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為〈輓歌〉番外。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微帶卡。

  

 


 

  

  帶土對於試探斑感到無比後悔,他沒料到斑的故事竟然這麼長,中間還穿插一堆什麼和平跟世界的,向來最不擅長聽老師說教的帶土有倒頭就睡的衝動。

  要不是故事中有他偶像的故事,還有害怕斑看見他睡著了一時憤怒就動手殺他,他、他才不會這麼認真聽故事呢。

  「……柱間就是太天真了。」斑故事說到一個段落,還理所當然省去黑絕那段不需要讓現在的帶土知悉的部分,僅以他對柱間毫不留情的批評作結。他當然有注意到帶土越發痛苦的表情,斑輕笑著問:「這就受不了了?當年柱間可是時常與我暢談的。」

  他怎麼會想到傳說中背叛木葉的大魔頭和木葉的大英雄居然是這種關係?

  帶土神情有些扭曲,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何感想,一邊崇拜千手柱間的胸襟,又邊對斑故事中那個傻愣的千手柱間給嚇了一跳,但他又不覺得斑會在這種事情上忽悠他。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此為〈輓歌〉番外。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微帶卡。

  

 


 

  

  斑造訪世界各國,見識過各式各樣的風俗民情。

  他聽說有其他國家效仿木葉也建立起忍村後,本以為他能在其中看見他們夢想中的和平,結果卻只是讓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如此觀之木葉竟已是全忍界中最為和平的伊甸園。

  風之國有了沙忍村,其首領效仿柱間的火影一詞,取名為風影。他路經那兒的時候,在沙漠中看見一座貼滿封印術式的高塔,還有重兵看守。

  斑仔細檢視封印,當中含有漩渦一族的手筆,有什麼東西是需要沙忍村用到這種程度的封印式來束縛的嗎?

  他輕鬆跨越守備,實在避不了的地方只要轉出寫輪眼,一個幻術就能再度通行,如入無人之境。斑走到最後只見一鐵欄杆相隔,塔裡關著一位和尚,年紀看起來和他相去不遠,他問道:「你為何受困於此?」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此為〈輓歌〉番外。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微帶卡,只上柱斑Tag。

  


 

  

  「老先生,你說你是宇智波的亡靈……你也是忍者嗎?」

  宇智波斑抬起頭,望向剛剛甦醒就掙扎著要出去找他隊友,奈何身體硬件不容許,此刻正喘息著躺在地板上的男孩。約莫13、14歲吧,他許久未接觸小孩了,近期記憶力也漸漸衰退,他甚至連寶貝弟弟13歲時是什麼模樣都記不太清楚了。

  泉奈死時也不過二十來歲,想來也與他記憶中的模樣相去不遠吧。最後一次,泉奈渾身是血拉著他的衣袖喊他斑哥的畫面倒是歷歷在目,午夜夢迴時分,斑總無數次流連於泉奈死亡的回憶。

  那是他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硬生生拖著結痂不能,最後成了猙獰的傷疤。

  斑沒打算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他,省得男孩胡思亂想,「是啊。」

  他知道外頭正在進行第三次忍界大戰。男孩是木葉的先鋒兵,被巨石砸壓在他居住的洞穴出口,就他自己說是為了救「笨卡卡」,還碎唸著以為自己死定了,甚至看見斑的第一眼就大喊:死神先別來接我!我還不想死!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TAG有出現才上。

  

  


 

  

  距離那場談話又過了半年多一些後,第一次忍界大戰開打了。

  儘管多年未上戰場,扉間組織起戰爭依然熟練,穩穩守護住木葉的同時還不忘教導自己的弟子。他知道自己無法永遠保護木葉,總有一天得換作後人上陣,趁著自己還有心力教導時趕緊教些實用的知識和技巧給未來的棟樑。

  水戶作為木葉的最終兵器自然也被限制了行動,九喇嘛甚至連慣例的自由時間都沒有了,只能一直窩在水戶體內,以免水戶被緊急徵調到戰場支援。

  前哨戰只是互相刺探,各國都派了些許人馬到木葉周遭打探,但多受困於宇智波的幻術和漩渦的封印術中不可自拔。各國理解到貿然突進只會有損兵力,決定從外界下手,木葉再怎麼能自給自足,也不能全靠村裡的補給,戰爭當中依然要向外購買物資以備不時之需,終歸無人知曉這場戰爭必須打多久,能不用時就盡量優先使用外部資源。

  扉間接獲各地傳來物資被劫和出任務的忍者身亡的消息,深入計算後認為若繼續消極抵抗下去,木葉遲早會被來犯者從外界包圍。他一拍桌面召開緊急會議,和各忍族協商溝通,安排好各軍戰鬥路線後,木葉正式加入第一次忍界大戰。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TAG有出現才上。

  

  


 

  

  千手一族的恢復力強大到不可思議,柱間的傷好得飛快,沒多久就出院歸宅了。名目上是回家療養,但九喇嘛知道這是千手一族不希望讓外人知曉柱間的狀況而打出的煙幕彈。

  柱間的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糟糕,扉間對此擔心得要命。然而本人不以為意,拒絕一切治療,隱隱有股解脫感。

