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Nico】童話(CP

 

Alice

Amatsuki in Musicland

 

CP:甘党、そらまふはしんくコニゆう

 

 

#00

 

『讓我們來說個故事吧──!(1)

『比起以前的來說,更加美妙的童話故事。(1)

 

 

#01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天月打量著周遭的環境,整片的草原上只有他一個人。

可他卻不記得自己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

 

『漫然地睜開雙眼,有一隻雪白的兔子,異常著急的奔跑著──而我追趕在其後。(1)

 

突然間,一隻兔子──不、那是個有著兔耳的人──從眼前晃過,異常著急的望著手中的懷錶,快速的奔跑著。

 

不管了先攔下一個人問問看。

天月一邊追著兔子,一邊大喊著,「喂、前面的兔子等一下啦!!」

 

「咦咦、你為什麼要追著我啊──」兔子持續奔跑著,頭也不回的問著天月。

「喂、小心你的腳……」

「嗚哇!」

……前面有一塊石頭不要絆到了。

 

默默的走到面部著地的兔子旁邊,推了推兔子,「那個……你沒事吧?」

「我沒事……」兔子用手撐著坐起,拍了拍臉上的泥土,「痛死了……」

 

「咦、まふくん?!」兔子的長相赫然就是まふまふ。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まふまふ疑惑的望著相當震驚的天月,「我們應該沒見過吧?」

「你在胡說什麼──」等、等一下下,天月突然想起,這好像不是原來的那個世界啊?

 

 

這也難怪まふまふ不認得他了。

 

「咳、我是說,你這麼急著要去哪裡呢?」

「啊!」まふまふ這才想起來自己正在趕路中,「慘了、慘了、要遲到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是要去哪裡啊?」

「我要去找國王陛下……」

「國王陛下?」

「糟糕了、國王陛下的點心我還沒送去阿──」

 

等等、點心?

這不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嗎?看了下身上的衣服,天月疑惑的想。

「而且柴郡貓會生氣的──」

「柴郡貓?」

「啊啊、對不起我要先離開了──」說完便快速的跑走了。

「喂、等等啊──」告訴我怎麼離開這個世界啊!

 

看著已經跑進森林的兔子,天月跟著踏進森林。

 

 

#02

 

『啊啊──多麼不可思議的世界啊?這之後還有什麼再等著我呢?(1)

『小姐、小姐、小姐──咳、咳、小姐!(1)

 

跟隨著兔子まふまふ進森林的天月,卻沒看見率先衝進來的兔子

這世界也太奇怪了吧。天月心想。

 

「小…咳、先生、先生!」

「做什麼……啊!」這不是歌詞太郎さん嗎?

「先生,你叫做什麼名字呢?」

「……我是天月。」已經明白了這個世界的人是不認識他的天月,乖巧的做了自我介紹,「那你是誰呢?」

「啊、這麼說來,我是誰呢?」

 

你問我我哪知道啊!

天月按耐住發火的衝動,「為什麼?」

「我是誰呢?我也不知道啊──!」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你不就是毛蟲嗎?!」終於忍不住的天月自己爆出了他的身分。

、真含糊啊。」伊東歌詞太郎優雅的從樹上跳下。

原來破梗了劇情也還會繼續下去嗎?!有些震驚的天月頓時沒有反應過來。

 

「我只知道,在唱歌的我,可是有著無上的快樂呢。」伊東歌詞太郎伸出手微傾身做出了邀舞的動作。

啊啊──好吧我就陪你玩下去!!自暴自棄的接受了伊東歌詞太郎的邀舞,天月決定還是快點結束劇情吧。

 

「咦、這麼不情願跳起舞來就沒意思了啊。」

「沒、沒、還是快點跳吧。」

「其實你不是這裡的人吧?」

「……沒錯。」能得到這個世界的人的幫助當然是好事,天月決定坦白點告訴他事實。

「啊──好吧,你還是快點去找國王陛下好了。」

「找國王陛下?」

「他那裡有出口啊。」伊東歌詞太郎放下天月的手,逕自跳回樹上,「只要到那裡就能離開了。」

「啊、是嗎?」天月高興的回答,「謝謝你。」

 

「不用客氣啊。」伊東歌詞太郎邊把玩著手中的樹葉,低頭看著天月,「反正你……」

「?」

「……沒事,快點離開吧。」

「啊、好。」有些莫名奇妙的天月看了伊東歌詞太郎一眼,轉身離開。

 

 

#03

 

『這個奇怪的旋律是從哪裡來的呢?(1)

『那是我啊,是說我吧?來、坐好我們就開始了!(1)

 

到底要開始什麼東西啊?

