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宇智波帶土生日賀文

─ OOC,OOC,OOC。

─ Lofter的500fo點梗:無風晚村

有個腦洞是帶土報社到一半醒悟想要去看卡卡西時,才發現卡卡西因為他的計劃死去了,永遠的失去可以回去的地方。

 

 


 

  宇智波帶土坐在岩壁上晃著腿,手裡把玩著兩塊石頭,石塊互撞敲出破碎的音律,參雜兵刃相接的鏗鏘聲。身後屍體縱橫,全是不長眼撞到刀口上的偵查兵,白絕正喀擦喀擦地啃食著。

  人的傲慢,在事不關己時尤為明顯。

  這是第三次忍界大戰結束以後的小規模戰爭,木葉忍者村、砂隱村和岩隱村三方交戰。第三次忍界大戰的結束雖令五大村暫緩對抗,但苦了小村子。不能明目張膽,文明人也有文明人的名目侵略,大國受到五大村庇護,而小國自身難保,沒有靠山的它們只能夾在大國間苟延殘喘,帶土就不只一次看過不服從的小村子被以各種理由剿滅。

  正如一度被他以為是瘋老頭的宇智波斑所言,大筒木輝夜吃下查克拉果那一刻起忍者就已經被詛咒了,他們永遠不會停止爭鬥。

  木葉實力位居於兩者之上,特定幾位熟面孔在各村大敵名單上名列前茅,遺憾多數是新兵。忠心有餘,自殺式任務接得面不改色。但經驗不足,實踐力也不足,指揮官的指令難以完美執行。大野木和第四代風影都是戰場常客,眼光銳利,揚長補短,憑藉豐富經驗輕易讓木葉方陷入苦戰。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OOC,OOC,OOC。

 


 

  宇智波佐助回到木葉時沒見到漩渦鳴人。

  這倒是件難得事。自打鳴人獲得九尾外衣便有和專業感知忍者相比毫不遜色的感知能力,佐助甚至都無須事先寄信通知,每回剛到門口就能得到來自鳴人的大大擁抱,緊得會讓人喘不過氣。毫不諱言,若鳴人再早幾年有這等能力,尋回佐助也不至於拖沓這麼長時間。

  不過鳴人不出現也在預料中,畢竟今天之於木葉是個大日子,正門早已大排長龍,英雄此時此刻要是出現在正門口等同於添堵,怕不是會被小櫻狠狠教訓一頓。

  走向一旁另闢的小門,向今日守門的中忍出示護額,中忍接過護額查探後返還。

  「勞您特意回來了。」

  換作平時,無刁難放他進木葉已是罕見,但眾目睽睽之下,佐助特意趕回木葉給村子幫襯,誰都不會不識相為難。今天是旗木卡卡西正式繼任第六代火影的日子,怎麼也必須展現木葉的實力。

  事實上卡卡西已上任有一段時間,但第四次忍界大戰結束後所有人都忙著收尾,卡卡西堅稱有比舉行儀式更重要的事該處理,他的事該擺到最後。而今工作告一個段落,雖說卡卡西本人不介意,但在眾人的堅持以及輔佐官鹿丸認為有必要展現木葉的強悍下,他也只能鬆口答應舉行儀式。

  佐助到達會場時,只有小櫻一個人在,她正拿著板子確認儀式流程,不時指揮其他人調整物件擺放位置以免影響動線。近一年不見,少女已褪去青澀,婀娜身姿展現十足女人味。

  她發現人時微笑打了招呼,「佐助。」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帶卡CP英文縮寫(大寫四碼)
  • 請輸入密碼:

─ OOC無邏輯,小甜餅一發

 


 