  「為了木葉,我會苟活一陣子的。」柱間笑道,「要不我怎麼和斑交代?」

  斑、又是斑!聞言扉間氣得都想掐死柱間,讓他提早去和斑相會,九喇嘛看著他拳頭握了又放、鬆了又握,額角青筋乍起,最後扉間一個深呼吸,只說:「我管不動你了。」下一秒立刻飛雷神離開。

  「扉間火氣是不是越來越大了?」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

  

  


 

  

  被幻術控制的感覺著實差,不過視野倒是沒受阻,還能看見外頭在幹什麼。而九喇嘛只能眼睜睜看著斑控制他的身體簽下通靈獸契約,就算心裡頭如何齜牙咧嘴斑也不予理會。

  「斑!」九喇嘛吼道,「老夫知道你聽得見!」

  「……你小聲點。」聽見他的聲音後,斑僵硬了會兒,還是沒選擇無視他,開口道:「我只是需要你的力量。」

  「你到底打算讓老夫做什麼?」

  「我想讓柱間知道他的理想是不可能實現的。」恰好,今天正逢滿月。受寫輪眼影響,九喇嘛視線中的月亮看起來又大又紅,恍惚憶起當年六道老頭給他們說有關他母親輝夜的故事,而故事中正是令人望而生卻的血月,「如果木葉得到九尾人柱力,會發生什麼事?」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

  

  


 

  

  「斑最後說他要離開村子去尋找其他的道路。」柱間顯然相當沮喪,斑等同於否定了木葉,認為木葉的和平是不成功、也不可能成功的,「他還說我口中的協助只是無言的戰爭,要去追求其他的道路。」

  「他有說是什麼道路嗎?」

  九喇嘛對此頗有疑問,柱間的方法是目前最為成功、也最接近和平的一次,儘管不完美,也不能否定和平確實出現的事實。既然斑認為這方法不可行,說要尋找其他道路,那就表示他對於其他道路有相當的信心──能讓斑決心去做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事?

  「我問過他的夢想為何,但我們的夢想不都在木葉裡實現了嗎?」情緒略激動的柱間把九喇嘛嚇了一跳,「他居然說我看不見!」

  「看不見?」這詞就用的很微妙了。宇智波的特色就是那雙傲視全忍界的寫輪眼,提到和看不看的見有關的事,九喇嘛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就是寫輪眼。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

  

  


 

  

  四季遞換,春去夏來、夏離秋至。

  當萬物忙於籌備過冬之際,人們也忙碌於建設新家園。直至氣溫驟降,木葉村的建設才總算是告一段落,每個人都有溫暖的家得歸,事務也總算步上正軌。

  他在寒冬尚未完全發揮時還有出去過,當時他是想告訴柱間、斑還有扉間,直到冬天過去,他都不會再離開森林,就算他不必為了生存冬眠,九喇嘛也不喜歡在這樣的天氣離開洞穴。

  九喇嘛最後仍是沒有答應柱間常駐於木葉。儘管和平的木葉受眾人效仿,紛紛模仿建立起各種忍村,但九喇嘛仍覺得還是有哪裡不對,始終沒能立下決心離開森林。

  他首先在忍校找到正在上課的扉間。扉間感知到他的查克拉後,往他做了個手勢,讓他稍等一下,九喇嘛百般無聊,又不想待在外頭吹寒風,就偷偷摸摸溜進教室內蹭暖氣。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

  

  


 

  

  建村的位置選在幼時柱間和斑規劃之南賀川旁的樹林中。樹林有良好的隱蔽性,且那塊又無其他忍族居住。和大名談攏後,確定不會有損自身利益的情況下,大名同意支持他們建村。

  外交是妥協的藝術。誠然柱間和斑的實力足夠他們在這世界上橫著走,但任務的發放、資金來源等等多數來自於貴族,也不得不表現出對大名的尊重。

  村子的興建速度很快,實在得歸功於木遁的實用性。柱間無數次和九喇嘛訴苦斑把他當作建造機器,成天催著他別偷懶快動作,「我連去賭場的時間都沒有了!」

  就算他查克拉量大、恢復力強,建設期中他也是累到每天回家躺平就睡的程度,然後隔天再度循環。

  「至少不用你不用再讓斑帶著錢去賭場贖你回來了。」九喇嘛對此表示喜聞樂見,斑和他講過,柱間那模樣真是丟人的連他都不想承認柱間是他的摯友。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假如九喇嘛認識創設組」。

─ OOC預警,私設多如山。

─ 主柱斑,副扉泉。

  

  


 

  

  事實證明他的賭運不如柱間堪憂。

  柱間和斑並肩前來,宛如當年還未受仇恨所束的模樣,柱間臉上是興奮雀躍的笑容,而斑的肩膀也不再繃得死緊,神情好似放下了個大包袱後的放鬆,嘴角隱隱上揚。

  「九喇嘛!」柱間喊道,「斑同意結盟了!」

  這表示斑最後真的敗於柱間手下了嗎?

  而且他怎麼看都覺得柱間這表現得不像是斑答應結盟,更像是斑答應他的求婚。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