已經非常確定這裡絕對不是原來那個童話故事的世界,決定把它當成遊戲來破關的天月,異常鎮定的看著桌上的點心。

「啊、哈哈、讓我們開始吧!」

「開始吧、開始吧!」

 

這次的NPCun:cはしやん

是故意的嗎這個世界,都派自己認識的來是怎麼回事啊?

 

「那個……要開始什麼啊?」天月看著桌上越來越多的蛋糕,冷汗從額上滑下,該不會這關是要吃完全部吧?!

 

「當然是開始Tea Time啊。」un:c理所當然的說。

「多吃點啊,吃太少不放你走噢──」はしやん笑的異常邪惡。

「可是我在趕時間欸……」想要快點離開這個奇怪的世界啊。

「咦咦、現在是每天的下午茶時間,要悠哉一點啊。un:c這麼說著

「請用。はしやん倒了一杯熱茶端給天月。

 

「……」默默的低頭啜了一口茶,「這味道也太奇妙了吧……」跟自己以前喝過的完全不一樣,倒不是說難喝,而是味道相當特殊。

「要是習慣了普通的感受,這世界就太無趣了啊──」un:c也跟著啜了一口茶,微笑的表示。

「也是呢。」覺得相當有道理的天月點點頭,表示贊同。「這樣的世界也未免太無聊了。」

「能夠明白這些的人,你還是頭一個啊。」終於正經起來はしやん,令天月也不自覺坐正,難道終於要放我走了嗎?

「再來杯茶怎麼樣?」

頓時有種無力感湧上的天月默默的再喝了一杯。

 

「你真是個奇妙的人啊,就這樣陪我們一直喝下去吧?」

「好不好?」

這兩個人說話為什麼總是要一搭一唱的啊……難道這是什麼角色設定嗎?!

 

「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了啊──!」彷彿永無止盡的下午茶時間,令天月決定還是快點逃跑比較好。

 

 

#04

 

『誤闖進森林之中,那誘導著我的聲音,迴盪在濃霧之中,而我該往哪裡去才好呢?(1)

『這裡、那裡、還是說往那邊呢?這位優柔寡斷的小姐啊。(1)

 

「都是un:cさんはしやんさん害的啦……」為了躲避那個瘋狂的下午茶,害我找不到往城堡的路了啊!

「喂、」聽見有人叫他的聲音從上頭傳下來的天月,抬頭向上一看,「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次換成そらるさん了啊……。不過他跟之前遇到的那些人相比,應該可靠多了吧?

 

「那個、我迷路了,你知道該怎麼去城堡嗎?」天月決定靠一下NPC的幫助,直接開口詢問。

「這裡、那裡,還是說往那邊?到處都有路可以去啊。」

「根本廢話啊!」想要依靠一下NPC的天月覺得自己大錯特錯。

「哼。」從樹上跳下來的そらる甩了甩身後的尾巴,「那你就隨便走一條就好了啊。

「等下走錯路怎麼辦?」

「絕對不會走錯的。」そらる篤定的說。

「你又知道了?!」

「因為根本就沒有錯誤的路。」

「……啊?」驚訝的天月頓時沒有反應過來。

 

「我是說,」そらる難得有耐心的解釋,「打從一開始啊,就沒有什麼錯誤的路──」

「一開始?」

「嗯,所有的路都是你自己決定要走的。そらる向後靠在樹幹上,像隻──應該說本來就是──動作優雅的貓,「只要走你自己相信的道路,不管怎麼樣都會到達最後的終點。(2)

「……原來如此。」果然そらる還是比其他人可靠的多啊!「謝謝你的幫助。

「不客氣。そらる微笑的說,「因為你提醒了那隻兔子不是嗎?」

「兔子……?」是一開始的兔子嗎?「你指的是まふくん

「謝謝你有提醒他。」

「哦……」自己真是笨蛋啊,從一開始兔子說要去找貓,就應該想到柴郡貓是誰了,「不過他還是跌倒了不是嗎?而且還遲到了。」

 

「哼……我已經好好的教訓過他了。」

「……」看著散發周圍有著異常扭曲氣場的そらる,天月默默的選了一條路繼續前進。

 

 

#05

 

『幸運或者是不幸,都是他自己選擇的。(1)

『前路是向著女王,前進之路。(1)

 

看著眼前的城堡,天月有種莫名的感慨。

終於到這裡了啊……快要可以回去了!