  若非輪胎接觸地面喀噹一聲,乘客都不曉得已經降落了。他幾乎沒感覺到落地的震動,不由自主讚嘆機長技術之高明。

  直盯著上頭的號誌燈,一亮起他便立刻解了安全帶一躍而起,取下自己的行李,順帶給隔壁的老太太搬下,對於老太太的感謝和讚美他嫻熟應對。

  空姐甜美的嗓音告知能排隊下機時,他向老太太略帶歉意告別,便衝到前方佔了頭一個名額,無暇顧及老太太讓他等會兒想給他塞糖。

  艙門一開,他快步走出飛機、穿過空橋,以幾近奔跑的速度在大廳快走,愣是趕在比他們稍快降落的班機乘客之前抵達入境櫃台。在海關親切歡迎他回國時,他甚至沒空和對方說聲謝謝,趕忙往停車場衝去。

  他掃了一圈認出絕的車,上前敲了敲車窗,在絕驚愕的神色中打開車門把自己塞了進去。

  特意挑了離出口近又好倒車的位置,又趕在其他乘客出機場前離開,絕很快駛上高速公路,他透過後照鏡看著呼吸凌亂的某人,「你這未免也太快了。」

  「囉嗦。」

  一把抽下領帶往位置一扔,他小心翼翼把禮物擺到前座,旋即如一團泥般攤坐在後座,他已無力顧慮形象,只能裝作沒看見絕的嫌棄。

  他將一整天的會議縮減成了半天,三言兩語推去會議結束後的寒暄趕到機場,路上趕忙用手機給自己劃了位──太晚出手他買不到頭等艙或商務艙,重點時段經濟艙沒賣掉的位置當然差強人意,一米八二的大男人龜縮在經濟艙窄小的椅子上約三個小時,渾身的肌肉都在和他哭訴遭受主人虐待。甚至沒空給自己換一套舒適的衣服,西裝勒得慌,皮鞋磨腳根。一星期的出差硬是縮成四天結束,中間還得抽時間去商場買禮物,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時變成七十二小時來用,這四天當真過得生不如死。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2018宇智波斑生日賀文。

─ 1.7w一發完,OOC、無邏輯預警。

文中兩個世界觀,一個用了之前寫的「妄想」,一個是原作

 

─ 主柱斑,副帶卡,微扉泉(不上tag)。

 


 

01.

  此刻,宇智波斑格外想掐死千手扉間。

  他才剛拉開客廳門,危險的警鐘大肆作響,他向旁一跨,巧妙避開往他砸來的卷軸。正想撩起袖子進客廳找人算帳,下一秒地板的卷軸就炸出一道光糊了他的視野,再次清晰時便已換了位。

  毫無心理準備被傳送到一個塵土飛揚的環境,他不得不抬手摀住嘴調整呼吸,霎時一愣。

  這不是他本來的身體。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Lofter的500fo點梗: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很想看没有黑化的土哥,还是那么傲娇的卡卡西,土哥做了火影的故事

 


 

  波之國是個貧窮的國家,達茲納的家不可能像木葉村內宇智波的精美建築那般惹人神往,眾人心裡有數。

  達茲納的女兒和孫子在他們開門的剎那迎上,一把撲倒了他們的家人,開心地相擁而泣。

  家之所以為家,一同經營的人才是關鍵。儘管兒婿已死於卡多的陰謀,只要心靈寄託存在就能勇往直前。

  「讓你們見笑了。」

  樂觀開朗的鳴人向來擅長和小孩子混成一團,沒多久便和伊那利聊開了。津奈美抹去淚水,紅著臉招待他們用餐、休憩,由於空間有限,兩兩一間已是極限。

  在外潛伏時睡在樹上或是野營都是常有的事,能有落腳處歇息已是萬幸,他們阻止津奈美說要去和伊那利一起睡好給他們再騰出空間的行動,沒給對方猶豫的機會,便各自提了行李進屋。

  帶土在牆邊緩慢蹲下,在完全蹲下去前還不忘提醒卡卡西注意收腳,確定收妥後才讓人靠著牆壁坐下。他從自己的包中翻找出清水、臉盆和毛巾,又從卡卡西的包內挖出洗漱用具,毛巾沾濕後遞給卡卡西擦臉以及傷口周遭殘留的髒汙。又等卡卡西的儀容整理的差不多了,帶土方將牙刷遞上,上頭已擠好牙膏。

