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主帶卡,有背景板柱斑。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07.

  「這個世界沒有希望。」

  帶土說出這句話時還掛著笑容,雖名為笑,卻比哭更難看。

  正因為他們同樣都理解失去的痛苦,他才能理解帶土的真意。

  在水門老師死後,他徹底失去一切,麻木守著帶土沒能完成的目標繼續護著木葉,心上卻是空無一物。

  木葉派人追殺他早已不是第一次。最開始只是任務中會出現流浪忍者,接著便換成更有組織的傭兵。再知道如此也奈何不了他後,最後總算派出了暗部。

  上一次他說服了能使用木遁的天藏,天藏為他掩護回村,並倒向三代目一方。於是團藏此次派出了更堅定的成員,且團體行動能互相照料監督。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主帶卡,有背景板柱斑。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06.

  「不是讓你別離開洞穴嗎?」

  待帶土回到洞穴時天色已昏黃,他在裡頭繞了一圈沒找著人時又一次品嚐到當年被卡卡西整得無話可說的感覺。

  雖說早就明白這人絕不會乖乖聽自己的話,堵心仍舊不改。

  在自己親口說出會讓卡卡西回木葉的情況下,他不認為卡卡西是跑回木葉去了。於是他往外走正打算找人,一眼便瞧見樹上的卡卡西。

  他嘆息,幾個起落跳到樹上,在卡卡西身旁落座,脫下斗篷就往卡卡西身上披,「還沒完全恢復就跑出來也不知道加件衣服……」

  聽帶土如老媽子般碎念著,卡卡西拉著肩上的斗篷,掐出了幾道皺痕。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 腦抽型三十分鐘短打 again,別問我腦子怎麼了。

 


  

  「……這誰?」

  伴隨低沉磁性的嗓音,眼罩的繩結被解開掉落在地,綑綁住雙手繩子也被鬆了開來。

  旗木卡卡西反射性瞇起眼,長時間處於黑暗狀態下驟然見光,令他眼睛生疼,他轉動著僵硬的手腕,腕上留下一道道繩索的痕跡。

  光線適應後,他看著對邊翹腳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勉強按捺下額際的青筋和滿腔怒火,佯裝鎮定。

  「不就是你要的人嗎?」像是被男人的反應搞得一頭霧水,綁他來的金髮男回應:「我們按你說的描述帶回來的,嗯。」

  男人幾個吐納,彷彿將怒氣摁回腹中,說:「我記得我說的是棕髮、臉上貼有紫色裝飾的人。」

  他猜想男人沒說出口的下一句是:眼前這個白毛怎麼看都不是吧!

  卡卡西聽著兩人的對話猜想自己大概是被誤抓了。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 主帶卡,有背景板柱斑。


 


 

05.

  卡卡西醒來時房內空無一人。

  向旁看去,他的衣物、面罩摺疊妥適放在櫃子上頭。他傾身伸直手臂,勉強搆著面罩,向外一抽,護額喀噹落地。

  「什麼聲音?」帶土正推開門就聽見撞擊聲,他端著托盤走進來,阻止卡卡西下床的行動,「別下來。」餘光掃到地面的護額時了然,走過去一把撈起遞給卡卡西。

  他接過護額並聽話地縮回床上,裝作沒聽見帶土邊碎唸著「頭一次這麼聽自己話」邊把托盤放置好,隨後遞給他一雙筷子。

  「我有點事,等等要出去一趟。」帶土說,「你留在這裡好好休息,想活動也別離開這地方。」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04.

  

  卡卡西猛地睜開眼,身上蓋著被褥,依稀能聞見剛曬過的特殊氣味。他環視周圍,房間擺設簡單大氣,空間不大但該有的設備卻沒少。離他有些距離的地方點了一盞燈,有個人正坐在燈下背對他翻看著書籍,燈火幽幽叫他看不清對方的面容。

  他的身上傳來淡淡藥味,小傷口被包紮完善,大傷口也被治療了七八成。他記著自己昏迷前每處傷口的狀態,能癒合到如此地步,想來是有人動用了醫療忍術為他療傷。

  卡卡西雙肘撐床試圖坐起,過度消耗查克拉的下場就是每個細胞都在叫囂喊疼,記憶停留於刀尖刺向自己的瞬間,欲回想後續發展,卻只換來頭疼。

  他這是被人救了嗎?

