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Nico】Little White Cat ─(04)


CP:そらまふ、甘党

─架空設定
─一時腦抽爆出來的產物,更新時間不固定。

─此為同人創作哦,與歌い手本人以及現實生活沒有任何關係,請勿對唱見造成困擾。

 

 

04.

『吶吶、天月くん──』
「嗯?」
『為什麼そらるさん要把まふまふ放在天月くん這裡呢?』まふまふ搖晃著尾巴,抬頭看向正轉著電視的天月,『そらるさん是不是不要まふまふ了……?』顫抖的語音顯露出了主人的不安。

天月搔搔頭髮,這孩子跟以前的自己還真像啊。
曾經他也為歌詞太郎さん不帶自己一起去而感到不安。

「因為他們的工作很危險啊。」天月有耐心的解釋著,「所以如果帶還沒有辦法化成人型,而且能力也不足的まふくん一起去,有可能會讓そらるさん綁手綁腳的啊。」
『嗯……』還是有些不滿的樣子。
「まふくん也不想看到そらるさん受傷吧?」
『當然不想!』
「那就跟我一起乖乖的在這裡等他們回來吧。」天月順著背脊來回撫摸著まふまふ,同樣是貓的天月清楚的知道貓最喜歡的位置以及力道,讓まふまふ不由自主的放鬆了身體。

『そらるさん跟歌詞太郎さん,他們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呢?』
「這個嘛……你等そらるさん回來以後自己去問他吧。」天月將皮球拋給了遠方的そらる,狡猾的笑意在眼底綻開。



「哈啾!」
「感冒了嗎?そらるさん。」伊東歌詞太郎轉頭看向旁邊正揉著鼻子的そらる,關心的詢問著。
「不是。」將雙手舉高,そらる用力的伸了個懶腰拉開筋骨,「大概是有人在說我壞話吧。」反正這種人也不少。

「那就速戰速決吧。」伊東歌詞太郎將左手放在掛在腰間的日本長刀,右手將衣領稍微拉開了點,「你很擔心まふくん不是?」
「不要講的好像都是我的錯啊。」そらる瞟了下伊東歌詞太郎,對著他伸出手,「你一把刀借我。」反正你有兩把。
「咦、真難得そらるさん要用武器。」平常不是都習慣空手的嗎?雖然這麼說,伊東歌詞太郎還是將其中一把抽出,拋給了そらる。
「不想讓身上有奇怪的味道。」
明白對方是替まふまふ著想,伊東歌詞太郎笑的愈發詭異,「そらるさん真是個好人啊。」

「……」看了下越來越不懷好意的友人,そらる將臉上的眼鏡摘下,放出平常隱藏起來的獸人的象徵,率先往下跳,絲毫不在意這三層樓的高度。話語而後透過空氣悠悠的傳進伊東歌詞太郎耳裡,「我先去了。」
「咦咦真過份啊。」同樣將耳朵和尾巴放出,眼睛轉為妖異的金色,伊東歌詞太郎跟著跳了下去,臉上的笑意依然不減。

回去可以跟天月くん分享了啊。

優雅的將腰間的長刀拔出鞘,伊東歌詞太郎隨意的挽了個花,落地的瞬間蹬地擊暈了其中一名,轉身又將刀抵在另一個正打算從後頭偷襲他的人的脖子上,距離精準的只差1cm,這把刀就會直直的刺進敵人的咽喉裡,「現在、投降吧!多做掙扎也無用啊。」

「跟他們廢話這麼多做什麼?」そらる腳邊躺了好幾個已經不醒人事,不知是生是死的敵人,身上卻沒濺到半滴血,彰顯了兩方的實力差距,「直接殺了比較快啊。」
「咦咦他們不是說要活捉嗎?」伊東歌詞太郎回身將還打算攻擊他的人踹開,那人用力的撞上牆壁,而力道大的連牆壁都凹了下去,「真是的、這樣會有一堆的抗議啊。」
「誰讓他們要混到害我們必須出來呢?」そらる將長刀收回刀鞘內,再次拋回給伊東歌詞太郎,「早點解決不就省事多了?」
「也是啦。」

四處傳來了警笛聲,包圍了這個只有前後可以通行的小巷子。
上頭下來身穿與周圍正在收拾場地的警官,穿著不同制服的人士,他清點了一下被抓起的人數後,恭敬的對著そらる和伊東歌詞太郎行了個禮,「辛苦您們了。」

「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そらる說完,便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咦咦、跑這麼快。」伊東歌詞太郎困擾的抓抓頭髮,交代過注意事項後,也跟著消失了。

周圍的新入警官們低聲的問著一旁對這光景已經習以為常的前輩,「那兩位是誰啊?」方才長官行的禮可是下對上的啊。
「如果有見到那兩位,記得禮儀啊。」前輩微笑的叮嚀著圍在他身旁的小後輩,「那兩位是必須尊敬的人物。」不管是身份上,還是實力上,都是我們惹不起的啊。

「哦……」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對於習慣聽令的後輩們,還是乖乖的遵從了前輩。



『そらるさん──』聽到開門的聲音,興奮從天月的腿上跳下的まふまふ,看到開門的人是誰的同時,用力的撲上。
「……我回來了。」將抓著自己的まふまふ抱好,そらる問著身上的小白貓,「你應該沒有給天月造成什麼困擾吧?」
『沒有哦。』乖乖的回答了そらる的問題,『まふまふ今天跟あまちゃん一起在看電視哦。』
「嗯、那就好。」あまちゃん?看來他們相處的很好啊。

「哦、そらるさん今天真快啊。」不知道已經站在那看了多久的天月,笑著開口,「まふくん今天很乖哦。」
「啊、謝了。」怎麼伊東歌詞太郎跟天月這兩個人笑的這麼像呢……そらる皺起眉,還是有禮貌的道了謝。

「まふくん下次見。」
『あまちゃん掰掰,下次見。』

そらる低頭看著眼中有些不捨,卻還是緊緊的抓著自己衣服的まふまふ,微笑的牠抱好,轉瞬消失在天月面前。

「歌詞太郎さん要在那裡看多久呢?」天月保持的揮手的道別動作,頭也不回的對著客廳說道。
「不想破壞這麼溫馨的畫面啊。」伊東歌詞太郎從客廳走出,自然的從後方擁著天月,「不覺得そらるさん變了嗎?」
「這是好事啊。」
「是啊、是好事。」想起友人以前的情形,伊東歌詞太郎由衷的說。

你決定要『選擇』まふくん了嗎、そらるさん?





空空表示:「你居然一瞬間讓我覺得伊東很帥?!」
ㄜ...這我也不明白為什麼。
主角明明就是そらる為什麼反而是歌詞太郎比較帥呢?(被そらる怒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