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Nico】誰も知らない-(上)

CP:そらまふ

逆天大的腦洞請注意,我完全不知道我自己在寫什麼(喂!

※相信我,本來的劇情不是這樣的,莫名就變成了這樣(X

※我相信我人物名字不寫根本沒人知道是誰www



#01

 

伸手翻過手中的書頁,輕薄的紙讓そらる感到自在。

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時間差不多了。

 

「そらるさん──」來了。

用力的把門推開,少年充滿精神的喊著。

 

「不要那麼大力推門。」そらる瞥了少年一眼,「說幾次了。」

「嘿嘿、」少年搔了搔與常人不同的顏色的頭髮,「就是會忘記嘛。」

 

嘆了口氣,そらる決定不繼續浪費口水

反正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與少年的初次見面已經過了一個月。

某天そらる醒來以後,床邊站著一位緊盯著自己的少年。

 

「你是誰?」そらる看著床邊的少年,醒目的白髮飛舞在空中,蒼白的臉色使少年看起來有些脆弱。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少年說。

「不知道?」

「嗚、應該說是不記得了吧。」

 

真是個怪人。そらる心想。

鬼使神差的沒將人趕出他的病房,反正住院的日子這麼無趣,增添點樂趣也好。

 

不知不覺間,跟少年的碰面已經是每天的例行公事。

少年總會坐在床邊喋喋不休的說話,飛揚的神采讓人目眩神迷。

 

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輕鬆了啊。

 

微風輕撫過兩人的髮絲,一黑一白成了強烈的對比。

 

 

#02

 

「そらるさん,時間差不多了。」少年站起身將椅子放回床下,依依不捨的看著床上的人,「我先離開了。」

「嗯。」

 

每次少年總是在固定的時間出現,也會在固定的時間離開。

其餘時間便消失不見。

 

そらる沒想過要去探尋少年的一切,對方沒說他也不打算問。

更何況人與人相處本來就應該有些距離感,太過親暱只會覺得厭煩而已。

 

能保持這樣最好。

背靠著床頭,そらる閉上雙眼。

 

 

#03

 

怎麼樣才算是戀愛呢?

 

少年坐在椅子上輕晃著腳,看著面前因為是下午時段所以稍顯活絡的院子,許多的家屬推著病患在中庭散步,孩子們在周圍打鬧著。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凡。

 

最近腦袋總是充斥著那個淡漠的男人,一想到他便會覺得喘不過氣來。

這樣的感覺就是「喜歡」嗎?

從小到大沒有過的感受令他覺得有些慌亂,卻又不討厭這種會讓他有自己是「活著」的感覺。

 

他不知道戀愛是什麼,可是他很確定他喜歡和そらる在一起的感覺。

這樣就夠了。將手輕放在胸口上,嘆息著。

 

反正男人其實覺得自己很煩吧。

兩人間的對話也總是由自己一頭熱的在進行,男人只是偶爾想起,然後回自己的話而已。

 

如果說出口就會使這種關係破裂,那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吧。

這樣就夠了。

 

 

#04

 

今天少年沒有來。

從第一次見面以後,從來沒有一次缺席過的少年──今天卻沒有來。

 

そらる好像不在意似的翻閱著手中的書,卻一個字也讀不進去。

明明只是把跟少年的見面當作是消遣而已,又為什麼讓自己這麼心煩呢?

 

將手中的書放到一旁,拿起床邊的柺杖,支撐著走到窗邊並推開窗戶,清風撫過他的臉頰。

瞇著眼看下方熱鬧的中庭,そらる盤算著自己要多久才能離開醫院。

 

猛地被推開的房門,門後是比平常遲了兩個小時來的少年,少年喘氣著,臉色蒼白的樣子令そらる皺起眉。

好像更瘦了啊,他。

 

「咦咦、抱歉今天比較晚──」

「……沒關係。」

「そらるさん,隨便下床沒關係嗎?」

「反正你不說我不說就沒有人知道啊。」沒關係啦。

「咦──那我要告訴護士小姐噢──」說你擅自下床!

「喂、不准說。」說了絕對會被唸的啊!

 

少年輕笑著,這次直接坐在病床上。

 

彷彿見到少年只是上一秒的事情,跟他在一起時,時間總像是以百萬倍的速度再行進著。

很快就到了分離的時間。

 

少年彎腰將椅子塞回床底下,「我先離開了哦。

 

「喂。」

 

そらる突然出聲叫住了正打算離開的人,少年疑惑的回頭看著そらる。

有種莫名的害臊感令そらる不自在的搔搔臉頰,「我下禮拜就出院了。

少年突然僵硬了下,「啊、是嗎?」笑著說,「恭喜你。

沒有發現少年不自然的笑容,そらる輕咳了聲,「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吧?」

「……等到你出院的那天再說吧。」

 


#05

 

怎麼樣才算是戀愛呢?

 

そらる望著窗外因春意而繁盛的菩提樹,嬉鬧的聲音從被推開的窗戶傳入病房中,似乎連自己都被感染般輕鬆自在。

 

思緒完全被少年給佔滿了。

明明只是當成打發時間的消遣而已,一天見不到少年總覺得渾身不對勁──好像遺失了什麼一般空虛。

 

這就是喜歡嗎?

他不明白所謂的戀愛到底指的是什麼,不過他覺得和少年相處的時光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段時間,要是能永遠停留就好了。

 

這樣就夠了。將手輕放在胸口上,輕笑著。

 

不需要言語上的承認,或許就這樣下去也不錯吧。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這樣就夠了。

 

 

#06

 

喂、那個東西也要帶走的啊。」

「這件衣服沒塞到啦!」

「這個也是そらる的嗎?!」

 

看著眼前混亂的場面,そらる輕扶著額

真搞不懂這群人是來接他出院還是來添亂的……

 

「收完了!」

「那就離開吧。」

「手續我已經辦好了哦。」

「嗯,那就走吧。」

 

被一群簇擁著到門口的そらる,頻頻回頭看著身後越離越遠的病房

自從那天起就沒有再看見少年了。

 

曾裝作不經意的跟來檢查的護士提起,這醫院裡是不是住著一位白色頭髮的少年,他住在哪間病房呢?

卻只看見護士頓了一下以後,笑著回答,「沒有啊。」相當不自然的笑容令そらる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下去。

 

回頭看了下待了三個月的醫院,そらる有種奇怪的感覺。

 

為什麼、為什麼你沒有出現?

內心這樣叫囂著,但是誰也聽不見。

輕輕地閉上雙眼,黑暗遮蔽了他的視線。

白髮少年面無表情的看著門口的男人,看著對方直直的跨出醫院,看著對方與隔壁的親友相談甚歡,看著對方
……
淚珠從臉頰劃過、落下。


就僅止於此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