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Nico】三色堇

CP:そらまふ

◎便當梗,慎入。



 

そらる從來都不相信童話故事。

因為故事的最後結局總是──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不是太蠢了嗎?

 


 

「咦、そらるさん不相信童話故事嗎?」まふまふ驚訝的看著身邊的男人,連手上的冰開始融化了都沒發現。

「冰快滴下來了。」そらる輕笑的看著まふまふ緊張的舔掉流下的部份,「意思是你相信?」太蠢了吧。

 

──我相信阿。」

「為什麼?」永遠只會有Happy End也太不切實際了吧。

「因為不相信的話就不可能實現了。」まふまふ啃咬著手中的冰棒棍,「相信才有可能不是嗎?」啊、今天是滿月阿。

 

……該說他樂觀還是幻想過度呢?

不然也不會保有這麼天真的想法吧。

 

「吶、吶、そらるさん──」

「嗯?」

「唱歌給我聽嘛──」

「唱什麼?」

「夢花火。」

「可以啊,要收費。」

「咦咦、太過分了──」

 

そらる靜靜的仰望著明月,嘴角不自覺的揚起。

 

 

他想要去相信啊──相信童話是會在現實發生的──!

為什麼不讓他有相信的機會?

 

哪怕他唱了無數次的夢花火,那人再也聽不見了啊──

 

 

そらる猛的睜開雙眼,看了下床邊的鬧鐘,時間是凌晨三點。

是夢、嗎?

 

想想自己應該也睡不著了吧,搔了下因睡而雜亂的髮絲,そらる翻身下床,走進浴室打理自己。

 

低頭吐掉口中的水,將漱口杯和牙刷放回洗手台上,突然看見了鏡中的自己。

面無表情的男人與自己互相凝望著,好像缺少了什麼一樣──對了,是笑容。

 

總是說自己永遠只有一號表情的那個人,已經離開一年多了啊。

 

まふまふ是自己頭一個同性的戀人、頭一個敢強拉著自己勾起笑容的人、頭一個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然而對方卻已經離開了。

伸手捧起水,用力的潑上鏡子,水扭曲了面容,再也看不清。

 

轉身走出浴室,久違的開出了音樂,久違的唱起了歌。

 

『さよなら私の好きな人

  影踏み 恋文 夜空に消えて
 
もう今日からひとりごと
 
眠る君に告げるさよなら』(1)

 

仰望著如同你還在的那天一般皎潔的滿月,淚劃過臉頰,卻不伸手逝去。

 「吶、まふまふ。」你笑著說,「月が綺麗ですね……(2)

 

然而你卻、再也無法與我一同觀看了。

 

 

彷彿將所有的悲傷都集中於那天,那之後そらる回到了之前的生活。

友人們全都又高興又擔心,該不是又在逞強了吧?

 

「そらるさん,沒事嗎?」這話已經不知道多少人問過了。

そらる總是微笑的回答,「沒事。

 

並不是在逞強,而是即使他再怎麼墮落,那人也不會回來了。

而且他相信,まふまふ絕不希望看見自己這副模樣,於是他努力的回到原來的生活。

 

然而他還是會在夜深人靜之時,撫摸著床頭櫃上的合照,笑的開朗的少年與不情願入鏡的自己,共同描繪的畫面。

 

時間就這麼流逝著,直到──

再次的忌日,再次的相會。

 

彎腰將純白的三色堇(3)放在那人的墳上,伸手摸向碑上的文字,撫過凹陷的字體,你輕笑著。

 

又一年過去了啊。

 

 

※註(1):出自まふまふ所作之「かくしごと(秘密)」歌詞。

 

※註(2):出於夏目漱石,意思為「I love you」,以「日本人才不會說這種話」為由,而改用「月が綺麗ですね(今晚月色真美)」。

 

※註(3):三色堇的花語──思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