討安慰,但只得到對方不懷好意的笑容,嚇的他趕緊縮到天月身後。

          luzluzくん在這裡做什麼呢?」出聲的是非常想趕快轉移話題的まふまふ

          「等下要跟kainくん去逛街哦。」

          kainくん──?」天月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哦、那個長的很可愛的學弟嗎?」

          「什麼、什麼很可愛的學弟?」伊東歌詞太郎戒備的看著luz,竟然得到天月くん的稱讚,那個『kainくん』到底是何方神聖。

  「真的很可愛啊、那個學弟。そらる悠哉的表示。

          「太過分了、そらるさん!你都沒稱讚過まふまふ的說!」まふまふ覺得自己遭受了頗大的打擊,kainくん竟然得到了そらるさん的稱讚真是太不公平了啊──!

  「哦、你想要我的稱讚?」そらる輕瞥了まふまふ一眼,戲謔的笑容讓身旁的友人全部都在替まふまふ默哀,但只有まふまふ沒有注意到,還高興的回答:「嗯嗯!」一副小狗想要得到主人稱讚的興奮樣。

  「那你晚上就努力點、我還不只會稱讚你哦。」傾身在まふまふ耳邊說著,低沉的嗓音讓まふまふ不自覺的回想起中午被帶回宿舍以後發生的事情,臉頓時爆紅。

          天月跟伊東歌詞太郎交換了一個眼神,同時嘆了口氣,まふまふ怎麼就是學不乖呢?

          「呵。」luz輕笑了一聲換來まふまふ惱怒的瞪視,「我先離開去找kainくん了。」說完便逕自離開了。

          走到集合地點以後,不意外的看到kain已經在那等候著,正低頭刷著推特,時不時還笑了出來,然後猛的抬起頭,看到了正往自己走過來的luz,「luzくん──!」

  「怎麼了嗎?」靠到kain身邊去看他的手機屏幕,快速的掃了一遍以後,沒發現什麼太重要的事情,直接無視まふまふ傳給kain抱怨自己『惡行』的一長串廢話。

  「你又對まふまふ前輩做什麼了嗎?」kain非常理解自家男友絕不像表面上的善良。

  「沒有啊。」這次是真的沒有。不過luz沒有多做解釋,直接牽起kain的手,「走吧。」

  「啊、等等。」kain將背後的背包放下,打開後將手機丟回裡面,眼尖的luz在裡面發現到了一個奇妙的物品──「嗯、直笛?」

  「哦哦、她是我的女朋友哦!」

  「女、朋、友!」luz咬牙切齒的說。「我是不是還需要跟她說『你好』啊?!」

  「嗯嗯、等等luzくん?!」luz快狠準的勾起kain的下顎,陰沉的神色讓kain深感不妙,下一秒就證實了kain的直覺,「嗚!」

  撬開kain的牙關,勾起他的軟舌,絲毫不介意這是在大街上,直接來了個火辣的法式熱吻,滋滋的水聲以及kain沒遮掩好的呻吟,讓氣氛顯得相當情色。

  直到kain快要喘不過氣才放開他,luz滿意的看著對方薰紅的臉頰跟迷濛的眼神,毫無罪惡感。

  「luz、咳、luzくん?」努力平緩著呼吸,抹去嘴角來不及嚥下的唾液,不安的說,「怎麼了嗎?」

  「沒事哦。」拉著kain的手往前走去,luz內心正思考著千百種計畫,嘴角揚起讓kain冷汗直流的弧度。

  嗯、還是決定用這個方法讓kainくん放棄他女朋友好了。

  luz絕對不會承認,他只是看到kain高興的表情不是自己造成的,感到忌妒而已。

 

 

 05.  刪掉編寫好的短信(そらまふ

 

  そらる認真的在筆記上抄寫著,時不時塗塗改改,撥一下瀏海,絲毫不在意四周各式各樣的視線。

  放在抽屜的手機震動了兩下,そらる習慣性的用左手去摸出,低頭點開屏幕──嗯、什麼都沒有?悻悻然的將手機放回抽屜,繼續專心聽課。

  「啊、是我的。」坐在そらる身旁的伊東歌詞太郎,高興的拿出手機解開鎖屏,Line的聯絡人閃爍著「天月」兩個字,顯示他傳來了照片。

  好奇的點開那則訊息,伊東歌詞太郎露出了一個相當複雜的表情,然後對著一旁的そらる低聲的說,「ええそらるさん,你看看這個。」說完便將手機從下方遞給そらる

  疑惑的接過手機,そらる看了下上頭的內容,額上忍不住乍起了青筋,「這什麼東西?!」照片有兩張,一張是從下方角度偷拍的,憂鬱的看著窗外的まふまふ,另一張是從上方拍的,寫滿他名字的筆記本。

  「天月くん說是まふくん的剛剛做的事哦。」事實上天月並沒有這麼文雅的說,他留下的是『哇靠、まふくん又發作了啊──!』這樣的內容。

  將手機還給伊東歌詞太郎,そらる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訊息,想了想還是先放下筆,看了眼台上的教授以後,雙手飛快的打著字。

  伊東歌詞太郎汗顏的看著速度快到都快要只看的見影子的そらる的手,忍不住佩服起對方,什麼時候他也能練出這種手速呢?

  編寫完訊息以後,そらる審視了一遍,確認沒問題以後,正想按下傳送,但就要碰上傳送的一瞬間,停頓了下來。

  傳這訊息給他,他上課只會更不認真吧?

          回想起以前まふまふ的總總前科,得到自己傳過去的訊息以後,就會開始永無止盡的傳送訊息過來,哪怕自己一直已讀他,他也還是樂此不彼,そらる不禁撫額嘆息。

          默默的長按了刪除鍵,そらる面不改色的看著,一個一個的字消失在框框內。

    還是等下親自去找他,好好的跟那個笨蛋『溝通』一下吧。

          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沒去在意身旁伊東歌詞太郎看見自己的笑容以後,露出了驚嚇表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