  兩人全程不發一語,看得琳十分尷尬。待卡卡西完成簡單梳洗後,帶土才拿著用品離開房間。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500fo點梗: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很想看没有黑化的土哥,还是那么傲娇的卡卡西,土哥做了火影的故事

 


 

  火影辦公室內的小插曲,已經離開的帶土和琳自然是不會曉得。他們憑藉時空間忍術超人的移動速度,恰好在卡卡西和別人僵持不下時抵達。

  帶土一眼就認出那人是叛忍手冊裡的一員,霧隱村的叛逃忍者桃地再不斬。

  鬼人再不斬、嗎?

  再不斬可不是什麼善人,不會因為鳴人他們年紀小或還是下忍就手下留情。因此卡卡西得一邊護著雇主和小孩,一邊和再不斬對打,承受的壓力相當大。

  儘管知道碰上這種等級的對手,動用寫輪眼是必然的,但不代表帶土就會心平氣和接受,他不用想也知道這人肯定沒為自己的身體狀況稍加考量就選擇使用了。

  果然,一沒他盯著這人容易亂來,微闔的雙眼遮住帶土不善的精光。但他也有分寸,明白要先一致對外再秋後算帳。

  寫輪眼向下一掃,可看出水中有查克拉流動。在卡卡西被踹入水裡即將受困水牢時,他讓琳留在小孩身邊,自己出現在卡卡西身旁。

  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此,不管是敵方的再不斬還是同伴的卡卡西都反應不及。但多年配合下,帶土一個眼神,卡卡西便順勢將手伸過去,他攢著卡卡西的手腕,順利在水牢聚攏前和對方一起虛化脫身,並向後一躍拉出安全距離,琳趕忙上前為卡卡西療傷。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Lofter的500fo點梗: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很想看没有黑化的土哥,还是那么傲娇的卡卡西,土哥做了火影的故事

 


 

  從事忍者這項高危職業,陷入深層睡眠的機會除了昏迷,就是死亡。

  稀稀疏疏的雜音驚擾了宇智波帶土,他先是摸到放置在枕下的苦無,才意識到自己已回到家中,精明戒備眨眼間成了迷迷糊糊。

  他摸向身旁的床位,只留有點點餘溫。

  剛結束一個一星期的潛伏任務,高度戒備和不斷換位給身心造成極大消耗,總算完成任務目標回到家,洗完澡後帶土幾乎是沾枕就睡。

  儘管那人為避免吵醒他能將下床動作整得跟暗殺沒兩樣,但睡得連基本防備都拋在腦後,他是該好好反省一下。

  帶土勉強打起精神看向在書桌前翻閱不曉得已看過幾遍的親熱天堂的卡卡西,一絲不苟穿著教科書般的忍者裝備,只露出上半臉的著裝給人增添幾絲禁慾感。

  「有任務?」

  調整姿勢時不慎讓腳尖探出棉被,清晨驟降的溫度於此同時發揮最強威力,激起一陣雞皮疙瘩,在起身和繼續睡中擺渡。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著向,不建議木葉狂熱粉觀看。

─ 主帶卡,有背景板柱斑。

─ OOC,超級OOC,O到沒有C。 

   


  

10.

  「我回木葉就是為了親口告訴三代大人,我不回去了。」

  「你真的瘋了!」帶土目瞪口呆,過去那個辦事細緻謹慎的人去哪了?難不成一切都是他在做夢嗎?怎麼會有人做出這種和送死沒兩樣的事,就為了親手將護額送還村子,「你想死嗎!」

  「我不這麼做,你還是會要求我回到木葉。」卡卡西說,「我就是不想死才會拜託扉間大人幫忙啊。」

  正所謂物極必反,憤怒到極致後帶土反倒平靜下來,他愈想愈不能理解,「為什麼?」

  曾經的卡卡西如何重視任務,後來的卡卡西便是何等重視夥伴,他想不透卡卡西為何會選擇放棄木葉的一切。

  是因為內疚沒能完成和他的約定?是為了他才背叛木葉?

SI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