 

推開城堡的大門,在正中央有一個人正看著他,「你是誰?」

「哦……我是天月。」看這長相明明就是コニー啊!原來國王陛下是他嗎?!

雖然內心有許多OS,天月還是鎮定的做了自我介紹。

 

「什麼嘛、原來不是幫我送點心來的啊?」コニー失望的說。

「……幫你送點心的不是兔子嗎?」

「哦、每天幫我送的都不固定啊。」コニー解釋道,「有時候是毛蟲,有時候是那兩個瘋帽子,有時候又是柴郡貓。

原來如此……天月決定做個提醒,「兔子今天大概不會來了吧。」柴郡貓的教訓大概會讓兔子下不了床吧。

「什麼!」コニー生氣的大喊,「這樣我今天不就沒有點心吃了?!」

「……你跟我說也沒用啊。」天月無奈的揮揮手,「我又不是負責幫你送點心的人。」

「哼、要是我今天沒有點心吃,」コニー賭氣似的,「那你也別想回去原來的那個世界了!」

 

什、麼!

「等、等、」天月著急的看著コニー,「讓我回去啊!」

「不行!因為我今天不高興。」

……你不高興跟我要回去沒關係啊!天月無力的想。

 

正當天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伊東歌詞太郎突然出現了。

「等等、國王陛下。」伊東歌詞太郎說,「我幫你送點心來了。」

「真的嗎?」天月跟コニー異口同聲的說,前者是驚訝,後者是高興。

「啊、真的。」將手中的籃子裡的東西放在突然之間出現的桌子上,伊東歌詞太郎遞上叉子,「請用。」

「太好了!」コニー開始埋頭苦吃,完全無視了還在場的兩個人。

 

「你怎麼會……?」天月驚訝的問著身旁的男人。

「哦……因為そらるさん說,まふくん要負責送今天的點心,剛剛才突然想起來。」伊東歌詞太郎溫柔的看著天月,「想到國王陛下不高興就不讓你回去了,所以我就送過來了。」

「……」聽著伊東歌詞太郎的解釋而莫名心跳加速的天月,為了不讓男人發現自己臉紅,所以繼續問下去,「那為什麼不是まふくん送來?」

「因為他跟そらるさん還在忙。

「……」

 

「什麼嘛、原來歌詞太郎你已經送過來了啊?」緊接著出現的un:cはしやん手中也提著籃子,貌似也是來送點心的。

「早知道我們就不用過來了。」

 

「沒關係、沒關係!」コニー大聲地說,「我不嫌點心多,趕快拿來。」

「那個啊、陛下。」un:c伸出手指著他的後方,「你看一下後面吧。」

「後面?」疑惑的轉過頭看,看了一眼後慌張的想要逃跑。

「我說過了吧,コニー」ゆう十保持著燦爛的笑容,拉住コニー的領子,一字一句的說,「不、准、再、吃、了!」

「啊!我的點心!」心疼的看著所有的點心瞬間消失在桌上,可是コニー也沒那個膽量去違抗自己的王宮總管。

 

看見這種情況的天月等人,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

 

 

#06

 

『讓我們來說個故事吧──!(1)

『比起以前的來說,更加美妙的童話故事。(1)

 

不好意思。」教訓完某不聽話的國王以後,ゆう十優雅的整了下微亂的衣領,「現在你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謝謝。」

ゆう十推開身後的大門,「穿過這扇門以後,就可以回去了。」

天月走到大門前,猶豫的回頭看了一下遇到過的那些人。

 

「快點回去吧。」伊東歌詞太郎說,「你不是很期待嗎?」

「啊。」天月應了聲,踏進大門,「再見了。」

 

或許之後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吧。

在天月走進門以後,就沒有意識了。

 

猛的睜開雙眼,天月看著熟悉的天花板──這不是自己的房間嗎?

看著身旁摟著自己睡的香甜的伊東歌詞太郎,天月蹭了蹭男人的胸膛,笑著再次進入睡眠。

 

何だ、ただのゆめが……(3)

 

 

 

※註(1):全部都是「Alice in Musicland」的歌詞,因為是以這個故事為基礎,所以沒有作歌詞的更改,而沿用原歌詞,所以即使角色是男性或者有兩個人,也沒有對歌詞做變動。

※註(2):這段話是我希望天月くん即使再出道以後也能堅定的走自己選擇的道路,而選擇寫出來的。

※註(3):「什麼啊、只是個夢嘛……」日文感覺比較有那個意境(?)所以用了日文來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A 的頭像
SIMA

雨留客,留客雨。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