  可那時追殺他的人可都是木葉暗部打扮,誰會頂著被木葉追殺的風險救他?

  他當時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連打法都轉為狂放激進。還以為自己終於能從這個地獄般的世界解脫,再度見到帶土、琳還有老師,但平穩鼓動的心臟、痠疼的身體都告訴他自己還活得好好的。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論壇體,現代架空。

─ 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木葉論壇 → 疑難雜症版 → 情感交流區


0L 樓主
  RT,我真的是受不了的說   
 

1L
  沙發。
  樓主你這標題...…Emmmmmmm  
  

2L
  什麼叫男朋友克制不住給你發卡的衝動?
  這句話怎麼想都很奇怪  
  

3L
  樓主邏輯難道是體育老師教的嗎?  
  

4L
  體育老師表示這鍋他不背  
  

5L
  都已經是男朋友了,那不叫發卡
  那叫情趣  
  

6L 
  果然嗎?
  秀分快啊樓主  
  

7L 
  燒燒燒燒燒燒燒燒燒燒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2018千手柱間生日賀文

─ 一發完,OOC預警,無邏輯傻白甜。

 

 


 

 

01.

  千手扉間對於他大哥千手柱間,一向心情複雜。

  一方面大哥曾經承諾只要自己在世,絕對會護他周全,亦無食言。

  時至今日他能完好無缺地從事自己熱愛的實驗室工作,多數遊走於灰色地帶還沒人敢說什麼,柱間絕對是功不可沒。

  另一方面是,他大哥開口閉口就是家族死對頭的宇智波族長。

  天曉得宇智波斑到底給柱間灌了什麼迷魂湯,向來最怕說教的柱間哪怕是頂著他和家族的壓力,也不肯切斷羈絆。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03.

 

  放任自己消沉幾日後,帶土強迫自己不再沉浸於水門夫妻之死。

  他還有必須要做的事,還有必須要保護的人。想起仍留在木葉的卡卡西,他一抹眼角,跳下床走了出去。

  他知道斑在。

  近日他的狀態不穩定,那三人不放心只讓白絕留守,遂按往例,讓本就負責關注他的斑留下。

  「捨得出來了?」

  斑收起卷軸,用繩子綁了起來,遞給一旁的白絕,後者將它拿走並收入書架。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02.

 

  「那小子呢?」

  斑鬆開身後的團扇,取下腰間的鐮刀,輕咬著指尖抽下手套,目光停駐於留守的白絕。

  「又去木葉啦。」見斑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白絕打趣道:「斑大人明明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你們話太多了。」

  靠著椅子揉按雙眼穴道,斑真是為不省心的小輩操碎了心。

  自帶土熟練掌握神威的使用方法後,他天天都龜縮在木葉──這麼說並不準確,應該說成天跟著卡卡西四處亂竄。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如木葉狂熱不建議觀看。

─ 休閒放鬆產物,OOC,超級OOC,O到沒有C。 

 


 

01.

 

  宇智波帶土將左眼託付給隊友旗木卡卡西後,於神無毘橋之役戰死──劇本本該如此的。

  直到他在地下洞穴驚醒,躺在軟硬適中的床上蓋著厚實的棉被,還能聞見清淡的草木味。帶土一度以為自己身處天堂,可身體如同鑲了鉛塊似的沉重,右半身疼得淚在眼眶中直打轉,左眼視野一片黑暗,一再告訴他自己沒死的事實。

  意識迷迷糊糊之際依稀記得那頭飄蕩於空中炸得狂放的長髮,以及那雙猩紅綴著三枚勾玉的眸。

  是宇智波流落在外的族人嗎?

  浸染鮮血的衣袍被脫下,現下他只穿了條底褲,帶土握了握拳,手指宛若留存血液的黏稠感和被石塊輾壓的重物感。他掙扎著試圖坐起,奈何無法隨心所欲。

  「別動。」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